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2-1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子之妙思

发布日期:2017-09-23  来源:

带着儿子去宠物市场,先己说好只能看不能买。儿子一双大眼睛再也不纠结我,"啊小鱼!啊小狗"!就这样一路看下来,果然什么都没要。我暗自喜悦,将要走完了,哇那一笼小白兔,好可爱呀!不好儿子手抓着兔子笼,那眼神那表情。果然儿大叫"妈妈我要"。我急瞪眼睛,而笼里的小白兔如看到了救星,两只小爪抓住笼子跳起来。用那红宝石一样的眼,频频向儿送睸眼。儿再难自制,放声大哭,手拍着笼子,"不行我要必需"。我咬着嘴唇,六神无主。通常这样的情况,我拿不出横刀立马的果敢,只能乖乖的看着,我的宝贝提着他的宝贝回家。
到家急忙用纸箱给小兔子做了个小别墅,些许青菜些许水,儿掀开房顶如我看他一样的眼神,和他心爱的小兔对望着,第二天晚下班归来,儿子卧于沙发上看电视,唉呀!那臀弯里一只可爱的小兔子,乖乖的贴在他身上。"不能让小兔上沙发,太脏了"。我站他面前大喊,但那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严厉,倒象是我在给儿子撒娇。果然儿小手一挥,象个小男子汉一样,过去我要看电视,它多白呀一点也不脏。墙边那圆圆的兔子屎,急忙打扫。拎起它的小房子,呀底掉了。豆腐渣工程,看着湿湿的底。我纳闷了一天就撒了那么多尿吗?突然我急奔阳台。我那郁郁葱葱的花木,残不忍睹。养了多年的苿莉只剩下几根干棍。吊兰被它踩的全趴下了。连带刺的仙人树也留下它三角吻。气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声喝斥儿,"谁让你把它放出来了",儿大惊一看我拉开了悍母架式,急跑来伸着他的小头一看,满地残枝败叶。儿呆呆的看着我,我扬起了手,儿的眼变的空洞恐惧。继而有委屈有求饶,有淡淡的喜悦。在儿子各种眼神的交替下,我的手不知何时己放下。"妈妈小兔子真不乖。你看我多乖呀,从来也没有吃你的花草"。儿子软软的一句话,让我哭笑不得,无奈的看着我的家。地上爬着生态杀手巴西龟,窗台上是运动健将小苍鼠,日夜在玩那永远也玩不懂的转轮。卫生间的墙上,有买叶子莱时捎回的几只蜗牛,昂首挺胸的在墙上散步。鱼缸游着不知疲惫的小金鱼。唉!只得长叹,为何狠不下心呢。每次他都能用那柔软的语言,说到我心里最软处。
星期天带儿子去隋唐,在这早春的季节可有花开呢,刚下公交走到路边,我和儿都惊呆了,继而又喊又跳,那一大片黄色连翘呼啦啦开了,在这荒凉的早春,给了一个如此美妙的视觉盛宴。我急拿相机拍照,小家伙被着连绵的黄色征服了。痴痴站在那里,我急高喊"来拍照"。儿若有所思慢吞吞的说,"妈妈是不是谁一不小心拿着火机啪"。我气急的喊"你说的什么呀,来拍照"。照字未说完我急打住。回头看儿,他还在呆呆的看花。"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儿接着说"是不是谁不小心用火机点了一下,火就着起来了,烧了好几天也没救下"。我惊呆了,吃惊于儿子美妙的廷伸,脑子里出来一成语如火如茶,我用大人浮燥的审美看着春,儿用纯净的心看着春,拉着儿温暖的小手,黙黙立于那燃烧的连翘下。
午带了吊床, 寻一处有小孩的地方,我躺在吊床上,亨受着春日闲散的阳光。儿顺着河渠玩,斑驳的玉兰树影,在身上轻轻摇曳。那么写意。儿大叫"妈妈快来看",对儿子的招呼,我总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只见水渠里刚刚长出的红绿色水草叶子上爬了一只螺丝。因正午它爬上水草晒太阳,但叶太过纤细,托不住它。在水中上下晃动起来。儿子说"妈妈你看它跳舞跳的好不好","嗯,好","那它跳的好我们也不给它鼓掌","为什么","因为它在水里呀,咱们鼓掌它也听不到,要鼓掌的去水里鼓掌它才能听到"。儿子妈妈静静的听着。但心里开了一朵世间最美的花。如今天美妙的天气。有这样的联想。给你什么样的赞都显苍白。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2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