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0-22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屋顶天台的守望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
扬问我,你在看什么?我说,看太阳。







 
是九月,气温开始下降。我穿一件肥大的休闲上衣配一条瘦得蹲不下去的裤子站在七栋二单元的楼梯口,清晨,卖豆浆的女人推着自行车吆喝着从我身边经过。我扬起脸对着六楼黑黢黢的窗口喊了两声扬,下来。一个赤条条的人影打开窗子在窗前闪了一下,五分钟之后,扬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告诉过扬很多次,不要不穿衣服就往楼下看。扬笑着说无所谓的样子让我想抽着他的耳根说我有所谓!

五月里认识的扬——总是一大早穿着白色T恤蹲在草地上喂狗的陌生男子,养着一条纯白的普通宠物狗。我们在那个花初开的时节相识,如天气转暖一般迅速地勾连在一起。笑。是的,是勾连,也仅仅是勾连。北方的春天就是这样短暂。我和扬的关系飞快的发展到此,然后停止于此。我们只是有时结伴,我笑这对扬说,刨到根底我们什么都没有,除了最初的相识。扬说对。

五月的清晨,我微笑着看一个还可以称作男孩的男子喂养这样一条小公主一样的狗,连续三天在公园里,同一片草地上。第三天的时候我走过去,蹲下身去抚弄扬的精灵犬,然后笑起来。我叫它宝贝。扬纠正说它叫广东,是公的。我想起自己以前小公主的那个想法。笑。可是我还是叫广东宝贝。

扬的广东,我的宝贝。

扬短发,瘦,但是很结实。扬有修长的手指,他说小时候是学过钢琴的。于是我笑他一定砸的钢琴烂掉了。差不多。扬也笑。扬在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也会流露出坚毅的表情,这时候我会拒绝看他的眼睛。因为害怕吧,我不想承认。我低下头,扬的裤脚总是习惯的挽起。

扬不吸烟,偶而饮酒。在知道这些以前我就认定每个人都是会饮酒的,只是程度不同。我的经验是半瓶啤酒。没有喝过更多,所以不知道极限。更无从了解酗酒的人是怎样的心理。是一种习惯吧,我想。戒不掉。我告诉扬,酒鬼总是难看的,在喝醉的时候。扬说是,我不喜欢。的确,有过一次看见扬喝醉,但是仅此一次。我想那是扬的一次失误。难得的一次扬的不可控制。在扬家楼下,我晚上给扬送碟片过去的时候,看见他蹲在墙角,吐得很凶。我叫他,扬。没有反应。于是我等着扬平静下来然后扳起他的脸,看到泪痕。

我用了很大力气才把扬搀扶回家,六楼,最顶层。开门的时候扬的广东很安静地睡在角落里,听见响动机敏地抬起小脑袋瓜。我叫它,宝贝。广东就乖乖地过来,跟在我旁边,跟着我看我把扬拖到床上。然后我抱起宝贝问它有没有吃东西,我亲它的小脑壳看它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饿坏了吧。可是冰箱里空空的毛都没有。我笑着告诉自己送佛送到西,然后下楼买了吃的送回来,喂完宝贝才离开。而扬,除了呕吐就一直是呼呼大睡,没有任何的语言。我看着他倒在那里,忽然微笑。我知道我爱这个男人,酒醉后依然沉默的男人。

我把钥匙重新放回扬的口袋,锁门离开。

和扬见面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在早上或者傍晚,在白天的时候不多。几乎每天早上扬都会去公园里遛狗,在天蒙蒙亮,公园开始收门票以前的那段时间进去,一两个小时以后离开。回家以后扬会继续睡回笼觉,睡到这一天中的某个时间起床,出门。我不大知道扬在白天除了睡觉之外所做的事情,但是傍晚的时候扬都会回家来喂他的广东。

广东,一条非常可爱的狗。尽管是一只公狗,但是我习惯叫它宝贝,喜欢夸它可爱。宝贝的毛一直都是那样干净的纯白色,像扬的T恤。有时候我会想扬给宝贝洗澡时候的样子,淡然的表情。宝贝一定会安静地站在水盆里面让扬给它冲淋浴,偶尔调皮地抖动身体扬就敲它的背警告说你给我老实一点儿。想着,然后我会笑。

怎么听广东都是个奇怪的名字。有问过扬,喜欢广东?扬说不。谁在广东吗?扬摇头,不说什么。于是我依然好奇,只是不再发问。广东有双单纯的眼睛,我可以在它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脸。我告诉它,宝贝,你要记住我,你要记得,记住我。我看见宝贝的黑眼珠几乎充满整个眼球。眼珠打转,我觉得它是在认真的看我,带着一点点惊奇。我想有天扬也这样看我我也要告诉他,你,要把我记住。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06.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