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2-12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张学诗:母亲的棉线砣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

文/张学诗

又到了收摘新棉的时候了,那白绒绒的棉絮又扯起了我同样是白绒绒的思绪。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太偏僻,抑或是因为太贫穷,我们那个只有三五户人家叫做丰乐舍的小村,一年到头,总是难得有卖个针头线脑的小货郎担光顾,于是,缝个衣服纳个鞋底的棉线全要靠母亲手中的那个棉线砣了。

虽然时光流逝了几十年,可我现在还能清楚地回忆起那种可以称得上是工艺品的棉线砣的形状来。

棉线砣的轴用一根圆圆的竹筷做成,竹筷的上端切一道不是很深又缓缓下削约莫半粒米长的缺口,那是用来系住棉线头的地方;下端连着的便是捻棉线的砣了,用一只上端平平下端圆圆木制的半球做成,紧紧地咬在棉线轴,也就是那根圆圆的竹筷上。棉线砣做成的时候,再从那难得一用的油瓶里,狠心地滴下两滴香油,用一只棉花球,在它周身轻轻地一抹,整个儿的棉线砣,便油光锃亮的,用现在的眼光看,真可以称得上是颇有些价值的工艺品。

多少个昏黄如豆的油灯下,我一边做着作业一边观赏着母亲捻着棉线的情景。只见她左手的手心团着一团棉花,手指扯着棉线头在不停地捏捻着,捻到两三寸甚至是五六寸长的时候,便用右手的手指在棉线轴上用力的一捻,棉线砣便急速地旋转起来,待到棉线砣停止了旋转的时候,那一段两三寸甚至是五六寸长的棉线也就捻成了,再把它绕在棉线轴,也就是那根圆圆的竹筷上。在我做好作业打着哈欠上床睡觉的时候,母亲捻成的棉线已经圆圆鼓鼓地绕满了棉线轴了。

那如豆的昏黄的灯光,那柔软的白绒绒的棉絮,那急速地旋转着的棉线砣,那样充实又那样温馨地陪伴了我少小时候一个又一个秋冬的寂寞的夜晚呢!

就因了这小小的棉线砣捻出的绵绵长长的棉线,才有了母亲为我做的过年穿的新衣裳,上学穿的新布鞋,还有,套在脚上的线袜子,戴在手上的线手套……

捻编织棉线衫的棉线,那一种棉线砣,线轴会更粗更长,线砣也更硕更圆,捻这种粗粗长长的棉线所付出的辛劳也会更大更多。

三十多年前我在离家三十多里地的安丰读中学的时候,母亲用大号的棉线砣捻成的粗粗长长的棉线亲手织成的那件柔柔软软的棉线衣,温暖了我一个又一个严寒的冬日,也温暖了我以后一段又一段绵长的岁月。

根据母亲的棉线砣旋转着的原理,当年的这些毛孩子,还会央求大人做成一个个木质的的陀螺。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在坦荡如砥的空地上,看着孩子们抽打着旋转的陀螺欢呼雀跃着的身影,一个个母亲的脸上,漾起的是往往是难得一见的舒心的笑意……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26.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