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2-1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于绍迎:老家的雪景

发布日期:2017-09-17  来源:

文/于绍迎

打开窗帘,纷纷扬扬的雪花,仍旧在雾蒙蒙的空中狂舞,对面的高楼挡住了我远方的视线,期盼了多年的大雪,终于光顾降临。

离别老家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老家的雪景,也许是久离故土,每当遇到下雪,我总是怀念童年老家的雪景。

老家是一个山村,地处山腰,四周群山相连,山峰起伏,一年中有春天的花、夏天的绿,秋天的果,只有冬季,凄凉的山、光秃的树,让人感到冬天的凄凉,可遇到银装素裹的雪天,老家也成了四季最美的季节,一幅自然的瑞雪美图,将老家打扮的分外妖娆。

老家的雪景成了最难忘的记忆,每次想起,都是那样清晰,那样亲切,那样美丽。

瑞雪兆丰年,冬季盼望下大雪,是村里老人最大的心愿,也是村民最开心、最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大人小孩,纷纷走出家门,做着各自的事:扫雪路、堆雪人、滚雪球、捕野兔。

老家的雪天,是村民最清闲的时候,年迈的老人围在充满烟雾的火炉边,不时的加着木柴,伸着双手,谈古论今,聊着家常;老汉们团聚在避风的墙角,嘴里叼着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一闪一亮的火光,伴随着缕缕烟雾,不停地向四周扩散,天南地北的闲扯着,说笑着;而年轻人则聚在一起,玩麻将、打扑克,吵闹不停。

老家的雪天,成了孩子们最开心的乐园,打雪仗、滚雪球,你喊我叫,到处回荡着美妙的童声。男孩子三五一群,十人一伙,将雪揉成一团,相互投射,你追我赶,朵朵闪闪,打着雪仗,脚下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女孩子通常团聚在一起,踢毽子,堆雪人,嘻嘻哈哈,高兴的手舞足蹈。尽管这些贪玩的孩子鞋子里装满了白雪,尽管寒风吹红了脸蛋,尽管脏污的棉袄袖口被冰雪湿透双手冻得通红,可谁也不愿意回家避寒。

老家的雪天,是捕逮野兔最佳的时节,年青的村民,三五一群,带着木棍,不怕山高路滑,走进野外,顺着雪地野兔走过的足印,总能找到野兔的安身之处,得到满意的收获。

老家的雪天,捉鸟成了村民的一项有趣的事。在家院子里用扫帚清理一片雪地,支起一个筛子,筛子下撒上一些谷米作为诱饵,手牵着线头躲在屋子里,等到树上四下张望的小鸟,从高处飞下,进入筛子上钩后,用力拉倒筛子的支撑,小鸟就被罩在了筛子里,轻而易举被活捉。

老家的雪天,夜晚也变得格外明亮,当时生活单调乏味的雪夜老家,村街上总少不了玩耍的孩子和消遣的村民,雪地嘎吱嘎吱的走动声、喊叫声、欢笑声,在寂静的山区寒夜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童年记忆里的老家雪天,无疑是寒冷的,特别是雪后的晴天,加上寒风,到处都是冷冰,屋檐下,滴水结成的一行行冰条,高高的悬挂着,很是壮观好看。

久离老家,身居闹市,随着时间流逝,儿时老家那一个个我熟悉的老人已走了好多,新的面孔使我陌生的无法认识,老家童年时光已渐失渐远,唯独老家的雪景,却给我刻下了记忆深处。

雪,传达着我对家乡的思念,雪,铭记着我对老家的眷恋,雪,给我带来了家乡父老乡亲喜悦。

城市的雪景给老家增加了绚丽的一笔,老家春的希望、夏的生机、秋的辉煌,真的比雪景还美。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29.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