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1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扯淡的普及

发布日期:2017-09-14  来源:
    

    据说,有本叫《六神磊磊读唐诗》的书挺火。说它推倒了知识横在人们面前、那道高深的墙,让唐诗变得有趣、有料、有烟火。

    真是神了。于是,我找来随手翻了翻。仅仅只是随手翻翻,没有一点的阅读兴趣。因为,它不适合于我的阅读情趣,而且开卷对我无益——不能帮助我阅读唐诗,获取有益的知识。

    作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毫不隐讳地说:“我写唐诗也想像成江湖,把人想像成侠客,和写金庸是相似的。”我钦佩作者的坦诚。他的坦诚让那些拥趸们很是难堪。他就是以玩票的态度,以戏说的形式,来玩玩唐诗的,根本不是搞那种“推倒知识横在人们面前那道高深的墙”之类的“高大上”。纵观全书,其最大的特征就是戏说,而且以今天的价值判断去戏说。在戏说中,还不是对诗的解读,而主要是放在诗人和诗人的生平和唐代历史上。

    杜甫,是作者的写作重点。全书有关杜甫的文章有三篇:《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杜甫的太太:我嫁的是一个假诗人》、《老实的情圣》。

    那么,作者是怎样写杜甫的呢?我们不妨摘录《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中的一些文字:“杜甫病倒了,再也无法起身……他看着自己的公号‘子美的诗’,是的,这一生,我终于没什么杰出的成就,一直到死我的粉丝也不多。”“当时几乎没有人在意他的离去。群星璀璨的大唐诗坛,谁在乎一颗暗弱的六等星呢”“然而,有一些人,渐渐发现了它”“比如很多年后,有一个叫元稹的人。”

    明显的戏说,明显的玩者口吻。 “公号子美的诗”、“粉丝”,这是 拿当今的时尚语言去戏说。更重要的还在于所述与史实的不相符。

    诚然,杜甫在晚年的作品《南征》中感叹过“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但未免真实和确切。杜甫晚年整理自己的诗篇时,就附录了严武、韦迢、郭受称赞他诗歌的文字。他还与高适、岑参、李白等诗人有交往和诗的唱和。确实杜甫的诗作在他生前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把杜诗称为“诗史”是唐代,并且很有可能就在杜甫时代。冯至先生在他的《杜甫传》中收录了《论杜诗和它的遭遇》。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把杜诗作为诗史,最早见于晚唐孟启的《本事诗》。《本事诗·高逸第三》在叙述李白的一段中,附带着提到杜甫,说:‘杜逢禄山之难,流离陇蜀,毕陈于诗,惟见圣隐,殆无遗事。故当时号为诗史’。从‘当时号为诗史’这句话看来,诗史这个名称好像是在杜甫时代已经存在了,一纵使不在杜甫时代,也应该在孟启以前。”而且冯至先生对杜诗在当时没有什么影响的原因,也作了分析:“当时的统治者和所谓士林是更喜欢留连风景,游心物外的诗歌……”而杜甫的诗“在思想内容上,他由于忧国忧民的热忱,言人之所不能言,道人之所不敢道。在艺术形式上,他融会古今,摭取群书,采用口语,发挥极大的独创性。这两方面对于那些把王维奉为正宗,把钱起和郎士元作为诗界代表的人们,是不能允许的。”冯至先生的观点是很有说服力的。

    再就是发现杜甫的不是元稹,而是樊晃。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先生早在2014年就撰文《杜甫与樊晃》做过专门的论述。樊晃编的《杜工部小集》和他在《小集》中写的《序》就是明证。

    我们再从《盛唐,那个伟大的诗人朋友圈》中看作者是如何写王维的吧:那时长安的娱乐圈竞争很激烈,最红的一个新人叫做张九皋,此人不但有才,而且很有后台。他有个亲哥哥叫做张九龄,是大唐诗歌俱乐部常务副主席。更要命的是,这个张九皋还得到了当时大唐文艺女青年俱乐部名誉主席———玉真公主的青睐,已经内定了要当选秀冠军。然而我们的白衣少年毫不畏惧。他提着吉他,啊不,是琵琶,傲然走上了舞台,开始演奏。要知道,那时候的琵琶只有四个音位,远远没有现在表现力强,但那又怎样呢? 有才就是任性。公主当场给他出了一道题:“十秒之内写一首诗,必须要有爱情、有暖男、有季节、有地理、有植物、有王菲。”我们的白衣少年脱口而出: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玉真公主顿时泪流满面。她说出了改变少年一生命运的话:“- want you!”旁边的导师———大唐诗歌俱乐部主席小声提醒:“公主,之前您要内定的冠军张九皋呢?”公主满脸无辜:“张九皋是谁?”这个白衣少年,叫做王维。

    满纸戏说呀。王维与玉真公主有关系吗?没有。他们根本就没有交往。王维于开元十九年即公元731年才状元及第。而此时玉真公主早就入了道,做了女道士。并且玉真公主年幼丧母,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在当时宫廷斗争最错综最血腥之中,哪能做“大唐文艺女青年俱乐部名誉主席”,还搞什么“诗歌超男赛”。这是作者在胡扯。而且整个用词、口吻都是当代的,还是90后、00后的。

    对六神磊磊的读唐诗,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新旧五代史修订主持者陈尚君先生有个中肯而准确的评价:整体虚构的东西太多,无论是文本、事实,还是人物,和真正的唐诗鉴赏相去甚远。 “六神磊磊的文字究其本质,是属于他个人的‘创作’,是拿唐诗作IP,实际上跟唐诗没啥关系。他的好多叙述的事实都是没有历史根据的。”在这样整体架空的前提下来说唐诗,多的是剑走偏锋,实质是“虚构”,这种文化普及极易造成公众对读唐诗的最终“走偏”。

    六神磊磊不仅在公众号讲唐诗,还给中学生、小学生面对面讲过,那些小孩子笑得人仰马翻。这些小孩子笑什么呢?如果他们这笑是接受,那么这是很“危险”的。六神磊磊是在误导孩子。

    唐诗需要通俗易懂的普及。但决不是像六神磊磊这种所谓的普及。六神磊磊是在所谓普及唐诗的名义下毁损唐诗。

    如今这个时代,总有些人去靠传统文化博眼球、博名、发财。前些年,普及国学闹得很热猛,于是便有人将《论语》这样的经典硬生生地煲成了一款又一款的心灵鸡汤。如今在电视传媒的推动下,古诗词又成了热,于是便有六神磊磊等如此误人子弟地“读唐诗”。传统文化咋就在今天成了一些人成名成富翁的“宝藏”呢?倘若如此“普及”成为主流,如此“普及”下去,那么我们的传统文化不就被“普及”没了吗?

    有评论认为, “爆款”写作是典型的公号文字,也许留在网上更合适一些,但把它们集结成书来发行,成为畅销书不难,只是若要定位于大众文化普及,未免合适。此论言之有理。但我忍不住要问一句:十月文艺出版社为啥要出版这本与普及唐诗无益的“公号”文字呢?是不是也要搭上这“公号”文字的车搞点经济效益呢?

    注:文中所引用的陈尚君教授的话和最后一段的评论观点均引自2017/7/14《文汇报》的《当唐诗成为网文新“爆款”》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08.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