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1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感性、知性与理性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
    “我们认识的过程有两种:一种是从具体到抽象,另一种是从抽象到具体。前者是感性的,后者是理性的。”未必。一个从没见过鲑鱼的北方人,来到南方市场上,见到了扁平形状、身有暗色花纹的鲑鱼,其脑中的鲑鱼印象便是感性的(从具体到抽象的认识)。他将这种印象拿去辨识市场中其他地方买卖的鱼类,是不是还有鲑鱼(从抽象到具体之演绎),此时他还只是有鲑鱼的感性认识。理性认识是什么呢?应该是随着更多地接触鲑鱼,比如他可以买回鲑鱼,在剖鱼时被刺痛(鲑鱼刺有毒),烹食后知道鱼味非常鲜美,又查阅鲑鱼的生物学知识,鲑鱼是一种某某科属类的淡水鱼,了解其全部属性,这样,这位北方人的鲑鱼认知才可能上升到了对鲑鱼的理性认识。

    上述可见,感性与理性的分界,应该不是从具体到抽象抑或从抽象到具体的不同,而是对事物进行抽象思维的深度广度不同所决定的。感性的抽象往往是单一的表面的肤浅的,理性的抽象则是多量的本质的系统的。比如近来本哲学论坛热谈的宗教信仰问题,就有不少网友总站在宗教的那种封建迷信、神秘莫测、历史遗留等片面性角度看待它,总以为中国世俗文化脱离了它焉知非福矣。此抽象整体上就属感性。理性的宗教信仰认识是什么呢?应该站在人类现代化文明历史的来龙去脉之高度观察,站在人们行为方式总被精神思想所决定的大逻辑分析,站在只有一定(高尚)精神信仰才有超越性思想支配超越性行为从而引致超越性文明产生去设想,这样才更理性。

    知性是界于感性和理性之间的认识状态。知性与感性很好区分,因为感性的认识常常是初始的、表面的、大致的——这有点像概念的定义,即以语词指称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所以,人们的概念往往都是感性的居多,因此,概念不清也是普遍性的状态。知性却相比感性的认识要往复得多,深入得多,细致得多。这是知性与感性的区别所在。

    知性与理性却未必那么好区别。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比知性更知性的就是理性的认识(认知)。这里应该包含这么一层意思,即知性的认识往往是固定的,理性的认识却常常是动态的,所以,怀疑的探索的创新的认识才是理性认识的本质属性所在。从认识的范畴看,理性的认识应该比知性更强调关联性、系统性和整体性。

    拿上例中讲到的鲑鱼认识(概念)来说,那位北方人的鲑鱼概念是随着不断接触探索而逐渐加深的。其感性认识应该集中在他还没有查索鲑鱼的相关书本知识之前,如第一次看见鲑鱼、买回来料理鲑鱼、吃了鲑鱼等。直到他查阅了解了鲑鱼的科属和相关资料时,他的鲑鱼概念才进入了知性认识。理性认识在这里既包含着这些知性知识,还可以继续发展。

    据我了解,鲑鱼就是南方大陆的淡水鱼,我们这里土话叫“桂花鱼”(可能是指其腹背上的暗色花纹罢),肉质鲜嫩,味美,少刺,是鱼中极品,价格昂贵,一斤以上的鲑鱼市场价40元(柴鱼【黑鱼】仅10元)。你提出两个不同地点的人,对于相同事物认识的感性与理性是否不同的命题,我想,虽然两人可能因为生活、文化环境的不同而存在不同认识禀赋,但抽象到对同一事物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上时,应该是趋于相同的。比如按照上例的鲑鱼认识的感性、知性和理性划分,就是可以演绎到各处而得到证实证明的。

    抽象思维总的来讲就是概念思维——运用概念进行思维。因为概念即是具体事物的大脑抽象,各种概念在大脑中活动并发生碰撞联系后再生成新的概念——大脑活动的结果,这就是抽象思维。抽象思维的载体是概念。形象思维的载体是形象。正常抽象思维的过程是逻辑性的,可以分解为概念、判断、推理三个阶段。所以抽象思维又叫逻辑思维。

    概念(的定义或者界定)问题确实存疑很大争论很多。比如去年底我相继多次与人为此专门讨论。大致结论是质疑学界甫定的概念定义,如“概念是反映事物特有属性(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金岳霖等)。它将概念内涵定得太高,其实许多情况下人们大脑中的概念都达不到这种为事物定义的深度把握程度,因此概念定义应该回归实际状况。

    比如我们还是可以回到上述鲑鱼实例来看。那位北方人自打在南方市场上见到过鲑鱼,就不妨碍他进行有关鲑鱼的抽象思维了。这时他大脑中的鲑鱼概念肯定不是抓到了鲑鱼的本质来建构的,但不能据此就说此人没有鲑鱼概念,或者没有关于鲑鱼的抽象思维的。所以我们准确定义概念就必须全面周延地反映各种概念思考的情况。于是必须修正概念定义。

    将感性、知性、理性作如此秩序的排列,应该是指此三个认识状态的在深度广度上的位置轻重而已。当然,对于某个具体个人来讲,他认识事物的感性、知性、理性的“内容”就未必与其他人完全一致的。比如另外一个北方人,他恰好是一位阅读过鲑鱼知识书籍的好者,这次到南方也看到了真实的鲑鱼,也吃了鲑鱼等等,那么他的鲑鱼概念中,起初的感性认识就还包括书本知识了,直到后来看了抓了吃了鲑鱼等,他的全部知识才加起来是对鲑鱼的知性认识。理性认识严格讲,应该还要比此更深广。

    看来,语版不重视定义,无意于学做定义的思想是很有代表性的。以为只要努力去认知,不搞定义,也能够把握事物的科学本质。此想其实谬矣。古希腊智者创造形式逻辑的初衷,就是为了使人们的大脑思维在探求事物规律性中尽量科学起来有效起来。反之,没有形式逻辑,无视形式逻辑,你的探求认知就不可能科学有效!形式逻辑关涉到人类思维的概念、判断和推理的整个过程(的科学化),其中,概念处在最基础前沿的位置。没有清晰准确的概念,你就谈不上有什么科学有效的判断推理,你的思维思考在科学意义上讲就没有价值意义。而没有定义,不会定义,无视定义,则意味着你的概念不可能清晰。这恰好是中国学界在基础性思维上存在的的普遍性缺陷啦。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24.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