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6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张梁:怀念这个季节的山果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

文/张梁

长大成人后,任何节日都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期盼,很多次竟忘掉了具体日期,若不是远方亲友的问候,它们真就如普通日子那样悄悄溜走。现在我即便知道节日到来,心情也丝毫不似孩提时那般喜悦。节日本来就是儿童的吧,那种欢快的心境早已似流水落花,随悠悠岁月远去。

难忘在村庄里度过的那些节日。寂静山村里的节日,朴实而喜庆,简单而欢乐。勤劳忙碌的农人也有闲适的日子和心情,节日到来的时候,父亲总是会到集市上给孩子们捎些让他们惊喜的礼物,母亲则不声不响在厨房忙碌,端出一桌让孩子们垂涎欲滴的美味。山村节日的质朴与温馨,让走出大山的孩子一辈子都不断念想。

山村的中秋,不像城市里仅只是用来休憩的短暂一天,而是农历八月这段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日子。那个季节,田地让山民们满足喜悦,山野让孩子们肚儿圆圆、欢笑声声。圆月之夜,当我想起母亲在老屋石榴树下摆放的月饼,就会想起故乡那漫山遍野成熟的果子。

那时候,酷暑稍过,稻谷黄穗,山果开始纷纷召唤食客。美味的果子真不少,河沟里有丰盈甘甜的八月炸,草坡上有酸甜可口的山楂,山谷里则到处是缀满藤蔓的山葡萄和野猕猴桃。不止这些,还有野桃、野李、野梅,味道虽和家桃李梅不同,却别有一番甘美。

刚收获的核桃,孩子们也正享用着呢。村边山谷有一座核桃沟,每年都结满果实。暑假里睡完午觉,太阳稍弱,我就和伙伴一起,穿上厚衣服、鞋,拿着编织袋、镰刀去核桃沟打核桃。打核桃不易,要钻满布荆棘的密林,要时刻堤防毒蛇和马蜂,还要爬上又脆又高的核桃树一串串摘。庆幸的是,我没有从树下摔下和遭遇毒蛇的经历,顶多被马蜂蜇了几下,被大蚊子咬一身包。危险、疼痛和汗水,换来了沉甸甸的收获,每次我都能挑满满两袋核桃回家,累的压红了肩,压弯了背,惹妈妈嗔怪。我们挑着核桃到门口河里,用棒槌翻来覆去捶打,然后倒在沙滩上清洗,捡拾。去皮干净的放在一边,没掉皮的重新装在袋子里捶打,直到所有的核桃都去皮。在河里捶核桃也充满了乐趣,每次捶完核桃都能捉到很多被核桃皮“毒”晕的鱼虾,带回家美餐一顿。只是,无论再小心,核桃皮总是会染黄了手,一个月洗不掉。核桃在房顶上晒几个太阳就储存起来,直到中秋和过年,孩子们都有零食吃了。为了方便吃核桃,我还专门用铁丝打造了工具,用起来很惬意。

山上有野生毛栗,有嫁接的板栗,还有茶栗和油栗。九月栗子笑哈哈,中秋前后,正是板栗大规模成熟的季节。栗子成熟时,栗包都炸开了,风一吹,栗子像冰雹一样掉下来。我喜欢在午后到板栗树下捡拾果实,满地寻找躲在草丛里光滑锃亮,红闪闪的栗子。捡拾的栗子品质最好,无虫眼,脆甜,一个下午能捡一大筐。捡拾栗子并不是收获板栗的主要方式,更惯用的方法则是:在屋后竹林里砍一根数丈长的竹竿,带上筐、篮、剪子、火钳、草帽、手套,去树下打栗子。人在树下,挥起竹竿,把栗包敲下来,累得很也有危险性。栗包就像刺猬,长满了刺,顺着竹竿落下一不小心就会扎伤眼睛。千辛万苦打下的栗包运回家,还要用剪子刺开,才能取出栗子。这个过程更辛苦,扎手是寻常事,还会把手磨出红泡。

栗子更好吃。栗子有多种吃法,生吃脆甜,晒蔫了,更甘甜无比。妈妈的做法是用菜刀在栗子上剁一小口,蒸米饭时放在锅边,饭熟了它也好了,味道鲜美。还可以放在蒸笼里蒸,放水里煮,晒干后更好吃。中秋之夜,母亲总会拣些最红彤饱满的栗子,剥好和老母鸡一块炖,那可是村庄一年四季里让孩子们最难忘的美味。

这些山果,现在只能用回忆品味。

这些山果,并没有在日渐城镇化的村庄里消失。它们还在,只是数量少了,采撷它们的孩童也少了。

我在千里之外的都市,即使有8天假期也无法回到村庄陪父母过中秋,更别说有闲暇到山上转一转,采摘点心仪的果实呢。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今年我们家的板栗长势喜人,父亲要到山上砍掉杂树野草准备采摘了,母亲还说,她到山上采了几十斤野葡萄,要酿些葡萄酒等我们回去喝。

回不了老家的我,知道村庄正成熟的山果依旧香甜诱人,更懂得父母内心对我急切的召唤。可还是不能回家,哎!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95.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