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4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朱汇本:苦涩的记忆 浓浓的乡情

发布日期:2017-09-09  来源:

文/朱汇本

我的家乡在山东半岛中部潍坊市的西南,离安丘县城不到30公里,村前是丘陵,村后是平地,村落不大,一直有1000口人之多。在这块黄土地上,有记忆以来一直是缺水,天大旱时吃水井都将要干枯,黄土地上没有水利,自然是贫穷的象征了。

在这块土地上从孩童、上小学、初中、以后又在生产队劳动了几年,应了“孩不嫌娘丑”这句话,对那个时代贫穷的家乡,一直还是怀有浓厚感情的,尤其对家乡上辈的上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留下的大片绿色,敬仰不已。但那个时代不可避免地发生的事,也给我留下了苦涩的记忆,苦涩的乡情。

家乡留给我苦涩的记忆是树,在离村子二里地的耕地里,有一棵罕见的大杨树,这棵孤伶伶的大杨树,树围是四五个大人牵手合不过来的。村里的一帮孩子总是不约而同地到树下玩。大概于小学三四年级时,这棵大杨树被公社铁木业社的人锯掉了。清楚记得当时全村人都去看,我也在其中,第一天下午去看时,树已锯进去三分之一,但仍然伟岸地立在那里。尽管锯树人轮流干,而且累得满头大汗,但大树毫不动摇。第二天再去看时,有大人们在村头阻拦,他们坚决不让到近处看,远远看见有几个年长的人,在离树很远的地方烧香、烧纸、磕头。

家乡留给我苦涩的记忆还是树,村前有一大片橡树林,脸盆粗的是最小的了。有几十棵大的橡树,树围是两三个人才能围过来的。听老人说橡树生长的极慢,这些树已生长三百多年了。更为出奇的是有三棵橡树的根部交织在一起,三棵粗大的树干并肩直插蓝天。这在周围百八十里是没有的,也是我至今没有再见到的最大的橡树林了。这些大橡树在火热的大跃进年代,仅二十几天功夫,都成了参加大炼钢铁的马车了。

家乡留给我苦涩的记忆依然还是树,那就是在村东面的大片柿树林。从近一米多的树围看,树龄少说也在百年之上了。这片柿树林是村里孩子们的运动场,从春到秋,孩子们放学以后在这里玩爬树、也玩捉迷藏。这片柿树林也是村里老人们的活动场所,日出日落时分,老人们在这里悠闲地散步。时不时还有一些青壮年在这里练练武术,切磋武艺。每年的霜降过后,柿子由黄变红,柿树林就更加绚烂多彩了。“以粮为纲”的年代,使这大片柿树林变成永久的庄稼地了。

青年时离开家乡,“人也亲,土也亲”的乡情深厚,但每每想起家乡那罕见的大杨树、参天的橡树林,挂满小灯笼一样的柿子树……,泛在心头更多的是苦涩的记忆,但浓浓的乡情依旧。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06.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