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4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终于了解了我吝啬的德国丈夫

发布日期:2017-09-09  来源:

我一连半个月不回家,丈夫多次来找我,我都拒绝了。我明确告诉他,他的吝啬让我受不了,我要和他离婚...... 吝啬的情郎 我和沙皮那是在2000年秋天认识的。那时,我终于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慕尼黑大学的学习生涯,获得了望眼欲穿的文科硕士证书,并且在克林教授的大力推荐下,得到了一份慕尼黑专科大学语言预备班亚洲学生学务管理员的职位。

我是在克林教授家认识沙皮那的,沙皮那是克林教授惟一的儿子,从德累斯顿大学毕业后,在慕尼黑宝马公司总部工作。沙皮那从见到我的那天起就开始疯狂地追求我。 沙皮那长得不像一般德国小伙子那么高大英俊,他过于消瘦,身高只有1.78米。我决定和他往来的原因,是他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和对我那热烈的感情。 沙皮那每次见到我,照例是送我一支欧洲玫瑰,鲜红鲜红的,怪让人喜欢的。可他却很少提出来请我去吃顿饭,我感到多多少少是个缺憾。有一次在街上,我说饿了,问他是否可以请我吃顿饭,他愉快地答应了。 他领我走进一家土耳其快餐店,叫了两块拳头大的烤面包。我当时就不高兴了。这种东西是德国最便宜的食品,里面夹几片火鸡肉和一点儿沙拉菜,5马克一块,我念书时因生活费紧张,常常买来吃。我明明看见柜台里有巴州最有特色最负盛名的一种咸点:蝴蝶外形,烤得焦黄,上面粘有芝麻,有点咸,有点甜,香喷喷的。我曾帮一位中国同学租到一处住房,作为答谢,她专门请我吃了一块这样的咸点,30马克一块,好贵好贵啊。

过去好几年了,我还没有忘记那种迷人的味道。 那是我第一次对沙皮那的不理解:若在中国,这么热烈地追求一个姑娘,怎么能不买贵的而买便宜的?更何况沙皮那是宝马公司发动机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每月工资1.5万多马克,蹦高儿花也花不完,何必还这么节约? 我尽量往好处理解这件事。也许,他不喜欢这种咸点?于是我试探地问:"你喜欢咸点的味道吗?"他哪里知道我的用意,说:"喜欢,全巴州的人大概都喜欢,要不,它怎么能成为巴州的特色食品呢?"我压抑着心里的不愉快,酸溜溜地说:"我不太吃得惯那种味道。" 走出土耳其店没多久,我又想吃东西了。本来嘛,那一小块烤面包根本不能叫吃饭,只能算做零食。我内心深处不想对他失望,走过一家中国餐馆前,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说:"我又饿了,你能再请我吃点东西吗?"他有点发窘,红着脸说:"刚才很对不起你,你等着,我买了就来。"说着,他走进旁边一家超市。我站在马路边,望着对面中国餐馆,闻到里面飘出的阵阵香气,暗暗地咽了几口唾沫,心存一丝侥幸地等待沙皮那从超市买来可口的食品。

可当他兴冲冲地从超市出来时,我看见他手里拿着的竟是一个大面包--是我念书时就已吃得倒了胃口的、99分尼十几片的黑面包!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空空的胃立刻被气填饱了。沙皮那又从衣兜里掏出一瓶水,递给我说:"我们边走边吃吧。"我看看那瓶水,既不是矿泉水,也不是饮料,而是26分尼一瓶的饮用水。我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对他说:"对不起,刚才我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要我马上去她那里。"于是,我把面包和水往他怀里一推,跳上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他。 我想,我不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姑娘,竟然舍不得多花一点钱,这样的男人值得爱吗?我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吃没吃到咸点,我已经参加工作了,每月有1万马克的工资,吃啥吃不到?关键是对一个谈恋爱的姑娘来说,男方是否愿意给她买最好的东西,那种感觉是非常重要的。上一页 [1][2][3] 下一页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22.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