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丈夫不见之后

发布日期:2017-09-04  来源:

丈夫不见之后

早上醒来,丈夫不见了。想可能他醒得早,出去散步了。我打着哈欠,慢腾腾地起身,穿衣,洗脸,然后做饭。饭做好了,他还没回来,我心里有点忐忑,找手机想打个电话,找不到手机。有点心慌,仅仅有点儿而已。

走到朋友家,借手机打电话。一打,吓了一跳,他说在医院,昨晚在楼梯上摔倒了,没什么大事,让我放心。我说,没什么事为什么半夜去医院,一定有事。他说,小便出血,可能有内伤,不过没关系,输点液消消炎就好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到家。打发孩子们吃饭,我一点儿都吃不下去,心里着急。女儿十二岁,该上中学了,上午辅导她学英语;儿子两岁多,正是上蹿下跳的年龄,带着他,去哪儿都不方便。尽管丈夫说,他弟弟和妹夫在医院陪着他,我还是不放心,怕他伤得很严重。整个上午,我恹恹的,胃也开始不舒服。

下午,发现他昨晚睡的床边凉席上有血迹,靠近床边的蚊帐上也有,阳台的地上也有,我慌了,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入室行凶?不可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会听不到任何动静。他到底伤得怎么样?心急火燎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

打电话,他的口气很轻松,也许是故作轻松吧。

心里骂自己昨晚居然睡得那么死。很久以来,我的睡眠很不好,晚上十二点左右才能入睡,大多数时候,凌晨一两点还没睡着。昨晚怎么会睡得那么沉,他半夜去医院居然不知道。

依然是心焦火燎的。

明天市里来人查岗,要求每个教师带身份证亲自去验明正身;后天儿子生日,按照惯例,得回老家,让奶奶看看孙子;大后天,女儿得去县城参加入学考试。所有这一切都绞到一起了。对我这个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又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的女人来说,简直束手无策。

好容易熬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他及时赶了回来。还没下车,我探头向车里看,看是否有伤。他笑着说,看我不是还是原样。仔细看了一下,还好,没有看到明伤,心放了下来。

几年来,过得磕磕碰碰的,我以为我们之间早已没有爱情,只有相互抚养孩子时,维系的一点点亲情。婚姻与我来说,变成了负担,甚至动辄把“离婚”挂在嘴上。丈夫不见之后,我才知道,他对我,对我们这个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20.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