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7-2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茶道君子

发布日期:2017-07-18  来源:默认
张公守成,世家之后,祖上便类似《红楼梦》中的“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当然家族早就没落,现只是一介草民,但不管如何,根底总还是有些,特别是与生俱来的那么些趣味、风韵更有不同凡响。比如痴茶。在沪上开了一家茶馆。闹中取静。进门抬头便是一紫红木雕的横匾,正中刻两柳体大字:茶道。
此公刻循于古风,一丝不苟,近于痴。就说每间茶室配置的茶具,套套精致,古色古香,精美绝伦,都出自名家之手。朋友都劝,不必要。现在的茶客,哪懂什么鉴赏,弄几套普通的,最好是仿冒的,可以了。此公勃然大怒,饮茶之讲究配以杯、壶、盘成套茶具,按“尔等所为”,岂不是亵渎茶道、亵渎文化?更是亵渎茶客!众人顿时肃然,噤若寒蝉。
茶馆,茶叶的优劣当推首要。此公的选择越加考究。坊间的那些所谓名茶当然不在话下。此公更精益求精,刻意寻索奇茶异茗,近似走火入魔。此公读到了明代文学家张岱笔下的“兰雪茶”,顿时如痴如醉。心向往之。
兰雪茶,本名“日铸茶”,产于绍兴东南的日铸岭,张岱所制。《陶庵梦忆》上对制法有记载,但不甚明确。今已失传。可此公就是不信。地方没变,土地还在,茶岭还有,怎么就不出此茶?终于查到《嘉泰会稽志》:“岭下有僧寺,名资寿,朝暮常有日,产茶绝奇,故谓之日铸”。大喜过望,呼朋唤友,立马赶过去实地考查。哪里还有什么“僧寺”,早被圈地,建所谓“渡假村”。周围山岭已面目全非。
此公失望伤感之余,却不肯善罢甘休,异想天开,在当地租了一片山岭,雇几名茶农。立志再造当年的“兰雪茶”。亲自下地,亲手劳作。约法三章:不许施化肥,不许喷农药,不许用所谓新技术。一切顺其自然,刻守旧规。功夫不负苦心人——那年春上还竟摘下了一担担新茶。
制作新茶,张岱用松萝焙法。松萝:松萝茶,产于安徽休宁县松萝山。张岱“募歙人入日铸”。此公也从安徽松萝山请来茶农。张岱虽然罗列了:“扚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但实在过于笼统。此公到处查资料,四处打听。和茶农共同研讨、摸索、实践。千辛万苦。新茶终于焙制出来。
“名茶还须好水泡”。原本想学学《红楼梦》中妙玉,招待黛玉、宝钗、宝玉喝茶,烹茶的水是她五年前收的梅花雪。至少也蓄点雨水什么的。江、浙有这样的乡俗,在梅雨时备好水缸,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用。《昆新合志》中云:“人于初交霉时,备缸罋贮雨,以其干滑胜山泉,嗜茶者所珍也。”但现在空气污染,收蓄的雨水内可能有大量的微粒子,已经不适合泡茶了。张公只得慨然作罢。
此公相中了惠山泉。在无锡锡山,旧名九龙山,有泉出石穴,唐朝陆羽品之,在他著的《茶经》中谓天下第二泉。此公派人前往当地取水。此公品水的功夫了得——虽然不敢比茶圣陆羽,品军士取来瓶水,能分辨出,“江则江矣,非南泠者,似临岸之水。”但在当下,实已令人叹绝。
此公一尝取来之水,立马便知分晓。喷口而出,连连顿足,水涩而有腥,哪是“磷磷有圭角”的惠山水!取水人大呼冤枉。当今水质污染至此,哪里还能有当年文人雅士吟咏的“清溪碧泉”?
此公那痴劲又上来了,不行,我去。带了几个人到惠山,“踏遍青山”,“呕心沥血”,终于找到口泉井,洗淘干净,然后一连几晚不睡,正是雨季,斜风细雨,在静夜里屏息以俟新泉,一日凌晨,泉水终于“叮咚”,顾不及兴奋,马上汲取,运水的瓮里铺满石子,以保证水质。回途借用了朋友的“奔驰”,全程上高速,尽量不人为地晃动,动摇水质。
这样运来的水,此公取水入口,第挢舌舔腭,有一种温润而尖利的质感,但到底缺少雪水泡的茶,入口似有“轻滑”之感,但也只能如此,勉强可以一用。饮茶到了如此境界,可见中国茶道的不同一般。
准备好自制“兰雪茶”茶叶,以旋滚惠泉冲泻之,顿时,白瓷的杯底依稀有朵朵兰花,一漾一漾的,“色如竹箨方解,绿粉初匀;又如山窗初曙,透纸黎光。取清妃白,倾向素瓷,真如百茎素兰同雪涛并泻也。”张公长长舒了口气,终于可以对得起,“一岁一会”(一年中仅有一次)了。
张公深谙饮茶之道。茶中有人。一个“茶”字,拆开解,便是人在草木中。开的茶馆,说是经商营利,倒更像是营造一处修身养性的绿荫草丛。博雅知己,品茗闲座,坦诚聊心语,静泊悟心得,真挚交流,禅意弥漫。“一年一会”便是张公创设的亲密的朋友之间的茶会。
每逢此会,张公及其来客,都会一齐以深深的情怀,对相会产生极其珍惜的心情。张公献上自创烹制的“兰雪茶”,会摆出一套明代成化年间景德镇官窑所产的茶具——现在的拍卖价已超百万。小茶盘里装着五只成窑五彩小盖盅,他照样拿出来招待客人——如果有人稍有不慎,哪怕茶盖上碰一个小口,那也不是那一点点茶资所能弥补了的。可他毫不在意,以为那是应该遵守的礼仪茶道。张公他们看来。“以茶会友”是他们盛大的节日。人存于世,还有什么节日,可以与临风饮茶、心灵相叙、在草木禅意中洗涤烦杂相比呢。
此公可谓真正懂茶的人,悟透了这个“茶”字中的人,悟透了人与自然、人与草木关系。怪不得此公总让人觉得有依恋草木、心有离俗的意愿;他的入世之行,总有出世的飘逸和守道的风骨;坦然、豁达,心存高远。会在自然中获取安宁,在淡泊中珍惜友情。美哉!张公。

作者:李庆生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58.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