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7-2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关于龙的批判

发布日期:2017-07-18  来源:
    在中国,提起龙来,恐怕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因为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不用旁征博引,四处搜求,最简单的,“我们都是龙的传人”这样的话,恐怕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是耳熟能详。盖因为龙的形象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能达到这样耳熟能详的地步,恐怕也是我们从小就耳濡目染的结果。可以这样说,龙的形象已经深深植根于我们民族意识的深处,融入了我们民族的血液,深入到我们民族的每一个毛孔。赛龙舟、舞龙灯,不但在我们龙的故乡盛行,而且,几乎所有有炎黄子孙生活的地方,不论东亚北美,也都有这样的活动。

    但是,说心里话,我却从未对龙产生过好感。小的时候,我对龙有不良的印象,主要还是从观感上得来的,即龙的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外在形象,实在引不起一个儿童的心理好感来。我不知别的孩童是否也有我这样的感觉。后来,读了一点书,知道龙是人们虚构出来的,由虾眼、鹿角、牛嘴、狗鼻、鲶须、狮鬃、蛇尾、鱼鳞、鹰爪组成的灵异动物,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但儿童时期所产生的“先入为主”的观念实在是根深蒂固,所以,我对于龙的印象,也并未因为它“灵异”,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而改变过来。

    我小的时候产生这种印象,当然是不足取的“以貌取人”,是一个孩童认知世界的“初级阶段”,当然也就是不足为训的。但我对龙从理性上产生厌恶感,是由于我后来对龙的认识的不断加深。本来,在当初,在蒙昧的原始年代,作为以农耕文明为主的华夏民族,崇拜这样一个能够行风雨、降甘霖、利万物的灵异生物,以祈求风调雨顺,表达自己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并把牠作为民族的图腾,是未可厚非的。但问题是在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龙的形象开始被异化了,它已经不再是我们民族原始意义上的图腾了,而成了封建帝王的象征,成了他们私人“受命于天”高贵身份的标志,成了我们理所当然的统治者的代名词。封建皇帝是“真龙天子”,皇帝不高兴了叫“龙颜大怒”。这时,龙已经不属于我们,不属于我们原始意义上的图腾。它高高在上,完全脱离了我们普通的民众,它与我们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格意义上的平等,失去了作为一个民族的图腾的原始意义。然而,可悲的是,几千年来,我们许多的民众却还从未意识到这一点,一直在推崇它。直到现在,历史的车轮已经驶进了二十一世纪,我们许多中国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不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呢?

    当然,我这样说,也是有些冤枉龙的。因为作为龙本身,并没有这样的本意,它不过是被权势者利用了,曲解了,架空了,被权势者变成了愚弄我们的思想、麻痹我们的神经的工具和麻醉剂。而我今天这样认识它,并从理性上厌恶它,实在是有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有些对不起龙了。

    但愿我们民族的每一个人都能厌恶这被异化的龙,厌恶这被异化的龙所蕴含的文化和理念,因为这种文化和理念与现代文明所主张的民主、平等、自由、人权、法治观念背道而驰,格格不入。所以,我们不但要厌恶它,而且要唾弃它,批判它,彻底肃清它的流毒。不但如此,我们还要套用 “史无前例”时期流行的一句话:“要把它打翻在地,再踏上亿万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则毫不相干的事情。二次大战时期,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任上病逝,杜鲁门以副总统身份继任,后来又竞选连任成功。当时,一位记者采访杜鲁门的母亲,问她是否以有这样一个儿子而骄傲。这位老太太回答说:是的,我是以有这样一个儿子而骄傲,因为是我养育了他;但是,我也同样为有另外一个儿子而骄傲,他正在家乡的庄园里种植马铃薯!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64.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