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4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百家廊:拔牙掛號記

发布日期:2017-07-18  来源:

陳曉鳳

 北京的醫院掛號方式改革試點效果如何?不久前體驗一番,頗有感觸。

 一天,有位親人一顆牙齒鬆動無法正常吃飯,想快些拔掉這顆無用的壞牙。第二天他就去家附近一家知名牙科醫院掛號,被告知號掛完。因他有看護老人的重任在身,我便自告奮勇改日去幫他掛號。

 為了保險起見,第二天我乘頭班地鐵進城。趕到那家醫院還不到清晨七點,可掛號處窗口卻已排著好幾十人。光線陰暗的掛號大廳裡,排隊的人們臉色黯淡疲憊,一望而知都已排了很長時間。在我前邊排隊的一位女士說,她頭天早晨七點來掛拔牙號沒掛上,今天六點多就又來排隊。

 大夫八點上班,七點開始掛號。掛號窗口打開後,幾十人的隊伍變得情緒激動。兩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為了順序前後激烈爭吵起來,其他人一邊無精打采地聽著,一邊精神緊張地盯著窗口,生怕掛不上號。可只過了不到十分鐘,就見前邊幾個科的字牌下都翻出了大大的「掛滿」字樣,其中就有我要掛的口腔外科。前邊那女士一臉失望地說:「又白排,明天還得早來。」

 眼見人們帶著無比失落的神情抱怨著散去,我不由走到窗口前詢問掛號員為什麼拔牙號這麼少,護士慢條斯理地說:「我們一天拔牙號只掛五個。」原來如此!從前很多患者總被簡單告知第二天早點兒來,卻不知道現場掛號少得如此可憐,這家眾多患者盯著的知名專科醫院,當天門診竟然只有可憐的十幾個甚至幾個號。我問導醫:「那麼幾點來排隊能掛上號呢?」回答:「其他號六點前來,拔牙號五點以前來試試吧,大概有希望。」

 可是,我聽說有人已經來了很多趟,一趟比一趟早,還是沒能掛拔牙的號。想到為爭取到一個如此稀缺的拔牙號,可能需要後半夜就來醫院門前排隊,真是不寒而慄。再次諮詢後,得知很多人都是預約掛號,日期是一個多月之後的。無奈之下,我也拿著醫保卡預約了一個多月後的號。

 我問被病人包圍著的導醫,為何兩年前來這家醫院看病一般能掛上當天號,為何現在這麼難?他說,你看著現場門診掛號數量少,可是實際現在病人比以前多多了!醫生的主要精力都用來對付預約號,當天門診號當然就少了。

 想想那位牙痛難耐的親人還要忍耐一個多月,心裡十分煩躁。我突然想到一家綜合型的大醫院就在附近,何不去那兒再努力一下?那家醫院是北京市掛號制度改革的試點,實行24小時掛號。我立即騎自行車直奔那家醫院,滿頭是汗地走進了擠滿了人的掛號大廳。這裡實行各科混合掛號,一排排掛號窗口前都排著近百人。大廳裡沸沸揚揚,保安、導醫們聲嘶力竭地維持著程序。

 我趕緊排進去,邊喘口氣邊焦慮地望著前邊長龍般的排隊伍。掛號處窗口上方隨時標識出掛滿的科目,可眼神不太好的人不太容易看清楚。我的前邊是兩位白髮蒼蒼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輪流在隊裡站著。排了近一個小時才排到了窗口,一聽是拔牙號,掛號員便說,這個號沒了。我兩腳酸痛,身心俱疲,沒想到如今北京拔個牙會如此之難。

 與前邊那家醫院一樣,這家大醫院來自全國各地的預約號,佔據了每天門診的一大塊號源,很多患者都是提前一個多月就在網上、電話裡掛了預約號。可惜,對於那些不會操作預約號的老人以及拔牙、急性炎症這樣的夠不上急診的北京患者,還是要到現場掛號來拚命爭取所剩不多的號源。

 於是想到了直接找大夫加號。雖然導醫告訴我加號的可能性很小,我還是爬上三樓去找牙科大夫。進了診室,見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正在那兒懇求大夫加號拔牙,忙碌的大夫給老人加了號。我也趕緊上前低聲下氣地訴說親人的病痛及必需馬上拔牙的緊急狀況,大夫雖然忙得不可開交,竟還是順手給我也加了個號,我的感激之情真是無以言表。拿著加號標識去排一條長龍般的隊。大家聊起來,一個個怨聲載道,認為雖然大醫院改革了掛號制度,可北京市民看病卻更難。以前當天排隊能掛上的號,現不預約簡直就看不上。尤其是北京的患者,要跟全國各地的患者來競爭可憐的醫療資源。

 拿著加號趕緊往家跑,像是中了頭彩。牙痛的那位趕緊騎自行車去醫院,一個小時後已拔完了牙輕鬆回家。如此折騰一番,我決心以後要更加小心地愛護身體,最好再也不要進醫院的掛號大廳。

 想想兩年前,北京大醫院掛號遠沒有這麼難。一般情況下白天來掛號都能看上病,而且晚上與雙休日也能看病,怎麼改革掛號制度後,北京市民看病變得這麼難了呢?

 分析一下,我覺得原因之一,是掛號預約制度還不完善。越來越多的預約號佔據了很大的醫療資源,如果醫院無法準確估計預約號的準時就診率,只能按照預約數字來調整門診當日掛號量,患者當天掛門診號自然就會特別難。如今在北京大醫院有些科要掛當天門診號,得具備鐵板一樣的身體,加上無比堅強的忍耐力。

 原因之二,是醫療資源分配非常不合理。有人說你幹嘛非去大醫院,小醫院沒有這麼多人!可惜,人人都想找好醫院好大夫,小醫院卻往往不受信任。大醫院的醫療專業水平更高、報銷程序更規矩,當然會擠滿人。有人去一家非三甲醫院看牙,雖掛號相對容易一些,但牙醫的水平卻較差,結果留了很多後患。有的醫院雖然醫療水平高,但醫保報銷比例卻不規矩。而醫療水平較高也收費合理的醫院並不多。這樣的醫院就成了眾多患者的競爭之地。至於拔牙號更難掛,我想可能還有個原因,就是拔一顆牙只能收100多塊錢,不像治牙動輒幾千元,拔牙的收益較低吧。

 無奈之下,很多人想到了找關係。比如想在三甲醫院建檔生孩子,不托關係送禮根本就進不去。訴說了拔牙掛號一天的痛苦經歷之後,有位朋友說,以後再看牙就去找他,因為他有位中學同學大學讀的是名牌醫科大學牙醫專業本碩連讀,畢業後就在一家大醫院當牙科醫生。

 我想,掛號制度改革固然不錯,可是如果優良的醫療資源依然過於集中在大城市的大醫院,看病難的狀況就不會得到根本改觀,消費者還會繼續受到掛號難的折磨。醫療資源的更加均衡分配,才是根治看病難的良方。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12.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