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7-25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百家廊:情牽古城

发布日期:2017-07-18  来源:

■馬六甲的老街。 網上圖片

朵 拉

 應該從甚麼時候開始?

 三十年前吧,老舊的城市,破落的房屋,永遠很大的太陽,偶爾下雨,陽光同在,老人說這叫太陽雨。

 每年至少去一趟,自己開車,一趟路程花8個小時。抵達就把車子泊在酒店停車場,開始在城市裡漫步。

 人人步伐徐緩,生活中似乎沒甚麼大事需趕路,晃悠閒散地邊走邊看,一個適合散步的城市,馬六甲。

 留連在老城區,街道窄隘僅容一部車子經過。和一般城市迥異的是屋外並非泊車位,而是長廊。如同中國南方城市泉州與廈門,整排相連的房子在門口有個走廊遮陽蔽雨。有店家在廊下置張小桌子,幾個圓凳或兩張籐椅,泡起茶來,邊喝邊聊,配著吃的不是中國的瓜子、花生、漬果,而是道道地地的娘惹糕點,多以椰漿入味,又香又甜。另一陪同喝茶的人,飲的是一杯黑烏烏的不加奶咖啡,配兩條金黃澄澄的炸香蕉。

 那時不流行FUSION飲食,所以不知如何形容,明顯是中國和當地的飲食文化融合,自成一格的獨有特色。

 老屋相連,長廊便連成一道,遊街走巷穿過一間又一間店舖,多為老工匠親手做的老手藝,珠子鞋店、打金舖,打鐵店、紙紮行、香燭行、當舖、古董店……小小店門口低低矮矮,店裡稍黝暗,長廊篩去了部分耀眼陽光。

 檳城亦有同樣的房子,北部的福建人叫長廊「五腳基」,不知南方的馬六甲人叫這甚麼呢?

 炎夏似的陽光,炙得遊人皮膚刺痛,汗水從額頭落到背脊;車子一輛兩輛從身邊經過,當年這馬路原建給馬兒行走,後來為馬車的的嗒嗒的街巷,如今迅捷的車速,行人感受性命的威脅,急往長廊閃避,和外頭酷熱成對比的陰涼充滿誘惑,進了廊下不想出來。

 閒閒的飲茶人,語氣親熱地招呼,「喝茶麼?」

老太太說的不是方言,居然是華語。

 北馬來人走到中部,耳聞粵語,彷彿身處不同國家,不諳廣東話的人聽粵語,等同鴨子聽雷。續往南下,粵語搶道橫行,一直走到馬六甲,竟是倍感親切的中文對白,驚喜地問:「你會講中文?」

 大概六十幾的老人家,華語標準:「這裡人人講華語,因為有晨鐘夜校。」不當遊客陌生人,或以為眾人應知晨鐘夜校。

 今日無人明白「夜校」作用。在物質艱難的非常時期,堅持中文為母語的華人,以中文為教學媒介創辦夜校,讓失學人士白天照常工作,下班後爭取時間讀書,學習母語,自求上進。

 12年的全免教育未實行前,讀書需付費,並非人人有上學機會。夜校啟蒙了許多人對華人文化的認識和華文文學的熱愛。

 毫無障礙的語言讓城市變得親切。遊走大街小巷,見華人會館林立,基督教堂、天主教堂、回教堂、印度廟,亦比比皆是,再仔細一瞧,每條大街不只一間華人廟宇。

 名為大街,實際僅有二三十間房子,短短便左彎或右拐的街道,也就房子三四十間,理應叫小巷子。窄小的街巷,完全無礙於濃厚的商業氣息,店舖毗鄰,店主大多居住商店後部或樓上。

 老城最長的路叫荷蘭街,殖民地時期多荷蘭人聚居此地。房子門面與其他小街一樣狹窄,初遇乍見,無特殊感覺。三十年後六月某日,帶休閒度假心情當馬六甲遊客,因緣際會走進其中一間半磚木房子的窄窄大門,總算大大開了眼界。

 使君子花在屋簷上下糾結交纏,吐出紅色花蕊和清清的幽幽香氣,「譚紹賢畫廊」門口的優美景物,輕易奪攫經過荷蘭街的遊人旅客眼目。屋裡兩面牆懸掛畫家於世界各地旅遊寫生的作品,靠牆邊厚重木頭桌椅擱放畫冊、明信片和藝術品,環保至上的畫家將老木翻新,換個面貌再為人服務。源自破船的板塊,或鐵軌木條,甚至丟置路旁的原木,經過畫家的慧眼巧思,讓人見識他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夫。

 辦公室裡擺著畫家兩個兒子譚子豪的篆刻作品和譚子健的人像畫。經過一牆老畫家抽象風景作品的走道,未進會客主廳,先見左旁的木樓梯,連著透天的家中庭園。230尺長的排屋,主廳部分因這天井而光亮明淨,喜愛到處流浪的風,不忘記從這兒穿過。陽光雨水落在天井,偏愛植物的畫家得以在家中種花植樹。鳥兒時時踅來佇在樹上,探望天井庭院的花兒何時綻開。園中盛開的明麗花兒,有時改到牆上恣意綻放,那是畫家色彩絢艷耐人尋味的抽象水彩或膠彩。

 坐在天井邊的接待廳,風鈴叮叮噹噹響起歡迎的旋律,畫家太太告知一個來自美國,另一源自澳洲,旅遊紀念品。風不知風鈴的來處,風鈴亦不曉得風從哪裡來,只在相遇以後,敲擊出動聽的樂曲。

 桌面上掌心大小的碗,浮游著兩朵嫩黃雞蛋花,和著日本綠茶一起品味,茶水裡多了氤氳的花香。

 茶敘之處再往後走是私人空間。浴室連著小房間後又見天井,昂揚的花和樹努力往上長,花樹下一張紋路深刻有力,厚重老木板的躺椅,連枕頭亦是長形木頭。這是看閒書的好所在,輕風微拂,鳥兒清脆鳴囀間啜口清茶再繼續翻書,稍覺眼澀,轉看暗影和清光中的深淺濃淡翠綠,慰藉疲累雙眼,又再走進書裡,生起睡意仍不捨離開青碧庭園和原木躺椅,恣意在木床木枕上入眠,做一個原始森林的夢。

 餐廳又有一L形樓梯,木質樓梯和房子都超過百年,卻如磚牆結實穩固。位於另一半遮掩天井的廚房跟在餐廳後面,綠色爬籐攀附於紅磚牆上,幾盆懸掛的垂枝鮮花開得正盛,不同的顏色半空中爭艷,乾淨光潔的廚房沒油煙氣,有花香味。來到創作室,牆上掛著草稿和未完成作品,凌亂桌面上乾枯的植物、果實,畫筆、畫布、顏料……老木書架靠牆佇立,從屋前到屋後,書牆像水墨畫的線條似斷還連,屋裡花香有書香對應,盡見生活的悠逸和充實。儲藏室在房子尾端,用不上的物品堆疊原木架子上,零散中見隨意,是屋主的生活姿態。兩個浴室在左右兩旁。中間玄關的梯級下去,紅色使君子攀附棚架上的花簇隨風飄蕩,黃色的天使喇叭於樹上吹奏,花盆裡秀美的白色水梅笑逐顏開,甜香醉人的深紅與鵝黃的雞蛋花各有各燦爛,綠色寶劍似的葉片中掛著絢紅的蟹殼花,鋪踩步石塊的地上,縫中的小草野花一片盎然。抬頭看著樹枝與綠葉間的天光雲影,奇妙的美好感覺久久不散。屋裡頭那三個室內庭園已足叫人羨慕,原來後院才是主題花園之所在。

 微微惆悵,大大艷羨。這樣的生活目標很難達到嗎?有些人的追求,僅是掛嘴上,時時嚷嚷,表示與眾不同,沒有認真用心去實現。

 老屋倘若可選屋主,離開都會遷居老城老街老屋的畫家譚紹賢,是心意契合人選。距離不遠處,也有老屋轉售後翻新,美輪美奐、富麗堂皇,一般豪華大宅的樣貌。新業主不曉得古跡已被無知的他一手摧毀,無心之失的破壞,卻是永遠無法還原的歷史。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2008年7月,馬六甲和檳城以雙古城申遺成功,破舊的老屋逐漸恢復原貌的同時,小城原來的生活面貌接受新的衝擊。樸實的小城變身旅遊勝地,每逢假日,萬人空巷不僅是形容詞,是真實場景。

 繁榮的旅遊業是載著老城不停向前滾動的輪子,開始以後,沒有辦法再停下來,至於老城居民是否樂意接受,已經不是他們的選擇。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62.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