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4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扬州花匠

发布日期:2017-07-15  来源:默认

  扬州花匠刘老大,他培养的牡丹远近闻名。走近他的家。靠西山脚下,濒河平房两间,斗室而已。但屋前的园圃却锦绣繁茂,看的人心都醉了。

       其中最亮眼的是一种鹅黄色牡丹,一株有三枝干,大的如小斗般,枝叶分散,交错伸出到竹篱平屋的房檐边上,两间房都盖满了。刘老大介绍这花种引自浙江天台。莫非这就是张岱描写的天台牡丹。有可能是。怪不得如此“萼楼穰吐,淋漓簇沓。”

      但花期毕竟有限,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其实是要看着叶子度过的,因此叶子好看也很重要。绿叶是种花人长日寂寂里的好伴。刘老大也间种些耐看的植物,而且打理得颇有姿态。这就是所谓的“看青”吧。懂得看青之人。大概是有颗平淡平常之心的。

       花圃狭长,沿河筑一人高竹篱围绕,仿佛与世隔绝,但毕竟声名在外,附近住户虽然零零散散,但他一举一动仍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也几乎对他的所作所为知根知底。每天清早,一定会看到他不梳不洗,蒲伏在台阶下,那一定是在花丛中捕菊虎,芟地蚕;如果夜深人静,远远见花圃中有人举灯来回摇曳,那一定是在树根下灭杀蜒蝣——他两手像挫刀,眼角刻着很深的皱纹 。他终生未娶,只养了一条拉布拉犬,看花护院。一心扑在他的红花绿叶上,真所谓“‘花’妻犬子”。

       古语说:看花容易栽花难。花这东西各有特性,水壤气候,事事都得细心。又怕风,又怕晒,顶讨厌的是各种害虫子。一年四季,不知得操多少心呢。他对他培育的花草的珍爱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当今各地多有花展、博览会等举办。不少主办方慕名前来邀请,甚至有人出高价恳求购买他培育的花品,可他总是哼哼哈哈,不肯答应。别人百思不得其解,问他,你种花为什么?他用扬州腔拖长声音答:“玩——呢。”

       每年花季,四邻八乡看花人络绎不绝,“屦满户外”。他倒不怎么反对。兴致好的时候,还在门外摆起一大锅大麦茶,无偿供应。不过惜花依旧,看花只管看,但不能侵犯他花一丝一毫。那怕是原先凋落在地的花瓣草叶,被人捡起,也会被守在门口的他发现,一一索回,郑重其事地装入他的竹篓中。一个大男人,难道要学学《红楼梦》中的“黛玉葬花”?不得而知。


 


作者:李庆生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10.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