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4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廖理成:童年忆趣

发布日期:2017-07-14  来源:

文/廖理成

童年的生活,有时细细想来非常幼稚可笑,然而却充满了天真的情趣,令人回味。

那一年,我只有九岁,那一次,我父亲在河坎洗菜的时候,不小心将放在裤包里的手表滑落到河里,那时候一只表可就是家里的全部家当,这可急坏了父亲,就发动全家乃至邻居,拿起长长的竹竿木棍以及火钳铁钩在河里一阵狂捞乱钩,然而河水湍急,弄了半天毫无收获,父亲一急,竟然在冬天只穿一条内裤下到河里到处去摸,不知道岸上哪个街坊邻居说了句:要是有一块巴掌大的吸铁(磁铁)就好了,然而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谁家有呢?冻得发抖的父亲终于支持不住了,爬上河岸拉着我们失望的走了,只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看着父亲阴沉的脸庞、发红的肌肤,想着那块美丽昂贵的“上海表”,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此刻真想变成一条鱼,或是变成一块吸(磁)铁。

过了两天,我的小伙伴约我去玩,告诉我说,我们顺着铁路走,早上火车泄下的煤渣里能找到吸(磁)铁,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兴奋,因为除了好玩外,我父亲的手表有救了,并督促伙伴们赶快去,我们河坝对岸镇子就有火车,更有沿着山边蜿蜒而去的长长的铁轨,虽然,我们都没有吃早饭,但我们还是向着心中的那块宝贝磁铁出发了。

我们一路奔跑,过了河坝穿过洛水镇,沿着铁路边边走边跳,正好火车鸣着汽笛开过去了,雾气喷我们一脸,我们却快活的做着鬼脸。火车一过,我们就跳上枕木,一路寻找火车拉下的煤渣,走了很长一段路,看见一堆渣子跳过去一翻弄,只见炭灰和渣块,沿着铁路再走,前面好像又有一堆,一群本地的小孩一哄而上,他们正提着竹篓拾煤块,结果刨了个精光,我们继续前进,走了很久有才见一堆的煤渣,换回的却只有失望。汗水流出来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太阳好像也在讥笑我们这群不懂事的野孩子,飞快的越过头顶,到中午,我们才耷拉着头、闷闷不乐的向家的方向走去,大家猜测可能来迟了,宝贝已经被拾荒人捡走了。

进家门便被父亲狠狠揍了顿,因为家里以为我掉到河里了,父亲又从伙伴那里知道了我们的行动,更加生气,因为在大人看来这是多么危险的一次愚蠢行动啊!

父亲的那块精美的“上海表”终于彻底丢在河中,但我心中一直梦想有一块磁铁,为我的父亲吸回他心爱的手表,吸回他不小心丢失的辛劳和全家的财富。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08.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