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1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在西班牙我上了一个陌生人的车

发布日期:2017-07-14  来源:
当整个马德里刚刚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跑到火车站,在人声鼎沸的售票大厅里等待着开始向南部的旅行。要去一个叫坎波—德克利普塔纳的地方,那里是拉曼查地区惟一通火车的、有风车的小村子。中午的时候,火车静静地停在这个村子边上的站台上。我背着大背包跳下来,立刻被一股在西班牙内陆才会有的热空气包围了。站台上淡绿色的挂钟指针指向十二点半,离今天最后一班火车离站还有足够的时间。旅行开始了!
正午的小镇子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雪白的房屋,火红的天竺葵,鲜艳的百叶窗……所有的一切在阳光的炙烤下无法遁形。我穿行在迷宫一样的小巷子里,沿着缓缓上升的坡道向上一直走。因为我要去朝圣的风车就在小镇最高处。我的身体在发烫,背上的背包变得越来越沉重,咸咸的汗水流到眼睛里有一点刺痛。就要开始绝望的时候,天空突然开裂出一片瓦蓝瓦蓝的色彩,紧接着就看到了那9座著名的风车。
我在巨大的风车扇页遮蔽下的阴影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该去赶最后一班火车了。黄昏的时候要到阿尔卡萨尔—德圣胡安去。它是拉曼查地区的铁路枢纽,经过那里的火车班次比较多。我要在那里搭乘夜车去安达卢西亚地区。坎波—德克利普塔纳离阿尔卡萨尔—德圣胡安并不远,可是除了铁路并没有长途汽车线路,这就意味着我必须赶上最后一班火车。
小镇不大,可我却迷路了。望着空空的街巷,我找不到来时通往火车站的路。现在还是漫长的午休时间,是慵懒的西班牙人最不可打扰的一段时间,街上连只猫都没有。终于看见了一家开着门的乡村小酒馆,门口有两个西班牙老头儿从一辆小卡车上下来要进去喝一杯。我跑过去用英语问路。显然他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放慢速度比划了一阵子,两个人还是不明白。我把来时的火车票掏出来,又在车票背面空白的地方写下了AlcazardeSanJuan(阿尔卡萨尔—德圣胡安)的西班牙文拼写。这回他们好像明白了。其中一个戴着浅黄色草帽、穿着短裤和格子衬衫的老头儿对我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向小酒馆里走去。回头看到我还傻傻地站在太阳底下,就朝我招招手。
在小酒馆里宽大的木质桌子旁边,他啜着一小杯黑咖啡,我把他给我买的冰冰的矿泉水一口气灌在肚子里。热气顿时扫去了大半,我说了句谢谢。西班牙语除了谢谢,我什么也不会说了。之后,他和小酒馆里的人相互告别,然后我们就重新走到了阳光里。打开车门,戴草帽的老头儿示意我上车。原来他要把我带到火车站去。
小卡车绝尘而去。在田间的公路上奔跑起来,金色的阳光洒在路旁的橄榄树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真想和他说话,可是我们早就放弃了沟通的尝试,因为我们无法用一种共同的语言进行交流。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阳光透过挡风玻璃,我看见他眼角的皱纹。真的很想说些什么,可是我只能看着座位前的一张黑白照片发呆。照片上是一个西班牙女人的脸,美极了!
到了,我打开车门跳下车,他正把我的大背包从后备箱里拿出来。忽然间,我看见站台上的牌子写着Al-cazardeSanJuan(阿尔卡萨尔—德圣胡安)……原来他把我直接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一瞬间我有点惊讶,有点欣喜,有点感动。想起自己的旅行指导书最后一页有一些常用的西班牙语,我翻到MuchasGracias(非常感谢)这一句指给他看。他咧开嘴很腼腆地笑了。
回到北京,我和女朋友还有她的老公一起吃饭,我给他们讲了这个可爱的故事。谁知道,女朋友的老公很不高兴,他很气愤地说:你胆子也太大了,敢随便上人家的车!你知道什么,外国人都是些坏人!刚才还兴致勃勃也想申请个因私护照,自助旅行的女朋友这会儿在他老公的轰炸之下偃旗息鼓了。我的心有点痛痛的,怀念那有着瓦蓝瓦蓝色彩的天空。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14.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