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18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石广田:秋天的蚂蚱

发布日期:2017-07-13  来源:

文/石广田

“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头儿了。”这句极具嘲讽意味的歇后语,活灵活现地道出了蚂蚱在秋天以后的命运。童年的时候,秋收结束到种麦的这一段时间,却是逮蚂蚱的绝佳机会。

成熟的庄稼都被搬出了土地,田野显得格外的空旷。放眼望去,新犁新耙过的泥土泛出一片片褐黄色的光芒。没有了庄稼的庇护,那些吃得肥肥硕硕的蚂蚱几乎无处藏身,它们只能扎堆儿躲在地头儿或者水沟旁边残留的野草丛里。这逃不过我们的眼睛,小伙伴儿们拉成一排,横着趟过去,胆小的蚂蚱们就会从草丛里飞出去,四散奔逃,然后飘落在草丛四周。

逮蚂蚱需要一股子犟劲。那些蚂蚱从草丛里逃出去,不会飞得太远,也就十米、八米的样子。瞅准喜欢的蚂蚱,悄无声息地尾随而去,靠近的时候猫下腰,把手掌握成空心的半圆型,猛地扑上去狠劲儿一捂,多半会手到擒来。如果第一次捂不住,受到二次惊吓的蚂蚱就要飞很远了,不过落下去的时候,它们也只能再次趴在光秃秃的泥土上。锲而不舍地追过去,再次重复所有的动作,是最考验耐心的事情。有时候追出去两、三里地,烦恼得不得了,就脱下鞋子,或者随手抓起一块土坷垃,瞄准了砸过去,问题也就解决了。

逮住的蚂蚱都被串在一根带穗子的狗尾草上,因为它们的脖子上正好有一块硬皮(骨头)连接着头和身体,是天生的好挂件儿。串上几只蚂蚱的狗尾草别看轻轻飘飘的,它们却逃不掉。民谚说的“一根草上的蚂蚱”,就是这个道理:那些蚂蚱左冲右突,乱哄哄挤作一团,不能心往一处使,劲儿往一处用,甚至相互掣肘,怎么能移动半寸呢!

当太阳西沉的时候,我们也要“收工”了,但一个个并不急着回家。大家凑在一起,找来枯草和庄稼秸秆儿,生起一堆野火,将那些蚂蚱烤熟了吃。氤氲的香味儿随风飘荡在田野里,让人垂涎欲滴。因为那时候没有什么零食,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秋天的蚂蚱就像夏天的蝉一样,是我们嘴馋时为数不多的倾慕对象。

前些时间听朋友讲起蚂蚱,说它们已经成为了一道名菜,叫做“飞黄(蝗)腾达”。我禁不住好奇地笑起来:“那东西你还会吃吗?还能吃出小时候的味道吗?”

“确实不是那个味儿,现在都是油炸的,不过比小时候火烧的干净多了!”朋友言语间带着几分遗憾,还有几分赞誉。

是啊,生活就这样在不停的前进中绕一个弯回来,那些旧时风物,就像秋天的蚂蚱的命运,被丢到古老的传说里去了,难以寻回。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34.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