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闲聊“做梦”

发布日期:2017-07-13  来源:
                          闲聊“做梦”

    做梦是一件很蹊跷的事,大凡睡觉的人,好像谁也躲不开做梦这种经历。只是做梦的具体内容,总是千奇百怪,很少(或者是根本没有)人,做过完全相同的梦。就是一个人,也不可能做相同的梦,当你睡觉时正在做梦,突然一觉醒来,如果还不到起床时间,经过短暂一段时间的闭目养神,又会重入梦乡,但绝不会接着做你刚才醒来之前,正在做的那个相同内容的梦,既不会连续,更不会雷同。

    就说老汉我吧,从生下地到如今,总的睡觉时间己经是多达八十多年了,不记事以前,睡觉时间特长,做没做过梦,已经记不起来了。记事以后,晚上睡觉时做梦的情形,已经是司空见惯。不过归结起来,也就两种类型,一种是好梦,令人高兴的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美梦;一种是充满惊险,弄得人失魂落魄,乃至生命危在难保的梦,也被人们称为恶梦。当然也少不了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那就又是一论了。总之是幼时多惊梦,长大多恶梦,老年多残梦。我这里只简略的介绍几个我做过的梦

    比如年幼时读私塾,除了完成先生(即老师)布置写大楷小楷的少数作业,其余就是整天面对着自己的书,反复朗读,直到读得滚瓜烂熟,先生才准你接着读下一段,或下一节。按说这个年龄段,思想是很单纯,不会做多少梦的,但我却做过一个很吓人的梦。从我们家到学校,途中有一道小河,冬天是架着一个木板桥,人们去来从桥上过;到了夏季,因为常常会涨水,就把桥拆了,过河时就找浅滩淌水过。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出现的是,我吃过午饭去上学,经过那个小河时,有一个深潭,人们称为黄龙潭,甚至还有人传说在那里见过黄龙浮出水面。我们几个同学路过时,就脱了衣服下去洗澡,一个猛子下去,怎么也浮不上来了,就这样越沉越深。一开始还不是很害怕,心想,等到了底了,我再使力把河床一蹬泅上去。谁知道越沉越深,老探不到底。这时候一起下水的同学,又忽然不见了。我终于紧张起来,觉得自己这一下可完了,没命了。但只感到累、感到怕,又不像要命的样子,就一直挣扎。不知道挣扎了多长时间,突然间一觉醒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做梦。醒来时已经大汗淋漓,穿着睡觉的衣服全汗湿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天热所致。这是年幼时做的一个梦。

    后来到了成年,又离开父母走上社会。一天晚上睡觉,又做了一个梦。按说是一个喜乐的梦,就是娶媳妇儿。进入梦乡以后,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又是锣鼓,又是喇叭,很有点热闹,而且渐渐走到了跟前,有人从花轿上扶下来一个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接下来就要拜堂成亲,机关上没有拜堂的地方,好在附近还有一座庙,那时候也还没有被“革命”掉,里面供着的观音菩萨还在,有人高声喊道:“到庙里去拜吧!”一伙人随之一起哄到不远处的庙里。那女人头上还搭着“盖头”有人就等不及,急忙忙把盖头掀了开来。哎呀一声,我的妈呀,下面竟然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个青面獠牙、人不像人、怪不像怪的东西。随着去的人,也是一霎时全不见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庙,只是在一个荒山坡上,这一下就吓得我魂不附体。一觉醒来,原来又是一个梦。有些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话打死我也不信。即使是有过想娶媳妇儿的念头,怎么会弄出一个怪物呢?

    再后来年纪大了,瞌睡也少一些,加上生活好了,儿女们又孝顺。但只要一入睡,梦还是要做的,只是内容太繁杂,估计谁也无法弄出个头绪来,不过偶尔还是有一些怪诞的梦境产生。比如有一天晚上,我入睡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境。突然我觉得自己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森林里,到处荆棘丛生,脚下没有一点人行道路的痕迹,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儿去。正在慌乱中,又从四面传来了狮熊虎豹的吼叫声,而且越来越近。一开始我还在想,最近些年,各地提倡对自然的保护,成绩可真是大大的。但随着声音的步步逼近,我开始恐惧了。心想,怎么也见不到一个森林警察,或护林员来救我一下呢?耳听着他们要靠近我的时候,我还在作最后挣扎,同时心想,在那么混乱的年代,我没有以身殉谁,这一下可要以身殉山了啊!在惊恐万状之际,我被吓醒过来了,原来又是一个梦。

    到如今,掐指算来,我在这个世界上己经生活了30000多个日日夜夜,冒估算一下,可能做过一两万次梦,但却很难回想起有什么同样情形的梦。不过关于做梦的事,在古人中历来都有。做得时间最长的,可能是曹雪芹的《红楼梦》。梦中听到了许多诗词歌赋,见到了很多才子佳人,同时也梦见过帝王将相,梦见过升斗小民。但这却不是真正的梦,而是曹雪芹“捏故成词”的描述,他七梦八梦,梦见了贾府的败落,梦见了大观园的坍塌,最后是一个花花公子贾宝玉的削发为僧,以一派凄凉景象结束。这个梦显然是一个假梦,而真梦的时间长短,必须同睡觉时间的长短,基本相等,不然,他做那么长一个梦,人不是要睡死过去?由此看来,曹雪芹瞎编谎话的忽悠能力,放到现在,担任任何一级的宣传部长,都是绰绰有余的。相反做得最短的,就是那个名叫淳于棼的唐朝人,他只做了一个很短的梦。也就是有一天他喝醉了酒,在一棵大槐树下眯眯盹盹睡着了,梦见自己到了什么“大槐安国”,并当上了“南柯太守”,还招了驸马,娶了皇帝的公主。不一会儿,酒劲减退,一觉醒来,原来是一场空欢喜。所以被后人笑话为“南柯一梦”。因此不管你做了什么蹊跷古怪的梦,都是不能当真的,根本不必把它当作一件事儿挂在心上。

    总之吧,不仅要许多人做一样的梦办不到,就是要求同一个人天天晚上都做好梦也很难。就是一双恩爱夫妻,好得如胶似漆,天天晚上在一个枕头上睡觉,也是各做各的梦。所以人们常说“同床异梦”,这也是一个铁律。现在,上边号召,人人都要做梦,而且必须做好梦、做美梦。对这一举措,老汉我也是百分之百的拥护,不折不扣的执行。因此,每天晚上临上床睡觉之前,口中都会默念:今天晚上一定要做一个好梦,要梦见风和日丽,碧云兰天,要梦见官清民纯,河清海晏。但事实总不能如愿。一入睡,不做梦便罢,一做梦就会遇见,不是劫匪夺包,就是老头上吊。唉!现实,没有办法。这大约就应了一句话,叫作“恶梦难躲,美梦难圆”吧!

                         2016.9.19日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3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