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1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李冬君:宋朝,何以成为封建时期的“新社会”?

发布日期:2017-07-11  来源:
    本文首发于社会科学报

    

    重商主义兴起,要有民族国家参与,王安石毕竟还在十一世纪,没有人告诉他,王朝国家与民族国家的差别究竟在哪里。

    -

    11

    -

    日本人内藤湖南说,唐朝是中世纪结束,而宋代是近代化开端。一些西方学者也指出,宋代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代,新社会诞生了。

    这新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式?我们来看一看那一时期的两座城市:汴京和临安,就可见它们大概的样子,它们都是近代化初期的国际大都市。

    原文:《宋城的格调》

    作者:李冬君

    王安石的尴尬

    张择端画《清明上河图》时,也许就坐在汴京闹市中心的某个角落里。茶楼酒肆,店铺码头,每天都有他的身影。虽说是东京,皇都气象却在沸腾的城市里偃旗息鼓了,几乎就看不到有什么庄严肃穆的场景,画面上充满了自由活泼的市井气息,劳作奔忙的市井小民。

    他们,有木匠、银匠、铁匠……据日本学者齐藤谦《拙堂文话·卷八》统计,《清明上河图》共有各色人物1643人,动物208头,比古典小说《三国演义》(1191人)、《红楼梦》(975人)、《水浒传》(787人)中任何一部描绘的人物都要多。画面上出现了如此多的人物形象,应该将众生相都画尽了吧。

    

    在消费文化里安居乐业,就有了《清明上河图》那样繁荣而优雅的世相。那是以消费为导向的艺术化的小商品经济的卖场:纸札铺、桕烛铺、刷牙铺……共有410多行,如花团锦簇般开放,又似鸟鸣悠扬,钟鼓交响。

    如果王安石走在汴河旁,看那漕运繁忙,他大概会一声叹息。重商主义反对消费经济,反对将国家财政放在消费领域,因为热衷于消费如何能富国强兵?重商主义者就像守财奴一样,双手紧紧握住货币,除了让手中的货币在流通中增值,决不让它流失。正是这样的重商主义,以战争和贸易推动欧洲列强崛起。而中国的商品经济,从来就没有发展出重商主义,迷失在了消费主义的品味里。

    《清明上河图》上有200多动物,却没有一匹马。没有马,怎么取西夏?“吞服契丹”,岂不就是一句空话?几年下来,张择端刚画完这幅市井长卷,北宋半壁江山便落入金人手里。金人把开封的繁华悉数掳走,还不过瘾,干脆搬到南朝——长城以南的老东京来坐江山了。

    高宗快马加鞭,逃到了杭州,杭州背靠东南沿海一线。杭州的繁华,要靠海运。那时,浙东沿海一线是王朝生命线,这一线的港口也就成了王权的命门了。最重要者有二,一在明州今宁波,另一就在温州。

    高宗逃难,金兵追至明州。金兵入明州城,屠城十余日,焚城而去。而温州,如有天佑,金兵至台州,已是强弩之末,势疲而返,故温州无战事,繁华犹存,完好如金瓯。

    

    如惊弓之鸟,高宗避难温州。曾在江心屿上望海潮,望了数月,猛然开窍,发现“市舶之利最厚,所得动以百万计”,更何况,取之于民终究有限,何如取之于外商?一逃回临安,便号召对外开放,向海外招商,不光以招商引资为国策,更以拓海为战略。

    从那时起,宋人就与阿拉伯人一道,控制了印度洋的海权,高宗鼓励海商打造海船,购置货物到海外贸易,还在海岸线上,每隔三十里,就建立一个灯塔导航系统,引导航行的海船,并请商人协助,组成了一支舰队,以取代阿拉伯人在印度洋上的制海权。

    那就要造船,要大干快上。宋哲宗时,全国年造船二千九百余艘,温、明两州各六百,并列第一。所造漕船,北驶吴、越,沿汴渠而上,直抵开封。所造海船,经由闽、粤下西洋,过七洲洋,出马六甲海峡,而至印度、波斯、非洲;走东洋,则前往高丽、日本。

    高宗现在懂了王安石说的“善理财者,民不加赋而国用饶”了,原来要靠贸易顺差。王安石变法,当然有缺点,但他的经济思想,突破了小农经济视野,而有了国民经济的观点,以此向未来的重商主义,投下了一瞥。

    没有国家主导作用,汴梁城里,那人文化的市井气息,会“每日每时地产生资本主义”,却不会自发地形成国民经济,走向重商主义。重商主义兴起,要有民族国家参与,王安石毕竟还在十一世纪,没有人告诉他,王朝国家与民族国家的差别究竟在哪里。

    大航海的剪影

    人口和土地减少了,可经济总量还在增长,这要靠市场。不断扩大的市场和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都是大航海带来的。

    那时,东南沿海人纷纷出海,作为“住蕃”的华侨,开启了一个大航海时代,他们走东洋,下西洋,当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他们也把南洋变成了“中国海”。

    

    出海人中,有一支永嘉人,他们下海做市场,做得风生水起,分明就是当今温州人的先驱。宋代温州府,昔为永嘉郡,自废郡改府以来,地名温州,人称永嘉。

    船载货物,多为瓷器。宋瓷之路,起点在瓯江流域的龙泉窑。龙泉一地,曾属永嘉郡,迄于宋,行政虽分,地理单元为一。其瓷内销,北走临安,到杭州,而外销的出口就在温州。从温州出发,走东洋,直接就去;下西洋,则往广州、泉州转口。从内到外,除了“直把杭州作汴州”,还把“温州作杭州”。

    还在北宋时期,温州就被人称为“小杭州”。时人有《永嘉》诗,云: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水如棋局分街陌,山似屏帏绕画楼。是处有花迎我笑,何时无月逐人游。西湖宴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

    诗名之“永嘉”,乃温州府治所在,诗从“海上头”起笔,一笔收回,收到山海之间的永嘉,向我们展开了一个充满诗意而又带有消费主义文化品位的“小杭州”。

    

    还有一首南宋人写永嘉的诗,《汪守三以诗来次韵酬之》云:

    江城如在水晶宫,百粤三吴一苇通。桑女不论裘粹白,橘奴堪当粟陈红。弦歌满市衣冠盛,缿讼无人刀笔穷。多荷弱翁今少霁,更能携客谢岩东。

    作者陈傅良,原是永嘉人,因其创立永嘉学派,被人称为“永嘉先生”。“弦歌满市衣冠盛”,儒风吹拂市场,永嘉变成“小邹鲁”了。

    两首诗,或写“小杭州”——消费文化城市,或写“小邹鲁”——耕读文化社会,它们展示了宋城文明的格调,优雅如宋瓷,天青海绿,放之四海,异口同声:美!瓷虽美,却易碎,宋城文明亦如瓷。后来,陈傅良的学生叶适就在温州西湖长桥边定居。当他在《朱娘曲》里吟出“由来世事随空花,成家不了反破家”时,他是否还记得那里曾有过“西湖宴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的美好时光?当叶适作“破家”吟时,他的“大忧”——钱荒终于来了。

    1932年,陶希圣发表《中国社会形式发展过程的新估定》,提出中国自宋代已进入“先资本主义社会”。中国社会史论战于是年进入高潮。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565期第8版,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欢迎转载原创文章。如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本文首发于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社会科学报

    微信号:shehuikexuebao

    社会科学报官网:http://www.shekebao.com.cn/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24.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