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6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任和平:故乡的小河

发布日期:2017-07-10  来源:

文/任和平

故乡的小河其实并不小,是流经我故乡老宅后面的一条既宽又深的大河。当然,那条大河指的是过去,如今因为淤泥、污染等等,原先的大河真的成了一条小河。

应该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故乡的这条河上面,经常有装运各种货物的机帆船在河里突突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据村里的一些老人讲,家乡的这条河四通八达,开船出去可直达上海、南通、无锡等地,那些地方是许多乡下人只闻其名而从未去过的大城市。小时候站在河边,望着远去的航船,常会在心里编织有关神秘远处的种种幻想。

在童年的印象中,故乡的小河也算得上是河运繁忙。那时,我总喜欢与村里的小伙伴趴在一座高桥上,看桥下来来往往的船队。尤其是喜欢看那一长串的拖船航行,那是一只小火轮在最前面牵引,后面紧跟着的一只又一只的拖船,宛若浮于水中的黑色长龙。船队很长,前面的小火轮早已在桥底穿行而过,后面牵引的船却还有好几只没过桥底。小火轮开出去好远,船后留下两道白线,阵阵浪花扑向两岸。这些拖船会开到哪里去呢?上海、南通、无锡……还是其它未知的远方?

我的舅舅年轻时开过船,曾与几个人一起搞船运,经常用船运些砖瓦水泥等建筑物资,以及化肥农药等农用物资。舅舅的船队也经常走家乡这条小河,记得总是在中午或是傍晚,舅舅和船上的人在我家后面的河岸边停船,然后上岸到我家用餐。当时家里穷,母亲招待舅舅他们也是粗茶淡饭。因舅舅喜欢喝一口酒,母亲一边打发我到村里小店买瓶中低档的白酒,一边在厨房里炒几个鸡蛋之类作为下酒菜。酒足饭饱后,舅舅他们跳上船继续航程。有时在开船前,舅舅会把船上装的碗、茶杯之类的物品送几只给母亲。

后来,舅舅结婚了,他自己买了一条大船带着舅妈一起搞运输。没想到在第二年,舅舅他们就把大船卖了,上岸做起了其它工作。那年春节到舅舅家,他向我道出了卖船的原因。那年秋天,舅舅将船停靠码头后,舅妈就在船边上伸手到河里洗手,也不知是头晕还是脚滑,舅妈一不小心就栽倒在河里,不会游泳的舅妈在河里不停地扑腾,连喝了好几口水。好在当时舅舅眼疾手快,跳进河里一把抓住舅妈的头发,用另一只手将其托上船板。在其他人员的帮助下,被救到船上的舅妈吐尽了肚子里的河水,却依然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当天晚上,舅妈就决定将这船卖了,再也不行船了。放弃自己熟悉的行当,舅舅虽说不太情愿,但看到舅妈死里逃生的样子,也只得同意。

舅舅卖船的举措也算有点远见,他弃船上岸后没几年,河道船运就开始衰落了。故乡那条曾经忙碌热闹的小河,也逐渐变得冷清起来。没有了航船,没有了宽阔的河面,没有了清澈的河水,故乡的小河变成了没有船只的河流,没有生机的河流。舅舅与舅妈闲聊时,总夸她英明、有预见,要不然一只大船在手里,却没有生意做,那真是亏死了。不过,舅舅有时还是很留恋过去,他年轻时跟着船队,走南闯北到过大大小小几十个城市,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尽兴打牌的日子,让他一回想起来就有种莫名的激动。

过去曾经唱过一首歌《我思念故乡的小河》,记得有这样几句歌词:“……如果有一叶风帆向你驶来,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我思念故乡的明月,还有青山映在水中的倒影……如果你听到远方飘来的山歌,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万里送行舟,最恋故乡水。啊,故乡的小河,如果有一叶风帆向你驶来,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有一支竹笛向你吹响,你应该知道,那可是远方游子吟唱的思乡情歌。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69.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