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1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潘玉毅:斜风的冷,西湖的暖

发布日期:2017-07-06  来源:

文/潘玉毅

朋友从北方来,对西湖情有独钟。即便是下着雨,也挡不住她亲近西湖的热情。我们于西湖边上租了条小船,在微雨迷蒙的冬天下午,开始了入梦入画的旅行。

船是手摇的那一种,划起来乃有声。当桨声划破水面,水波粼粼,就此碎了一面明镜。“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因着古人的名句,西湖又被称作“西子湖”。若西湖真是西子,西湖水便是它的一双眸子,而且是晚清诗人最喜爱不过的“剪剪眸”:晶莹的眸子被剪开,露出里面沉鱼落雁的世界。这沉鱼落雁的世界,在游人的眼里,更在游人的心里。

坐在船上游目骋怀,离岸不远是不久前被大风吹倒的集贤亭旧址,空气里还传来弹唱越剧的声音。为是下雨的缘故,看得不是很分明,但这丝竹管弦之声,袅袅娜娜的,像一缕炊烟和着节拍轻歌曼舞,不经意间就把人陶醉了。

湖中的风有些大,悄悄地把雨丝儿送入船舱我们的身旁,让穿着厚衣服的我们仍感到些许凉意。船老大递给我们一把伞,说撑开后放在船舷边,可以挡挡风、遮遮雨,还会很有意境。就为“很有意境”四个字,我们笑了。果然,伞撑开后,比先前暖和多了,便向船老大道了声“谢谢”。这声“谢谢”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船老大是绍兴人,在西湖上摇船已经快有二十个年头了,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最是熟悉不过。他问我们西湖何以名之为西湖,而不叫东湖、南湖?朋友嘴快,说是因为湖在杭城的西边,没想到竟然蒙对了。船老大言道:“杭州城西,三面环山,即是西湖……”说到兴头处,他还为我们唱起了莲花落。在这烟雨蒙蒙的西子湖上,两个人一把伞一叶小舟,一个乐意当导游的船老大,还有远处掠着水面款款飞过的红嘴鸥,真当是在画里遨游一般,无怪乎古人会有“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吟咏。

“人言西湖有三怪:长桥不长,情谊长;断桥不断,肝肠断;孤山不孤,君心孤。”“船夫兄”一边摇船,一边给我们讲解关于西湖、关于杭城的轶事和传说。不独是初游的朋友感到新奇,连我也被深深地吸引了去。朋友问哪儿有拍照好一点的地方,船老大误以为我们是情侣,便提议去湖心亭和情人桥。他说:“湖心亭是一个小岛,这会儿没什么人,你们可以上去走走看看,拍拍照。如果有时间,我回头送你们到情人桥边去留张影。”起初,我以为情人桥是一座桥,后来才知道长桥、断桥、西泠桥都叫情人桥。

对于船老大的会错意,我和朋友只是相视而笑,面对可以入诗入画的风景,我们皆已无心多作解释。不知行了多久,远处空蒙的山色里飘来浅吟低唱的音符,船老大说,那是“印象西湖”,只不过现在不是欣赏的好时令,我们便打消了一睹为快的念头。

雨中游西湖,西湖是一道风景,人亦是一道风景。船行至湖心亭附近,有一艘机动船从我们跟前驶过,船上的人纷纷探出脑袋望着我们,仿佛他们想不到下雨天也会有人惬意地坐着小舟里摇啊摇,如同天地间最自在的两个闲人。船老大开玩笑说:“你们现在就像是古代的皇帝皇后下江南一样,那些蠢货估计要羡慕死你们了!”朋友看了我一眼,先自笑了。

船到湖心亭,我们上岸之后,沿着古色古香的围廊信马由缰地走了会儿。围廊外边,雨还在下,像喝醉了酒的懒汉子,随着微风飘来飘去。雨后的景象是清新的,有种刚被梳洗过的温润,用手抚摸从墙角处垂下来的丝绦,湿湿的、凉凉的,带着江南的味道。热心的船老大一定要给我们拍张合影,于是,我们倚着栏杆,把浅浅的笑靥留在了西湖边上。

下了岸,船往苏堤摇去,这时已经三点多了,船老大说,今天下午就载我们两个人了,他划慢点,我们多看会,等把我们送上岸,他就回家烫一壶老酒喝喝。说得无比闲适,让我们不由地心生妒嫉。碰到这样一位“向导”,我和朋友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人在船上坐着,舟遥遥以轻,风飘飘而吹衣,朋友说,这很有陶渊明笔下“归去来兮”的感觉。于是,微雨又黄昏的西子湖上,一个南方人,一个北方人,在斜风细雨里,诗意而陶然地醉着……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03.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