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9-22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因爱“背叛”,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发布日期:2017-07-03  来源:
爱人变了心
两年前,我离开我爱了十六年的丈夫老刘。
我没有想到,他会再爱上别人,而且居然是在他出了工伤事故之后。
那天,我正在厨房里切菜,老刘单位的书记拍门,有人吗?快到医院去。再晚去,人都见不到了。我吓得把刀一放,腰里的围腰都没有解,就跟他们一起下了楼。这太突然了。
老刘因为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工地上。大家都说,他才四十一岁,怎么会得这种病?平时,他又抽烟又喝酒,我总是劝他注意点,他都听不进去,平时我对他也挺宽容的,就没怎么管他。要是早点管他,他也不会得这个病。越想我越自责,那一刻,我想着一定要把他救活,他就是我的天,我不能让天塌了。
我到医院,跪着求医生一定要救救他。后来,医生说最好的情况,也就是个植物人。我很知足,植物人就植物人吧,至少还有希望。我每天给他送饭,在他身边陪他,拉着他的手给他讲我们过去的故事。
三个月后,老刘醒了,他成了高位截瘫。我把他接回家,全心全意照顾他。一照顾就是两年。这时,女儿要参加中考了,以前,我和老刘共同的心愿就是让她考上省重点。老刘提议,让我在女儿学校附近租间房子陪读,这样可以省许多路上的时间,至于他,就请个人来照顾他。
我想来想去,觉得这是惟一的办法。没想到,等我和孩子考完了再搬回来,他已经和女看护眉来眼去,好得不得了。我无法忍受,这种事情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呢?女儿已经考上了重点,也上了正轨,我可以抽身而退了。
很多人都劝我,他们只是精神出轨,又不能怎么样。我说,老刘已经这样了,还想着别的女人,要是他身体健康,岂不早就有了那种事?
这次,我把男人的本质看透了。
他真心爱我
我愤然离开了那个家,我什么都没有要,连同自己亲生的孩子,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去了广州。我的老同学杨蔓珍在广州做生意发了财,很早就邀我去她的公司,我一直没有去。一则总觉得老刘和女儿离不开我,二来我也避着嫌,她的老公张平当年也对我有过意思。但是我既然下定决心走得远远的,她又是惟一妥当的遥远的去处,我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我告诉杨蔓珍的是另一个故事,我说老刘去世了,我必须给女儿赚学费。蔓珍陪着我抹了一晚上的眼泪。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了,我到厨房里做早点。不巧,偏偏让蔓珍的老公张平看到了我穿着睡衣的形象。他一看到我,惺松的睡眼就发亮。“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张平正和我搭话,蔓珍扶着门框打着哈欠说:“还不是你昨天晚上回得太晚了。有了几个钱之后,就夜夜晚归。”头一晚,蔓珍也向我诉说了张平身上犯着许多男人的通病。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被安排在张平的公司做文员。我不会电脑,也不会打字,一切从零开始学。张平看我卖力地背五笔字根,说我比蔓珍强百倍。她现在整天在家里吃喝玩乐,过一天和过一百天,没什么两样。我说,也不能这么说啊,我是无所依托,什么都要靠自己来白手起家。张平立即笑了起来,从前我和蔓珍也是白手起家啊,看来我只喜欢白手起家中的女人。
工作上有张平,生活上有蔓珍,白天我在他们的公司里上班,晚上我回他们家里睡觉。蔓珍笑着说,终于又回到了三人行的日子。
二十年前,我们经常三个人一起逛公园,一起去郊游,一起去游泳。有一天,蔓珍托我给张平递情书,我也以为他们俩是一对,就老老实实地把信给递了过去。张平当时的表情又是吃惊又是失望。不久他就闪电和蔓珍结了婚,并且远走高飞到了广州。
这件事发生了许久之后,我才醒过神来,那时,张平喜欢的是我吧。但明白过来了,青春也要逝去了,而我的爱情还没有开始。于是我匆匆地嫁给了老刘。二十年过去了,没想到我们三人又回到了原点。
蔓珍说,有我住在家里,张平回家按时多了。多双眼睛,多双力量。她视我为知己朋友,却不知道张平在情人节的时候,也给我送了一束玫瑰花。我很惊讶,他却说,这是早就应该送的,只是迟了二十年。
我收下了玫瑰,张平开始想方设法地证明,这么多年,其实他一直爱我。我告诉他,老刘还活着,只是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张平对我的情更浓了,他说都是他不好,如果当年他更勇敢些,就不会让我受这么多苦。
爱过,就不要说抱歉。我的手,轻轻地穿过张平冒出白发的头发。
爱,回到原点
正当我在张平的爱情和蔓珍的友情里进退两难时,母亲给我打来电话:“现在那个女看护也病了,别的不说,你自己的女儿,总应该管一管吧。”于是我回了趟武汉,我要看看那个负心男人的下场。
女儿长大了,她懂事而乖巧,甜甜地喊着我妈妈。屋里干净整洁,一切和我离开那天的布置一样。阳台上,老刘坐在轮椅上看书,看护买菜去了。
我走进曾经属于我们的卧房,看到床边的那面墙,依然挂着我和老刘的结婚照。我有一些莫名的感动,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老刘转动轮椅进客厅时,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他的眼里满是惊讶。“听说她病了,我回来照顾女儿。”我像一个非法入侵者,慌忙地做着解释。老刘苦苦一笑,什么也没说。很久很久之后,他问我:“你还好吗?”“我有什么不好的,离开你,我找到了更好的工作,被一个更优秀的男人爱着。”我故意这么说,我是想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谁离了谁不能活。“那就好,那就好。”
女看护回来了,女儿管她叫田姨。她看上去气色很不好,见到我如释重负:“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我听了很刺耳,觉得她有些本末倒置。
我就这样别别扭扭地在女儿身边住了下来。第二天,女儿说,田姨要和我谈谈。我们坐在街心花园里,午后的阳光很好。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个男人很爱他的太太,为了不让她跟着自己受委屈,他假装爱上了别的女人。因为,他觉得,太太的天空应该更广阔---太太果然离开了他,而那个他假装爱上的女人也爱上了他,但是他不接受。那个女人就静静地陪在他身边,直到有一天,女人得了不治之症,她决定离开。
“你是说,你就是那个女人,老刘就是那个男人?”我望着这个我曾经憎恨过的女人,如坠梦里。她羞涩地点点头。“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善待老刘。留下来,好好和他一起过日子吧。”人生如戏,当你的生活真的像演戏一样曲折而催人泪下,你愿意相信生活,还是相信自己?
我暂时什么也不去想,留下来,为了我的女儿。
爱才是归宿
我和老刘的关系又恢复到从前,可能因为朝夕相处,我渐渐觉得他没有必要来骗我。何况女儿也告诉我,田姨说的是真的,爸爸真的很想让我好。离开了我,他立即就扯下面具,活在孤独中,活在对我的思念中。我回来了,他的整个人也慢慢活了过来,笑容才渐渐回到他的脸上。
张平给我打来电话:“我离婚了。”“为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离婚都是为了你啊。”张平在电话里对我表白,他反复地说,我们才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我们当初更勇敢些,我根本不用背负后来生命的负累。
我被命运推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每个人都有道理,我跟谁在一起都有适合的理由。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一个姐妹听,她说她要是我,会选择张平。“继续守着老刘吗?一个女人,有多少青春空耗?何况,一个人的心是最难看透的,他曾经的背叛是你看到并且感受到的,他爱你的故事你只是听说的。”
我找不到答案,于是我和老刘深深地谈了一次。他承认,田姨和女儿说的都是真的。他一直觉得我不应该守在他的身边,让我回来,是他们两个和我妈商量后决定的,如果我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回来带走女儿,他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下了。
“如果我还没有找到呢?”“我觉得你应该继续去找,因为我显然不是你最好的归宿。”
这是一个男人最诚挚的表白。我哭了。
那一秒,我已知道我最后的决定:和张平在一起,永远珍藏老刘对我的情意。爱,是平等和尊重。如果我留在老刘身边,我们俩都不会再回到从前的幸福。因为他在我面前自卑,而我从他那里总也得不到一个女人应得的东西。
我走了,即使我远走天涯,我那长了翅膀的心还是会定期像候鸟一样飞回他的身边。因为他那么深沉地爱过我。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256.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