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11-25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在苏丹我和章鱼的生死较量

发布日期:2017-07-03  来源:


有人形容章鱼是深水下的魔鬼,人们常在市场上见到的小章鱼,与大海中的大章鱼相比只能算“孙子辈”。我在北非的苏丹共和国的苏丹港工作期间,无意中与章鱼有过一次生死较量,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遭遇两米多长的章鱼


苏丹港位于红海西岸,红海本身水深海阔,无污染,加上两岸捕鱼业不发达,所以鱼类在这里长得很“茁壮”。一天,我和机工小徐起个大早,沿着苏丹码头散步。突然,走在前面的小徐打个手势,我一看,前面水泥包前有条大章鱼,它那一堆肉体的直径足有一米左右,八只触角各有一米多长。起初我还以为是条死章鱼,可细看那仇恨的小眼睛透出奸邪的目光,死盯着我们,一动不动。这家伙可能是趁着涨潮爬上来的。现在的潮水基本接近地面,并且码头的这一侧是一个斜坡,堆满杂乱无章的石头,以外就是涛涛的红海了。


小徐也是太轻视它了,他抽出水手刀,一步上前,向章鱼肉乎乎的身上扎了下去。要是一般野兽和鱼类肯定架不住那快捷的一刀。可是小徐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太低估那八只触角的吸盘了,任何一只触角只要吸在皮肤上,即便立即甩掉,也得掉下一层皮。


我一看不好,也抽出水手刀扑了上去,瞅准一条还在地上上下翻滚的触角,一顿猛扎乱砍。其他的触角缠着小徐的脚脖子,我一时也用不上劲。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有两条触角绕上我的脚部,我只觉得一阵钻心痛,被疯狂的章鱼一带,失去重心重重摔倒在地。我不知道章鱼哪来那么大力气,只觉得它是有意将我们向大海里拖。


展开一场夺命战


面对这样的水下魔鬼,就是潜水员也惧怕几分,真要是被这魔鬼拖下水,必死无疑。小徐趁章鱼有点松劲儿,试图往反方向挣脱,我猛地坐起身,向章鱼身上一顿猛砍。章鱼负痛,松开我的脚,向我的手臂吸来。我心里明白,宁可让他吸住脚,万不可让它吸住手,一旦手丧失了攻击力,那就被动了。情急之中,我用左手毫不犹豫地向那带吸盘的触角抓去,手心和虎口立即火辣辣的。右手用刀一抡,一只触角又被我切断了。


哪知这章鱼不但不弃我们逃跑,反而摆开决战架式。这时我想起中国有句俗话,叫“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此刻,小徐奋力向章鱼身上一阵猛砍,我借机奋力向外就地十八滚,终于摆脱章鱼的触角。


差点被拖进大海


这时,异常愤怒的章鱼用一只完好的触角将小徐的脖子缠住,这触角像水蛇一样勒得人喘不过气,同时它又从体内喷出一股墨汁样的东西,小徐顿时挣不开眼睛,失去了反抗。眼瞅着他被玩命的章鱼一步步拖到离水边不足三米的位置,此时再不出手,那将是大势已去。


突然间,我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水泥堆上。这水泥还标有“MADE IN CHINA”字样,是中国支援苏丹建设的物资。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抱起一包50公斤重的水泥,一下扔在章鱼身上。章鱼受到重压,不知是什么物体,立即放弃小徐转而对付这包水泥。我把小徐拉出来时,只见他憋得脸都青了。真要再有一会儿工夫,小徐不被拉到海里,也得窒息身亡。


我暂时顾不上已脱身的小徐,见那章鱼从水泥包边缘露出触角,我就上去一刀。等小徐回过神来,我们解恨似的,一刀一刀把章鱼肉乎乎的身体切开。终于,这个水下魔鬼丧失了最后的反抗力,成为刀下之鬼。我们两个瘫坐在地上,傻乎乎地笑了。不过这笑比哭还难看。


事后,见多识广的船长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有关章鱼的故事。他说在斐济,有一只坐满了人的大独木舟,被章鱼拖到水下。一个全副武装的潜水员在沉船处下水营救,一下去从此就没有上来。有过与章鱼搏斗经历的我听得心惊肉跳。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310.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