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7-27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游荡在爱的悬崖边

发布日期:2017-06-03  来源:
告别温暖的家

我不是一个叛逆感很强的人,但骨子里还是有着一股倔劲。从小我就不喜欢别人安排我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人生的思考不断地在成熟。我相信,我的这些想法,很多人在成长中遇到过。

20岁时,我遭遇了爱情。男孩帅气阳光,名叫龙龙。但他的家境不好。刚接触时,我就感觉到他不快乐。后来,我把他带回家,我妈妈热情地招呼他吃菜。龙龙走后,妈妈伤心地哭了,我问她为什么那样,她说:“我担心你将来会吃苦!”

中专毕业后,我进了妈妈单位上班。每天的工作很简单。我不愿意自己未来的人生就这样走过。虽然我曾提出过辞职,但家人不答应,他们甚至以为我疯了。在心底,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希望有一天能够离开那里。

那当中,我和龙龙的感情也在升温。我知道他无论如何不会随我离开家乡,但他说能了解我的感受。今年3月,我在网上碰到了一个网名为“武松”的男人,他在武汉上班,并告诉我武汉的机会很多。5月28日,我背上行李和爸爸妈妈告别,要去的地方就是武汉。爸爸只说了一句话:“你要记着,是你自己往火坑里跳的。”

“武松”曾去过我的家乡一次。我很欣赏他的才华,硕士研究生毕业,33岁的他已是一企业的副总,有车有房。我感觉他对我有好感,如果交往下去,也许能和他成就一段美满的姻缘。

5月29日我到武昌火车站时,他开车过来接我。接过我手中的行李后,他高兴地说:“我们会有一个好的开始。”由于对武汉不熟悉,我开始投靠的是自己的亲戚。“武松”动员我住到他多余的一套房子里,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担心欠他的。

必须离开“武松”

后来我了解到“武松”曾有过短暂的婚姻,离婚的原因他没有告诉我。

我还是打断了欧雏君:“你的这些想法龙龙知道吗?”她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没有在感情上背叛过他。在结婚前,我是可以选择更好的。”

我和他交往的时间不长,6月初,他就开始装修武昌的那套房子,希望我搬进去一个人居住。他多次要求我去实地考察一下,我都找理由搪塞了。他也是个聪明人,从不提出过分的要求,而我感觉他好像把陷阱挖好了,只等着我傻傻地往里跳。心情好的时候,我打电话跟妈妈谈起“武松”,说我对他的感觉。“武松”曾说过最迟要在今年的10月和我结婚,当我把这消息告诉妈妈时,她开始高兴了一阵子,末了才问我:“那龙龙呢?”我满不在乎地说:“这事算不了什么。”

后来我也想,自己为什么有这大的变化?与龙龙的感情有3年了,时间那么久,很多感觉已成为了具体的体验,继续走下去,应该是婚姻的。可我却变了。“武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不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我还没有完全爱上他,可他轻描淡写地说到结婚时,我居然傻乎乎地答应了!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我不知道自己态度变化的真实原因,后来索性将其定义为“成长中的蜕变”。

“武松”是一个成熟、主见鲜明的男人。我们约会的时候,他总是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约会的酒店。吃饭时,从不问我喜欢吃什么菜。用完餐后,他就开车送我回去。没有鲜花,也没有浪漫的气氛,我很纳闷:每次点菜为什么不先问问我呢?所以当他提到结婚的事情时,我害怕了。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像梦一样。如果是那样,痛苦的必然是我。

分手是哪一天,我已不记得。他只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想回来,我热烈欢迎。”我想过可能会后悔,但我现在只能这样处理,因为把握不住的东西,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爱吗

分手后,失落倒不是很多,我告诉妈妈和“武松”的感情结束了,还说了句“对不起”。她马上说:“你没有对不起妈妈,但要对得起你自己。”不知为什么,妈妈这句宽容的话竟让我泪流满面。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对生活也没有过分的要求,但好像内心埋藏了一种捉摸不透的烦恼。

讲到这里,欧雏君竟呵呵地笑起来。很明显,她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

7月的一天,我在航空路那里等590路公汽。当时下着瓢泼大雨,头两辆车人太多,挤不上去。第三辆我上去了。真奇怪,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我走到了那个关注我的男人身边。到下一站时,他身边的位子空了。雨水顺着车窗的缝隙飘了进来,座位又湿了一片。他立即掏出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

看到这个场景,我笑了。我坐下去后,他主动和我说话:“小姐,我们换一下座位。我的腿长,坐在外面好一些。”我答应了,并开始觉得这个男人很有趣。我甚至想,在雨天能碰到这样一个生动的男人,可能会从此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

当然,这些只是在车上时的想法。我们后来也交换了名片,知道他叫麦珞,是一公司的销售经理。分开后,我似乎也将他忘了。直到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在租住的房间里收拾资料,一张名片从文件夹里滑落下来。捡起才知道原来是麦珞的,我的心一动,接着就给他发了一条“你好吗?”的短信。

等到凌晨4时,他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失望,知道他已经把我忘了。我不希望这样的等待继续下去,次日就把手机号码换掉。大约10天后,我又想起了麦珞,竟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这个新号码是他不熟悉的,不一会儿,他就把电话打了过来,问我是谁。我说:“你曾经认识。”接着他就在电话里报出很多女人的名字,其中也包括我。

他的语气很急迫,当说到我的名字时,我稍微愣了一下。这个小失误其实给了他暗示,他立即肯定是我了。那天晚上他出差住在仙桃一家宾馆里,我们从10点钟聊到次日的临晨5点。当中,说得最多的是爱情。挂电话之前,他竟孩子气十足地说了句:“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你了。”

麦珞这样大胆的表白在我的意料之中。很多时候,在特定的环境里,一对偶然相遇的男人和女人说了一些让对方相互都激动的话,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如同小提琴协奏曲中加的一段钢琴配音。我以为过后大家都会忘掉的。

其实,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那以后,我们像着了魔似地,短信和电话来往非常频繁,慢慢就有了约会。他谈起他的婚姻,每次都要感叹,结婚5年了,他们还没孩子。他说自己没问题,可他太太一直回避到医院去做检查。

每天,麦珞要给我发短信,说思念我之类的话。一个人孤单的时候,经常看到这些充满柔情蜜意的话,慢慢就陷了进去。现在我甚至这样劝慰自己,把自己的身体赌进去,为麦珞怀一个孩子给他太太看看,以此证明他不是生理有缺陷。但是,我又害怕: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已经茫然不知人生方向了。(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

有些感觉不能体验

我多次问欧雏君:“为麦珞怀孕是想证明什么?”她连连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

她说起她家境不错,自小就被父母溺爱着,但同时她又比较独立,特别是在两性之爱上一直占着主导地位。我们可以从她的一些经历中看到大致的脉络:抛弃良好的职业、拒绝“武松”的爱,再就是她想当然地对麦珞“施舍”——为他怀孕。

欧雏君还解释了一个理由:“在武汉孤苦无助的时候,特别渴望有一个人和我说话,不知不觉就陷进了情感的纠葛中。”我说:“你的那种孤独感,我能理解。但你不要忘了到武汉的目的,你是想证明自己能力的,而不是纯粹来感受风花雪月之类故事的。如果真的是后者,很有可能如你父亲所言:你自己往火坑里跳。”

在访谈中,我常碰到有她这种想法的女孩子。很多时候,她们不是为了真正的爱,而是为了追逐内心的那些感觉,只要她们自认为是“对”的,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游戏下去。欧雏君骨子里有此类特点。她现在需要明白的是,人生中,很多“感觉”是不能体验的。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52.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