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8-24

我在美国遭遇车祸

发布日期:2017-05-20  来源:
1961年秋季来美,在纽约长岛攻读学士。平时周末在餐馆打工维生。大家都会利用暑假的两三个月打工,解决下学期的学费与生活费。那时大家心目中的理想暑工是“上山”打工,到纽约上州山区的高级旅馆餐厅当侍者。这工作包吃包住,而且收入好,因为到此避暑的客人非富则贵,小费出手大方。

就在1962年暑假准备上山“大展鸿图”之际,一通电话,将整个计划打翻。长我十四岁的哥哥,早我六年来美,一直在中国餐馆打工。他正雄心勃勃,在佛罗里达州的清水市公路旁买下一间餐馆。中国人有话“打虎不离亲兄弟”,他在暑假开始时来纽约找我,一同筹办开张事宜。接着两兄弟一起搭灰狗巴士到首府华盛顿,华府有位亲戚愿意送他一部旧车和一些餐馆的用具,我们便连人带物,开车南下了。

那天是7月17日,兄弟两人,加上满满一车的餐馆用品,在早上9时左右出发。驾驶人是我哥哥,我坐在前排右座,俗称的“死亡位置”上。上路大概一个多小时,到了维吉尼亚州Fredericksburg市附近,不知是否哥哥的驾驶技术有问题,或车行太快,遇上公路来个大右弯,车子突然失控,车头正对一条直径约一尺半的木电线杆撞去。我从车子被撞开的右门凌空飞出,仰面落地,昏迷过去。

苏醒时,感到左额上有针刺之痛,用力睁眼,灯光刺目,医生在额上缝针,好象有人在说话,我一下又昏睡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除感前额肿痛外,大致无恙。哥哥在旁看着我,护士正用水替我除去脸上血污。进食后,体力开始复原,便下床去洗手间,在镜子看到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左脸瘀黑臃肿,左额上约有一寸长像拉链的黑线缝口。这才感到惧怕,连忙上床躺下,胡思乱想。

不久医生捎来好消息,过一两日便会消肿,四五天后便可拆线,此外,全无内伤。医生说这是神迹,并拿一份当地报纸图文并茂的报道,整部车头全毁,电线杆拦腰折断,幸而这断了的上截电线杆还有电线拉住,没掉下来,否则不堪设想。

哥哥后来告诉我,出事后他也无大碍,还能走出来。当时许多经过的车子都停下来帮忙急救与报警。有人拿毯子盖着我,哥哥以为我死定了,看见我血流满面,动也不动。我被抬上救护车,与他一同被送到附近医院。

出院后医院送我们难兄难弟到附近的灰狗巴士站,坐长途汽车南下到“清水镇”的餐馆,张罗开张事宜。但这出师不利在前,连带地餐馆经营不到几个月便关门大吉。暑期结束,我带着有伤痕的左额,囊空如洗地回到纽约上课。幸而天无绝人之路,学校继续给予全费奖学金,省去学费的忧虑。

古语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什么是人生真正的福气?笔者40多年后的今天,还能执笔为文,记述这“难忘的暑假”,不就是大大的福气了吗?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78.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