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5-29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历代有作为帝王都不会不好大喜功

发布日期:2017-05-19  来源: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明太祖,清帝国康雍乾三代,都是被后来人不断提及的有为帝王,人生在世若是能像他们那样,那就值的不能再值了。说值,不是指为所欲为的天字第一号的动物性享乐、发泄,而是指高大上的人生价值——开疆拓土,广有黎民,富足强大,万国来朝。正像红色帝国第二代掌门人说的,胜利者是不应该受到指责的。你就是呕心沥血翻破了宝典秘籍,挖掘了多少臭汉脏唐乱宋胡清的糗事,上述人物依然熠熠生辉。在结束帝制走向共和历时100多年之久后,咱们的主流文化的价值观对此并不排斥,谁排斥,谁说三道四,还会给扣上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甚至有被打成汉奸、卖国贼的危险。

    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关于1957年反右的密辛——改开后才逐步披露出来的,后来人人皆知的故事,就显得十分荒唐可笑。整人的那一套和被整人的那一套根本就属于两个不同的话语系统,他们的对话选择的对像错的离谱,是非似乎十分明确,事实上却是无解的。比如——

    1959年7月10日,毛在庐山会议的小组组长会上讲话。他说:张奚若讲的四句话: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陈铭枢讲的四句话:好大喜功,偏听偏信,轻视古典,喜怒无常。我是好大喜功的,好大喜功有什么不好呢?去年1900个项目,搞得多了一些,现在改为788个,不是很好吗。我还是要好大喜功,比较接近实际的好大喜功,还是要的。偏听偏信,就是要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左中右,总有所偏,只能偏听偏信无产阶级的……再过10年到15年赶上英国,那时陈铭枢、张奚若这些人就没有话讲了。这些人,希望他们长寿,不然,死了后,还会到阎王那里去告我们的状……后来,毛多次提及此事,并反复引用两人的那些话。

    你说,张奚若、陈铭枢说的对不对?对。但是,上述有为的帝王们当年若不是好大喜功,不是有一批与皇帝一条心的智囊、谋臣、坚决执行者——狗腿子、他们能消灭6国,能驱逐匈奴,能征服欧亚,驱除鞑虏混一天下,能以几十万的的一个小族统治数亿中国人吗?上述帝王都是胸怀壮志的,也是相当勤奋的,智商也不会太低,当历史给了他们的那些机会,相信任何一个胸怀大志、勤奋,智商上无缺陷的人,都会这么干。这么干下来,都会好大喜功,偏听偏信,轻视古典,喜怒无常的。相反,像王莽那样,泥古不化,书生气十足,隋炀帝智商过高、才情泛滥,倒是失败的后门。

    被整的右派有一点是不值得同情的。那就是他们对人的认识浮在表面,奢望处于最高位的领导者都是谦谦君子、圣贤,或者叫哲人王,举手投足都没有任何缺点,即使有了错误会及时改正,可惜这样的人在那样的高位上是不存在的。老实说,换上了陈铭枢、张奚若到了那个位子,他们不是王莽、隋炀帝,也会像毛那样好大喜功、喜怒无常的。因此,毛不服气,老讲这个不愉快的故事。他想,谁能比我做得更好呢?

    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分析道:这就提供了一种条件,使党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也就使党和国家难于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和发展。意思就是要防止一个人说了算。一个人说了算,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可能有别的结果,不是步王莽、隋炀帝的后尘,就是酷肖那些有为的帝王。这个现象好像在发出警示:咱们离现代文明社会还很遥远。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3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