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5-29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百家廊:古城.山寺.鐘聲

发布日期:2017-05-17  来源:

■泉州「少林禪寺」。作者提供圖片

陶然

 像中國內地許多城市一樣,古城泉州近些年也發展起來了。走在小巷裡,街道窄窄,摩托車奇多,走著走著,冷不防從哪兒躥出一輛,就從身邊掠過,呼嘯而去,嚇了我一跳。看那些騎士,男的女的都有,但以中年女姓居多。走到一家學校大門前,一排摩托車立在那裡,男男女女三三兩兩站在旁邊聊天,原來都是來接孩子放學的家長們。交通阻塞呀!看到我疑惑的目光,老泉州笑道,好像要禁止摩托車走街穿巷了!

 記得上一回來泉州,是上世紀最後一年,那時也步行丈量土地,並沒有那麼多的摩托車,走在路上,自由自在,一心體味古城曲巷風采。

 話說隋朝開皇九年(公元589年),豐州改稱泉州(治所設今福州),「泉州」之名首次出現。唐代景雲二年,因城北泉山而改武榮州為泉州。在宋朝和元朝時,泉州是馬可波羅筆下的「東方第一大港」,十分繁榮。可惜元末至正十七年(1357年)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泉州發生了一起持續十年之久的戰亂,史稱「亦思巴奚戰亂」;這場戰亂迫使外商紛紛避難回國,不敢再到泉州貿易,外國船舶不敢進港,外商絕跡,盛極一時的泉州港元氣大損,一蹶不振。雖然隨著1977年改革開放,泉州被定為沿海開放城市,進入新的發展時期,但站在街頭一望,市面雖已有生氣,但比起我對「東方第一大港」的想像,還是有很大距離的。

 泉州是弘一法師(公元18801942年)的圓寂地,法師俗名李叔同,是才華橫溢的藝術教育家,一代高僧,集詩、詞、書法、篆刻、音樂、戲劇、文學於一身,在諸多文化藝術領域都曾開風氣之先。弘一法師紀念館設於開元寺的泉州佛教博物館內,館內陳列了弘一法師一生中在泉州生活十四年的史料、照片、著作和墨寶,來到這裡,我們可以了解高僧的生平事跡。他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是中國絢麗至極歸於平淡的典型人物。

 我和曹惠民分站在千年古剎承天寺內的「弘一法師化身地」紀念碑兩旁留影,好像要沾點靈氣。而同去的秦嶺雪、孫立川二兄早前倡建的石碑,就立在初秋的風裡,好像迎接我們的到來。爬上寺裡的鸚鵡山,立川說,這裡就是大洲家故居的所在之地耶!秦嶺雪是泉州人,他在泉州的人脈很廣,我看他到處跟人打招呼,笑說,泉州無人不識君!他哈哈大笑,哪有那麼厲害?我想,這大概也與他為人豪爽有關。

 而此次到泉州,是專程去捧他的場,為「劉登翰、秦嶺雪、大荒書法展」開幕。這三位書法家龍飛鳳舞的書法功力不必說了,開幕禮在威遠樓前廣場舉行,當大家在烈日下站列、暴曬,聽台上主持講話的時候,秦兄忽地排眾而出,建議大家別站在太陽下,都躲進簷篷底下聽吧!歡呼聲頓起,其實大家都極有同感。這種建議我想很多人都想到,但公開說出來的,現場只有一個秦嶺雪!

 那晚,我們去遊西湖。一提起西湖,很自然地,大家腦海裡浮現的肯定是杭州西湖,它早已進入古今詩詞中不朽了,但也成了不變的樣板。泉州西湖位於清源山南麓,這裡原來是一片沼澤地,近年才闢為公園,山色與湖光相映,渾然一體,具園林之美,是市區具良好生態環境的湖上園林。當我們走過,公園門前擺著許多小攤,賣水果的、賣小吃的、賣冷飲的,還有賣燈籠的,哦,中秋還有一段時間呢,迎節貨色早已搶先出籠,平添節日氣息。公園夜色深深裡,經過一棵古榕樹,仔細一看,燈光依稀中只見樹旁的石碑上題著「臥龍」二字,原來是秦嶺雪所書,咦!諸葛亮?秦兄笑道,附會了!原來是那是棵倒榕,乍看頗像臥著,因而得名。夜風中,摩托船突突向前,在湖水中徐徐劃過,孤單地沒有其他船隻呼應,船聲大概驚動鰳魚群,岸上有人在吆喝,沒聽見喊甚麼,但船老大熄燈停船,有人嘟囔了一聲,是釣魚郎!船又繼續航程,航過小島,探照燈下,一群白鷺撲啦啦地振翅高飛,轉了一圈,又降落在原來的樹叢裡,送我們的船兒遠去。

 看了水還得看山,我們來到坐落在清源山東嶽山麓的「少林禪寺」,它原名「鎮國東禪少林寺」,亦稱「南少林」,是泉州現存最早的佛教寺廟之一。據《西山雜誌》記載,為唐代嵩山少林寺「十三棍僧」之一智空入閩所建。大雄寶殿前,左右石埕上,各有一棵數百年的參天古榕,左邊的垂鬚,人稱雄榕樹,右邊的無鬚,人稱雌榕樹。我暗暗稱奇不已,樹也竟然有分雌雄?!而千百年來,以其獨特而博大精深的五祖拳、五節花拳、五枚花拳等拳種,構成了拳術系統和重要歷史文化內涵的少林禪寺,歷經滄桑,雖幾番興衰榮辱,但其恢宏氣勢不減。我們在食堂吃素齋,飯菜自然沒甚麼驚喜,但大家相聚在一起,杯光交錯中,熱烈氣氛襯出禪院鐘聲,另有一番景象。

 吃完齋又是到「東海普陀寺」,那是至今還在興建中的寺廟。我們的車子由年輕女孩駕駛,看來很熟悉山路,但全程不發一言,酷酷的樣子。拐了不少彎,車子終於駛到平台。從那裡極目一望,前面不遠處是一片汪洋大海,左邊遠處山上有一座騎馬的雕像,他們說塑的是鄭成功。隔那麼遠還看得清楚,可見其之巨大。最令人驚奇的是,寺中會議廳一張碩大的長方形原木^,是一塊原木雕成,可以容納幾十人同時坐著開會。我很驚訝,年紀不大的方丈卻笑著說,不是抬進來的,而是拆了牆才用吊車裝進房子來的。啊?即使如此,要把原木運上山來,恐怕也得大費周章呀!

 入夜,我們在殿前的平台上搭起兩張桌子晚餐。沒有燈火,只是借著廚房透出的餘光和淡淡的星光,連菜式也看不清,幾乎是摸黑吃素。朦朧中有人走來走去,有人在用手機打電話,喂!怎麼電話老打不完?一副事務繁忙的樣子;卻原來是初戀故事在縈繞。我只聽見山風呼呼吹送,山林中不知名的昆蟲唧唧,月兒不見蹤影,連海潮的呼嘯,也聽不到。剎那間,泉州又回歸到山林寺廟中,這時,鐘聲鼓聲齊鳴,沉沉而悠遠,在山上迴響;我幾乎就要變成老僧,就地入定了。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30.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