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7-06-28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路遇麻菜

发布日期:2017-05-16  来源:
类别:杂文  来源:扬子晚报  浏览:426                                                                陈永平

听专家说,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可食用(剧毒植物入药),那野菜登大雅之堂就是必然的。荠菜、芫荽、马齿苋、蒲公英都上了词典、百度,有头有脸,成了“人物”,唯独与它们一样常见的麻菜,虽厕身其间,仍名不见经传。

麻菜长得比荠菜招摇,棵子大,长成后接近油菜的高度。油菜和麻菜都抽薹,薹上开花,花形相似;不同的是,麻菜叶子糙,绿得比油菜深。福建和台湾有油麻菜,其实就是油菜,跟麻菜没关系。麻菜常见的是我的家乡苏中地区和盐阜地区。

父亲叶落归根,我们几个每年要去一趟父亲的老家,为他扫墓。老家村子叫司官林家庄,这是我知道的中国最长的地名,赶上斯德哥尔摩、拉斯维加斯。村西原是大片沼泽,属真正意义上的原生态,后被改造成农田,与别人的老家无异了。

父亲的墓在村西两公里处,路窄,需走着去。车到司官林家庄,堂兄已在村西等着了。

田野由黄色主导,起起伏伏盛开的都是黄色的油菜花,菜花掩映下,一条土路时宽时窄,稍不留神,身上就沾上油菜花粉;坡下铺着一片一片开蓝色小花的植物,因在低处,蓝色无法与黄色争妍;荠菜老了,都打蔫儿了;见到一丛马兰头,面积大过筛子,极嫩旺,奇怪竟没人挑去吃。

路略宽了些,也直了些。在宽宽的、直直的土路上,蓬蓬勃勃地长着一棵麻菜。我们很惊奇,我的惊奇程度仿佛茅盾先生当年看到了白杨树。我知道为什么,这棵菜长在常识里不可能生存的路的中央,那样突兀,不合逻辑。我无意于从中挖掘什么主题,只是想,它在生长的日子里,人们有一百个理由,或者根本无需理由将它碾作尘土,它却心无旁骛,悄然长成。是幸运,还是坚韧?

堂兄见我们专注地研究一棵野菜,不以为然“前面多呢。”我问他可不可吃,他答:“不吃那个!”我想起一则以农民口吻编撰的笑话,其中有一句:“我们吃肉了,城里人吃草了。”有点感情复杂。

路南面两间小屋,屋门对着鱼塘,与路成直角。堂兄指指屋子,我循着方向望过去,见屋门左侧,倚墙长着一棵麻菜。主人从屋里出来,靠住门框,身体迎向我们。堂兄说:“马上代你把麻菜拔了。”主人笑而不言。

一棵,又是一棵……我们陆续发现很多麻菜。与前两棵只顾疯长叶子不同,这些麻菜都已抽薹,努力伸长脖子,想够着油菜的高度。

回头,女士们撸起袖子,开始摘菜。已经抽薹的麻菜,根部和叶子已不能食用,只需掐薹,掐得动,吃得动。菜薹是麻菜的精华,难怪麻菜没有大面积栽植,“作头”大,经济效益低。尚未抽薹的麻菜叶嫩,当然好吃,但口感略差。吃叶子要连根拔,不硬拔,硬拔得使很大劲;麻菜的根像小白参,硬拔还会带出大块的泥,甩泥又很费劲。抓住麻菜的根旋几旋,一用力,小白参就露出来了。

到了鱼塘小屋边,主人依旧靠着门框。脚边麻菜不见了,地上多了一只口袋。堂兄心有灵犀,打开口袋,麻菜果然在里面。堂兄招呼我们,将手里的麻菜灌进去。主人说:“我认识你们,我们是亲戚。”应该是远亲,我们欢天喜地地叙亲叙旧,一阵寒暄,满载而归。

我们不忍拔去路中央的麻菜。在那样的环境里生长,自有它存在的理由。

听专家说,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可食用(剧毒植物入药),那野菜登大雅之堂就是必然的。荠菜、芫荽、马齿苋、蒲公英都上了词典、百度,有头有脸,成了“人物”,唯独与它们一样常见的麻菜,虽厕身其间,仍名不见经传。

麻菜长得比荠菜招摇,棵子大,长成后接近油菜的高度。油菜和麻菜都抽薹,薹上开花,花形相似;不同的是,麻菜叶子糙,绿得比油菜深。福建和台湾有油麻菜,其实就是油菜,跟麻菜没关系。麻菜常见的是我的家乡苏中地区和盐阜地区。

父亲叶落归根,我们几个每年要去一趟父亲的老家,为他扫墓。老家村子叫司官林家庄,这是我知道的中国最长的地名,赶上斯德哥尔摩、拉斯维加斯。村西原是大片沼泽,属真正意义上的原生态,后被改造成农田,与别人的老家无异了。

父亲的墓在村西两公里处,路窄,需走着去。车到司官林家庄,堂兄已在村西等着了。

田野由黄色主导,起起伏伏盛开的都是黄色的油菜花,菜花掩映下,一条土路时宽时窄,稍不留神,身上就沾上油菜花粉;坡下铺着一片一片开蓝色小花的植物,因在低处,蓝色无法与黄色争妍;荠菜老了,都打蔫儿了;见到一丛马兰头,面积大过筛子,极嫩旺,奇怪竟没人挑去吃。

路略宽了些,也直了些。在宽宽的、直直的土路上,蓬蓬勃勃地长着一棵麻菜。我们很惊奇,我的惊奇程度仿佛茅盾先生当年看到了白杨树。我知道为什么,这棵菜长在常识里不可能生存的路的中央,那样突兀,不合逻辑。我无意于从中挖掘什么主题,只是想,它在生长的日子里,人们有一百个理由,或者根本无需理由将它碾作尘土,它却心无旁骛,悄然长成。是幸运,还是坚韧?

堂兄见我们专注地研究一棵野菜,不以为然“前面多呢。”我问他可不可吃,他答:“不吃那个!”我想起一则以农民口吻编撰的笑话,其中有一句:“我们吃肉了,城里人吃草了。”有点感情复杂。

路南面两间小屋,屋门对着鱼塘,与路成直角。堂兄指指屋子,我循着方向望过去,见屋门左侧,倚墙长着一棵麻菜。主人从屋里出来,靠住门框,身体迎向我们。堂兄说:“马上代你把麻菜拔了。”主人笑而不言。

一棵,又是一棵……我们陆续发现很多麻菜。与前两棵只顾疯长叶子不同,这些麻菜都已抽薹,努力伸长脖子,想够着油菜的高度。

回头,女士们撸起袖子,开始摘菜。已经抽薹的麻菜,根部和叶子已不能食用,只需掐薹,掐得动,吃得动。菜薹是麻菜的精华,难怪麻菜没有大面积栽植,“作头”大,经济效益低。尚未抽薹的麻菜叶嫩,当然好吃,但口感略差。吃叶子要连根拔,不硬拔,硬拔得使很大劲;麻菜的根像小白参,硬拔还会带出大块的泥,甩泥又很费劲。抓住麻菜的根旋几旋,一用力,小白参就露出来了。

到了鱼塘小屋边,主人依旧靠着门框。脚边麻菜不见了,地上多了一只口袋。堂兄心有灵犀,打开口袋,麻菜果然在里面。堂兄招呼我们,将手里的麻菜灌进去。主人说:“我认识你们,我们是亲戚。”应该是远亲,我们欢天喜地地叙亲叙旧,一阵寒暄,满载而归。

我们不忍拔去路中央的麻菜。在那样的环境里生长,自有它存在的理由。

 凤凰资讯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验证码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480)628-2888     页面执行时间:139.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