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2-28
网站首页 >> 海内海外 >> 正文

海外故事:我教孙女说中文

发布日期:2023-09-11 09:03:05


中评社北京9月10日电/据人民网报导,我的孙女3岁来美国,儿子和儿媳给她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爱米。


由于儿子和儿媳平时上班,家里没有人照看爱米,爱米被送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学前班就读。儿子和儿媳担心爱米听不懂老师和同学说的话,经常在接送爱米的时候,跟学校的老师瞭解爱米在学校的情况。教爱米的女老师是个美国白人。她说,你们不必担心,孩子很快会适应学校的生活。


几个月过后,老师的话得到了验证。


爱米来美国以后,常常会想住在中国的姥姥。为了见到姥姥,她学会了视频聊天。爱米的姥姥发现,爱米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地夹杂几个英文单词。姥姥告诉爱米,你说英文姥姥听不懂。爱米说话的时候,一会儿说中文、一会儿说英文的情况,也被爱米的爸爸和妈妈注意到了。他们两人经过商量,做出一个决定:每周六、日把爱米交给我,并且给我提了一个要求,只跟爱米说中文。很显然,他们是想借助这个方法让爱米在英文环境下同步学好中文。


我是爱米的爷爷,自然乐于接受这个光荣的任务。从此以后,每到周六周日,爱米的爸爸就把爱米送到我这里来。吃过早餐,我就带爱米到社区周围遛弯,边走边跟爱米说话。爱米第一次来我这里的时候,我带她熟悉周围的环境。我指着路对面的山坡问爱米:“你看山上有什么?”她朝对面的山上看了看,然后回答说:“House。”我对爱米说:“住山上多好,可以看风景。等你长大了,给爷爷买一套山上的房子吧。”爱米听了,睁大了眼睛,马上拒绝说:“No,那可不行。”“为什么呢?”她正儿八经地回答说:“前几天我看TV,raining的时候,山上的house被冲到山下去了。”听了她的回答,我很开心,也知道了她说话的时候,在哪里夹杂英文单词。于是,我就有针对性地引导她进行矫正。爱米3岁,这个年龄的孩子学习语言,就是通过日常生活自然而然地学会听、说的。我对爱米说:“你可以把刚才说的话用中文说一遍吗?回答的时候,最好不带英文单词。我举个例子,比如你回答‘No,那可不行’这句话,可以说‘那可不行’。要是加重语气,可以先说‘不’,用‘不’代替‘No’。”爱米听了,露出一脸的窘态。小女孩有强烈的自尊心。这提醒我:孩子的语言学习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应该循序渐进,不必操之过急。


我们沿着社区围墙走了一圈。我问爱米:“再走一圈可以吗?”她摇摇头。“我想喝water。”“我想喝水。”我纠正她。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点点头。“好吧。咱回家。”


回到家里,我给爱米倒了一杯水,问她:“这是什么?请用中文回答。”她眨眨眼,想了一会,回答说:“水。”过了一会,爱米看着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就对我说:“爷爷,把柜子上的小瓷猪拿给我好吗?Please。”这句话她只说了一个英文单词。爱米说的小瓷猪是我给她买的卡通存钱罐。有时候我出去买东西,找回一些零钱,我会留起来,等爱米来的时候,再把零钱交给爱米,让她存在小瓷猪里。奇怪的是,今天我没有零钱给爱米,她要我拿小瓷猪干嘛呢?我把小瓷猪递给爱米。只见她打开小瓷猪的盖子,“哗地”一声把钱倒在桌子上。“爷爷,你拿这些money买一间平地上的房子吧。”


听她这样一说,我笑了。这个小孩,还记得刚才路上说的山景房子的事。“Money的中文是‘钱’。这些钱也不够啊?”我看了看桌子上的零钱,说出了我的疑问。“那你就把工资加一块呗。”“爷爷退休了,工资比以前少了。”“Don’t worry,我接着存钱。”听了爱米的回答,我笑了。没想到,为了帮她学习说中文,无意中说出买房子的事,她当真了。


又过了几个月,到了暑假的时候,爱米又被送到我这里。她来的时候,背着双肩小书包,手里还抱着一个金属的小盒子。我说:“你学习中文进步很快,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尽量少用、或者不用英文单词。”“那,要是我不会呢?”“没关系呀,有不会的地方,爷爷会告诉你。”她点点头,把背上的小书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取出一把钥匙来。“爷爷,这个东西我只会用英文说。”“这是钥匙。”“知道了。我现在用钥匙打开这个小盒子。”“小盒子里边装的是什么呀?”我有意加快了说话的速度。“这是个……”她卡壳了。“是秘密吗?”我故意不直接回答。“嗯。等我打开就知道了。”她打开金属盒。“爷爷看啊。我存了好些钱。”


“你把这些钱拿来干什么呢?”“爷爷,我上次不是说我接着存钱吗?这钱是买房子的。”“哦。爷爷想起来了。你的意思是说,把小瓷猪里的钱和这个小盒里的钱加起来买房子,对吗?”她点点头。


又过了几个月。爱米说中文越来越流利了。我跟爱米说:“你最近有没有通过视频跟姥姥聊天?”“有啊。经常聊。我要是忙别的事情,姥姥就会打开视频跟我联系。”“那,姥姥说中文你听得懂吗?”“听得懂啊。可是,前些日子姥姥上了一个老年班,开始学英语了。”“哦,是吗?那,姥姥说的英文好吗?”爱米听了,眨了眨眼睛回答说:“姥姥跟我说话的时候,英文句子里有时候有中文字。”我听了爱米的回答,想笑又不敢笑。“姥姥还说什么了?”


“姥姥说了,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尽量用英文。”“那是为什么呢?”“姥姥说,等她来美国看我们的时候,交流方便。”


听爱米这样一说,我大笑不止。
来源:中评社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1.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