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7-23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鄧小平軼事

发布日期:2023-07-12 15:31:10

彥 火

知名報人索爾茲伯里與中共的領導人,多所交往,在他的A Time of Change 1988 by Harrison E. Salisbury這本書中,除了個人觀察的闡述,還寫到一些逸聞軼事,饒有價值。

其中他說到鄧小平的硬朗作風,栩栩如生。談到鄧小平喜歡玩橋牌,他寫道:

他喜歡玩橋牌,從延安時代就養成了這種癖好,這都是由埃德加.斯諾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這些美國人傳進去的,不過,鄧不是一般的玩角兒,他可是世界級的,每戰必勝。他每周和一些老朋友,如萬里,玩上兩三次橋牌。不賭錢,但輸家必須在桌子下爬一圈。鄧難得輸,果真輸了,朋友們就叫他免了。他不肯,仍然要爬,說:「這是玩牌的規矩。」當然,以他的身材,爬起來倒也不太困難。

鄧說過:「我玩橋牌時,思想集中,這樣,腦筋就可以得到休息。」鄧還喜歡游泳。他對朋友說:「我能游泳,尤其在大海裡(北戴河的黃海),這說明我身體健康,我能玩橋牌,說明我還頭腦清醒。」

鄧小平的女兒鄧榕(毛毛),在一九八五年曾向索爾茲伯里透露,鄧小平在一九六六年文革期間作為「走資派」第二號人物(頭號是劉少奇),以在囚忍辱之身,和妻子卓琳在北京,日夜受到嚴訊,備受折磨,接便不容分說將鄧夫婦連同鄧的衰老繼母塞進一架飛機,武裝押送到江西省會南昌。

到後,經省長一番訓話,隨後被送到附近的新建縣一所文革以來被廢棄了的步兵學校舊址。

鄧小平一家被關進一棟磚房,這裡原是步校校長的住宅,在這窮鄉僻壤,他們不准同衛兵以外的人說話,和上級也不通氣,幾乎不名一文,唯有挺活下去。

鄧在附近一家拖拉機廠擔任技術工作,這是他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學到的手藝;妻子幹普通工人的工作,清洗電。

他們在屋旁開了一塊菜地,養雞、賣蛋,計劃攢點錢把孩子們接到身邊。

為給鍋爐添煤,鄧小平動輒要砸碎十公斤左右的大煤塊。

鄧小平的五個孩子四散各方,原在北京大學讀物理系的長子鄧樸方,在文革被紅衛兵從四樓推下重傷,缺醫全癱。

一九七一年鄧樸方獲准到鄧小平身邊,但仍不給醫療的方便,鄧小平日常便自己動手給兒子洗澡,按摩腿背。

毛毛告訴索爾茲伯里,鄧家永遠不會忘記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五日這天,衛兵把鄧夫婦帶去出席一次黨員會。

他們不知道會發生什?事,他們暗忖,說不定又是一次批鬥會。

毛毛及鄧家孩子等得心焦如焚。

中午,父母回來了,一言不發,表情嚴肅。

毛毛看到媽媽向她遞了個眼色,就跟走進廚房,雖有衛兵們守在屋子裡,媽媽還是抓住毛毛的手,在手心裡寫了四個字:「林彪已死」。

接,她把一個手指頭放在嘴唇上。

衛兵走後,鄧小平極為興奮,說:

「林彪不死是無天理,老天也容不得他。」

鄧小平是一個務實的人,在索爾茲伯里的眼中,鄧小平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低調、樸實的人。

索爾茲伯里通過自己的觀察,對鄧小平作了以下述說:

一九七六年,中國的三大領袖相繼去世,周恩來逝於一月,朱德元帥於七月,毛澤東於九月。鄧和誰都不一樣。他全面反對毛的領導作風。他不搞個人崇拜。

走遍中國,看不見鄧的畫像或塑像。鄧的老家舊居住三戶人。沒有關於鄧的紀念館,沒有鄧主席的小紅本語錄,不在牆上題詞,也不寫詩。他不接受訪問,拒絕別人為他寫傳記。 (《名媒索爾茲伯里》之四)

来源:文汇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2.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