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7-23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巴黎情爱

发布日期:2023-02-04 11:14:33
钟将将

四年前,没有亲朋好友送别的叮咛,一个人孤伶伶地上了飞机,如果说是为了要一圆留学生梦,毋宁说是为了要躲避台北生活的拥挤与压力,还有那一段让人心碎的恋情。选择巴黎,是怀抱着对香榭丽舍大道优闲浪漫的憧憬,以及想要使自己死心的时空转换,而把自己放逐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其实到了巴黎以后,才知道她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美、那么浪漫。但我已是过河卒子,不能回头了。

宁做孤魂

在书堆与油画颜料中,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日升日落,努力地想要遗忘那一段所谓的“不伦之恋”,可是思乡的愁苦让我更加想念那个我不能拥抱的男人,无数次地想要放弃自己的坚持,宁可飞回台北去承受情感的煎熬,但心中有个声音告诉我: “当个客死异乡的孤魂,也比做个爱的奴隶好。”
语言的隔阂和文化的差异总觉得法国人是骄傲、冷漠的,还好,我的室友秋子是个日本人,我们是同班同学,又一样来自东方,不久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每天下课后,我们喜欢流连在塞纳河畔,坐在南岸的露天咖啡座,看着河上的船影悠然滑过。对金发蓝眼的西方民族而言,我们这两个来自东方的女孩就好像是一团迷雾.想接近却又不敢太靠近,所以我们的朋友并不多,只有来自波兰的马里欧和来自法国南部的杜克常和我们一起坐在塞纳河畔,吸饮着咖啡浓烈的芳香。
出国前我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追寻新的恋情,所以马里欧的浪漫与多情打动不了我的心,他总是向秋子抱怨说我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一天,有名的波蔻伯咖啡馆是高朋满座,烟味与咖啡香混杂着,秋子一个人坐在角落,落寞的神情完全失去了她往日的丰采。她是一个充满东洋气质的30岁女子,全身散发着温婉的日本古典气息。我在秋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戏谑地问:“怎么了?”
“珍,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爱?”这句话强烈地戳痛了我的伤口,我从未透露曾经有过的伤痛,以为已经把远在台北的男人给遗忘了,秋子的一句话又把我推进我费尽千辛万苦想要挣脱的深渊。
“在中国有一首古诗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意思是说人可以为爱而活,为爱而死,为爱牺牲一切,爱情是人间最美的一棵树,所以要用最美的心去灌溉。”
“你既然这么懂得爱,为什么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秋子,中国也有一句古诗说爱情是‘剪不断、理还乱’,所以我不想自寻烦恼,来到人间走这么一遭,短短数十年,要追求的事情大多了,爱情并不是我现在想要的。”没有人知道我的内心正在淌血。
此时杜克和马里欧走了进来,我看见一道光芒在秋子的眼神中闪烁,终于我理解了她的忧伤,原来是掉进了爱的漩涡。

读不出的谜

从此之后的一两个月内,秋子每天都很晚才回宿舍,疲惫的她总是一脸忧戚地坐在窗前,眼神中的落寞与茫然是我读不出的一个谜。
一天晚上,秋子还是像往常一样双眼凝视着漆黑的窗外,可是看她满脸的泪痕,叫
人无法视若无睹,我不禁趋前问道:“想家吗?”
“不是。我想离开巴黎。”秋子偷偷地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痕。
在我的追问下,秋子娓娓道出她想离开巴黎的原因,就像一出电视剧般地让人感动,她为了支付杜克的学费和生活费而到酒吧陪酒,却发现杜克背叛了她和艾薇亚在一起,使她顿时觉得心灰意冷。
看着秋子失去光彩的脸,不禁想起那一段我想要遗忘的恋情,我该为秋子的痴傻惋惜,还是为我自己的出走流泪呢?窗外幽寂,漆黑的夜空,没有月亮,没有星辰,9月的风吹得树梢摆动,摆动了几许的萧瑟、几许的凄凉。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秋子不再晚归,上课也特别用心。毕加索美术馆是她流连忘返的地方。有时候她会很兴奋地拿她的新作品给我看,有时候却又难掩眼神中的落寞与茫然,受过创伤的心灵不是短时间可以疗愈的,我只能默默地祈祷她能够坚强地站起来。反过来想想自己,那颗被爱情撕碎的心至今犹在淌血,我当如何去缝补?
冬天悄悄地来了,我犹自沉醉在莫内的荷花池里,完全没有留意到秋子的异常行为,有时候她会把整罐鲜红的颜料倒在画布上,然后凝视着它滴流下来。她说那是樱花的花瓣,花谢了,凋了,飘落了满地的嫣红。莫非秋子的心已死,就如花朵的凋残一般吗?爱情的杀伤力竟是那么强大,能够把一个人的心灵活活地杀死?是啊,我的心不是也死了吗?
圣诞夜,宿舍显得格外冷清,秋子也不知道到哪儿狂欢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只好早早地准备上床睡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杜克满脸沮丧地拿了一封信到宿舍来,对我说:“秋子死了,是我辜负了她,都是我的错。”霎间天旋地转,樱桃飘落了,那满地血红的花瓣就是秋子的血,为什么生命结束得那么容易,为什么爱是杀人的利器?

四海为家

秋子在寒冷的冬夜跳进塞纳河冰冷的水流里,为她的生命画下了句点,只留下了两封信,一封给我,一封给杜克。
“珍,对不起,今年的圣诞节我不能陪你度过了,我知道孤独的滋味不好受,希望你不要太感伤,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生命失去光彩的时候,就是人生筵席散场的时候。记得我说过日本人的樱花精神吗?樱花绽放在一夕之间,当它绚丽灿烂的绽放之后,马上就凋谢了,人的一生只要撷取光彩灿烂的那一刻就够了,那怕只是一瞬间。我不恨,也不怨,在巴黎我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虽然我追求艺术的真善美,但我也追求真诚的爱,而今爱已死,我的心也死了,就让一切都结束吧。秋子留。”
看到杜克悲伤难抑的表情,想必内心的愧疚与悔恨已经够他受了,我又怎忍去苛责他呢?!毕竟爱情是双方面的事,相识、相知、相惜又有几人能做到呢?秋子选择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我却选择了逃躲,莫非是我爱得不够,没有勇气和她走相同的路?还是我不忍心让台北的男人一生背负着和杜克一样的歉疚?
在巴黎度过了四个春夏秋冬,课业告一段落,对家的思念也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渐渐淡去,秋子说过:“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巴黎虽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浪漫,我却已觉得他乡是故乡了,回家又能怎么样呢?害怕心中好不容易浇熄的爱火重新燃烧,害怕与他生活在同一个都市里,台北、巴黎,只不过是空间的转换罢了,生命的殇落就如樱花凋落般的容易,只要活着,在哪不都是一样。
在这五光十色却又显得有点孤寂的巴黎,我独自坐在塞纳河畔,看流水悠悠而去,任泪水夺眶而出。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