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6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社评:中国在新能源领域应多管齐下

发布日期:2022-12-08 09:05:11  来源:中评社


中评社北京12月8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拉丁美洲国家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提出,建立类似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锂电池“锂佩克”。镍矿资源丰富的印度尼西亚宣布,准备建立“镍金属卡特尔”。种种迹象表明,随着新能源革命,全球将会出现类似于上个世纪石油危机那样的新能源危机,新能源垄断格局很可能会影响世界经济发展。


中国是石油天然气匮乏国家。虽然中国地质勘探科研人员不懈努力,不断提高中国石油天然气的产量,但是,随着中国工业经济发展,中国进口石油天然气资源越来越多。中国为了保护自己石油天然气运输渠道,不得不投入巨大资源建立强大的海军,维护自己工业生命线。


近些年来,中国抓住新能源革命的重大机遇,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但是,由于中国对新能源原材料需求越来越多,不得不投入大量资金购买新能源原材料。随着加拿大等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企业实施制裁措施,中国在发达国家的新能源勘探开采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如果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建立新能源垄断集团,那么,中国要想在新能源产业发展领域争取话语权,将变得越来越困难。中国应多管齐下,调整新能源发展战略,以科技创新和多元化技术路线,应对即将到来的重大考验。


首先,中国应充分意识到,中国投资海外新能源矿产开发至关重要。这不仅有利于消化中国国内过剩的产能,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多元化投资,掌握新能源原材料定价权。可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一定会在新能源产业领域牢牢地把握主导权。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开采新能源充满风险。中国应在新能源产业发展领域,依靠科技进步,牢牢地把握主动权。
  

当前以锂电池为基本表现形式的新能源技术相对成熟。我国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可是,由于中国在锂矿产资源方面缺乏竞争优势,因此,中国企业生产锂电池应到境外采购矿石。随着锂矿石价格不断上涨,中国锂电池制造成本不断增加,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面临极大的困境。一些电动汽车制造企业负责人感叹,生产电动汽车主要是为锂电池制造企业“打工”。如果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继续提高锂矿石价格,投资矿石开采的企业可能会获得相对较高的利润,可是,中国进口锂矿石企业利润空间将会被大幅度压缩。如果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挑拨下,对中国实施出口禁运,那么,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将会面临卡脖子的厄运。从现在开始,中国就应该考虑依靠科技创新,研制新的电动汽车电池设备。


中国一些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已经探索生产钠离子电池,试图逐步取代传统的锂电池。但是、这条道路崎岖坎坷。形成一个全新的技术方案,需要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虽然中国科研人员在降低电池价格方面已经付出巨大的努力,但是,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过度依赖海外矿山资源的窘境,中国电池制造企业还应付出更大的努力。


中国在新能源汽车发展方面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政策。一方面大力生产电动汽车,另一方面充分利用中国氢气提取技术,生产氢能源汽车。不过,从日本等少数国家发展氢能源汽车经验教训来看,如何高效提取氢气体,如何安全使用氢能源,这是需要继续探索的重大技术问题。


通俗地说,由于提取氢气技术方案存在诸多缺陷,在氢气储存运输过程中还会出现安全隐患,因此,如何生产氢能源汽车,在激烈竞争的汽车市场扩大占有份额,这是需要各国企业继续投入资源解决的问题。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在大型卡车制造领域鼓励采用氢燃料,但是,由于缺乏相应的配套措施,再加上既得利益集团的相互掣肘,发达国家在氢能源产业发展方面并非一帆风顺。


中国应把注意力集中在清洁能源的制备和储存运输方面,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掌握核心知识产权,因为祗有这样,中国氢能源产业才能登上世界能源产业的制高点。


其次,传统清洁能源开发模式边际效用越来越小,中国应面向太空,面向海洋,面向地球深处,建立中国新能源产业链。
  

当前以锂电池为基本表现形式的新能源技术相对成熟。我国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可是,由于中国在锂矿产资源方面缺乏竞争优势,因此,中国企业生产锂电池应到境外采购矿石。随着锂矿石价格不断上涨,中国锂电池制造成本不断增加,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面临极大的困境。一些电动汽车制造企业负责人感叹,生产电动汽车主要是为锂电池制造企业“打工”。如果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继续提高锂矿石价格,投资矿石开采的企业可能会获得相对较高的利润,可是,中国进口锂矿石企业利润空间将会被大幅度压缩。如果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挑拨下,对中国实施出口禁运,那么,中国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将会面临卡脖子的厄运。从现在开始,中国就应该考虑依靠科技创新,研制新的电动汽车电池设备。


中国一些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已经探索生产钠离子电池,试图逐步取代传统的锂电池。但是、这条道路崎岖坎坷。形成一个全新的技术方案,需要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虽然中国科研人员在降低电池价格方面已经付出巨大的努力,但是,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过度依赖海外矿山资源的窘境,中国电池制造企业还应付出更大的努力。


中国在新能源汽车发展方面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政策。一方面大力生产电动汽车,另一方面充分利用中国氢气提取技术,生产氢能源汽车。不过,从日本等少数国家发展氢能源汽车经验教训来看,如何高效提取氢气体,如何安全使用氢能源,这是需要继续探索的重大技术问题。


通俗地说,由于提取氢气技术方案存在诸多缺陷,在氢气储存运输过程中还会出现安全隐患,因此,如何生产氢能源汽车,在激烈竞争的汽车市场扩大占有份额,这是需要各国企业继续投入资源解决的问题。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在大型卡车制造领域鼓励采用氢燃料,但是,由于缺乏相应的配套措施,再加上既得利益集团的相互掣肘,发达国家在氢能源产业发展方面并非一帆风顺。


中国应把注意力集中在清洁能源的制备和储存运输方面,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掌握核心知识产权,因为祗有这样,中国氢能源产业才能登上世界能源产业的制高点。


其次,传统清洁能源开发模式边际效用越来越小,中国应面向太空,面向海洋,面向地球深处,建立中国新能源产业链。
  

中国水力发电总量世界第一,光伏发电世界第一,煤炭发电世界第一。近些年来,中国依靠科技创新,实现水电资源开发设备自给自足。中国光伏发电成本和煤炭发电成本逐步降低,中国在传统能源产业领域革新挖潜,争取在现有技术框架内获取更多的商业利益。然而,随着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加快,传统能源产业提高效率的边际成本越来越大,获取的效益越来越小,中国应另辟蹊径,寻找新的赛道,实现能源技术突破发展。


中国科学家早就意识到,传统核裂变技术对于清洁能源开发利用至关重要。但是,与核裂变技术相比,核聚变技术效益更高。中国科研人员积极探索建设中国核聚变电站,充分利用月球的资源,为中国核聚变电站提供丰富的原材料。


中国即将建设月球科研考察站。如果开采月球的氦3资源用于中国核发电,那么,中国可能会彻底解决能源短缺问题。


中国在开采海洋“可燃冰”方面已经实现技术突破,未来中国有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商业开采“可燃冰”的国家。


中国在西藏地区已经建设了“羊八井”地热电站。中国在地热资源开采方面不断探索,争取在深度勘探技术支撑下,将地下深处热资源开采出来,用于解决中国能源短缺问题。


海洋、太空和地下热资源将成为中国新能源开发的重点。今后中国将会在海洋资源勘探开发利用方面,在太空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在地热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快马加鞭,争取实现中国新能源产业全面发展。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工业国家,对能源的需求将越来越多。建立中国自己的新能源产业体系,对于实现中国现代化战略至关重要。


当务之急是要摆脱路径依赖,一方面利用全球资源,加快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步伐,另一方面应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形成中国自己的技术路线,在新能源产业开发利用方面,真正做到不受制于人。
  

中国水力发电总量世界第一,光伏发电世界第一,煤炭发电世界第一。近些年来,中国依靠科技创新,实现水电资源开发设备自给自足。中国光伏发电成本和煤炭发电成本逐步降低,中国在传统能源产业领域革新挖潜,争取在现有技术框架内获取更多的商业利益。然而,随着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加快,传统能源产业提高效率的边际成本越来越大,获取的效益越来越小,中国应另辟蹊径,寻找新的赛道,实现能源技术突破发展。


中国科学家早就意识到,传统核裂变技术对于清洁能源开发利用至关重要。但是,与核裂变技术相比,核聚变技术效益更高。中国科研人员积极探索建设中国核聚变电站,充分利用月球的资源,为中国核聚变电站提供丰富的原材料。


中国即将建设月球科研考察站。如果开采月球的氦3资源用于中国核发电,那么,中国可能会彻底解决能源短缺问题。


中国在开采海洋“可燃冰”方面已经实现技术突破,未来中国有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商业开采“可燃冰”的国家。


中国在西藏地区已经建设了“羊八井”地热电站。中国在地热资源开采方面不断探索,争取在深度勘探技术支撑下,将地下深处热资源开采出来,用于解决中国能源短缺问题。


海洋、太空和地下热资源将成为中国新能源开发的重点。今后中国将会在海洋资源勘探开发利用方面,在太空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在地热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快马加鞭,争取实现中国新能源产业全面发展。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工业国家,对能源的需求将越来越多。建立中国自己的新能源产业体系,对于实现中国现代化战略至关重要。


当务之急是要摆脱路径依赖,一方面利用全球资源,加快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步伐,另一方面应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形成中国自己的技术路线,在新能源产业开发利用方面,真正做到不受制于人。
  

首先,中国在核聚变产业发展领域,应投入更多的资源。因为祗有这样,才能在相对较短时间内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依靠中国自己的技术和能源解决方案,加快经济转型的步伐,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其次,中国在地热资源开发利用方面应快马加鞭。地热资源非常丰富,只要拥有成熟勘探技术,就可以充分利用地球深处的热力资源,解决人类文明发展所需要的热量。利用地热资源发电,是传统地下热资源使用方式之一。中国科研人员可以探索其他地热资源的使用方式,提高地热资源的利用效率,尽快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第三,中国在“可燃冰”开采利用方面,应当加大科研投入。除了海洋石油天然气之外,“可燃冰”可能是中国海洋资源开发的重点。如果能将固体的“可燃冰”开采出来,并且提高燃烧效率,那么,不仅可以彻底解决中国沿海地区能源短缺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真正实现清洁能源可持续发展。中国在这个领域可以大胆探索,争取早日出成果。


第四,在元素周期表上,可用于能源产业开发利用的元素有限。但是,中国科学家可以在科研创新基础之上,将不同元素组合在一起,形成新的化学元素,制造新的能源。


中国科研人员已经采用“逆向工程”技术,将二氧化碳这个污染物变成可利用的清洁能源。今后中国科研人员可以将废弃的化合物或者可能产生污染的气体采用物理化学工艺,逐步转化为新的能源。过去开采煤炭所形成的污染气体(煤层气)被视为有害气体,但是现在已经作为重要能源开采利用,华北地区一些城市已经充分利用煤层气取暖。如果这项技术得以推广利用,那么,中国在未来煤炭开采方面,可以真正做到物尽其用。中国清洁能源发展将会形成一个又一个经济增长点。


总而言之,中国在新能源产业发展过程中,一方面应避免被西方国家卡脖子,依靠科技创新,形成中国自己的新能源产业链;另一方面,应在原有能源产业开发利用方面多管齐下,依靠革新挖潜,不断加固自己的新能源产业链。
来源:中评社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5.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