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6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懒鬼万岁!

发布日期:2022-12-03 14:27:04  来源:文汇网

胡 野

我是懒鬼,并且为此有一整套说辞。形成了完整的「懒鬼理论体系」。下面就概括一点说说。

记得第一次到欧洲旅行时,最鲜明的体验是到处都能看到休閒的人群,像本雅明说的那种「都市閒逛者」。绝大多数欧洲人的脸上都写「慵懒」两个字。无论在巴黎还是在罗马,尤其是阿姆斯特丹,随处可见人们徐徐地行走、缓缓地打哈欠、慢慢地伸懒腰。甚至乾脆躺在放眼皆是的草地上,头下枕本书。

当时我就想,相对于中国人「日新月异」的快节奏生活,那些懒懒的大鼻子才叫「诗意地栖居」。

莫名其妙地喜欢「栖居」这个词,这个词让我温暖。

你想想,对于地球而言,人只是短暂的过客。那麽在这个有限的地球时光,人类需要靠一种物化的形态来维繫他们脆弱的根基。海德格尔曾在他的大量作品中描述了人对于自己「暂住于大地」的永久性的不安。

因此,人们为自己寻找理想的栖居处所,便成为重要的生活内容。在吾国,则几乎成了终生的追求目标。至于「诗意的栖居」,显得离我们遥远了点。

我们拥有并不轻鬆的过去,像贫嘴张大民家那样在狭小的空间裡几代同堂的「幸福生活」,还不太遥远。那时,能让几代人隔离开的房屋结构,恐怕就是最理想的栖居结构了。

栖居让人想起鸟,「栖」字偏旁属木,就是「鸟儿住在树上」的意思。其实人类最初也和鸟儿一样住在树上的,范文澜之类的历史学家告诉我们,也许是一场大火把人类赶下了高高的树干,从此猿变成了人。

猿变成人之后,开始注意住的问题。起先偷懒住现成的山洞,后来开窑洞。平原没洞可开,只得搭棚子,搭搭,就成了形。北方的胡人没那麽大耐心,毡房和蒙古包成为他们流动的栖居之所。他们追随白云和羊群,在一切水草丰沛的地方居住下来。

而自有居住的概念以来,人类相互之间的差异就越发拉得大了,故而才有一千二百多年前,杜甫捶胸顿足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样的千古一问。诗人他老人家求亲告友,在成都浣花溪畔好不容易盖起一座茅屋,不料到了八月,一场大风破了新房,豪雨趁虚而入,想起和他命运相似的「天下寒士」,老诗人怎不忿忿然。

这样的忿忿然几乎贯穿了中华民族的整个历史。

现在是和平年代,愤怒自然是不必了,解决衣食住行靠的是自己的劳动。儘管在计划经济年代,这几个问题都解决得不好,但市场经济这趟末班车还是给我们赶上了。

现在,我们不仅需要「栖居」,而且需要「诗意地栖居」。

这几年房地产红火,楼盘名称已经在悄悄地翻新,最初只是乾巴巴的「高楼」、「大厦」,后来演变成了「花园」、「广场」,眼下又加进「智能」、「e时代」等新玩意儿。

说实话,有许多广告也属「不实之词」,但毕竟房地产开发商们摸清了人们的心思,知道「栖居」并不仅仅是住在房子裡,而应该还有更多的内容。小到花花草草,大到通信网络,都并非可有可无。

懒鬼就是不把时尚和潮流当回事的人,或者说他们就是创造时尚和潮流的人。只是他们往往用没有功利色彩的手段行事,让人觉得不可琢磨。

懒鬼崇尚简约,甚至简单。从吃到穿到住到行,但简单决不是马虎,懒鬼认真起来会要命的。

所以任何人都别想用一个框子把懒鬼装进去。

懒鬼衡量居住条件的标尺,不再是「面积、朝向」等等,而是「人均舒适度、便捷度、先进度」,归纳起来就是一条--「诗意度」。

也许,下一季的流行语是:我骄傲,我是懒鬼。因此我永远高呼:懒鬼万岁!

来源:文汇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4.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