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6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给母亲点根烟/汪兴旺

发布日期:2022-12-03 11:29:27  来源:文汇网
汪兴旺

在我读小学时,母亲学会了抽烟,那些年,母亲常常生病,医生说她胃气重,建议她偶尔抽点烟解解闷,此后,母亲便与香烟结下了缘。

起初,母亲有些顾虑,觉得很彆扭,哪有女人学抽烟的呢?再说家裡又多一隻烟枪花销大。父亲说,只要管用,抽就抽吧。父亲每每自己抽烟时,便从乾瘪的烟盒裡掏出一根递过去。那时,生产队一个工分仅值一毛钱,只够买一盒“白纸包”香烟。日久天长,父亲连自己的烟都不够抽了,哪还有香烟供母亲解闷呢,而这时母亲也有点烟瘾了,母亲不忍“逼”父亲再抽那呛人的旱烟,她想出一招,让孩子们在会场或戏台下拣被烟民们丢下的烟屁股。烟屁股塞满口袋后,我们就偷偷捎回家交给母亲,母亲如获至宝,将烟屁股搓开,弄出一堆烟丝,再用报纸卷成一根根烟捲;母亲还自製一个吸烟嘴,专门吸那些较长的烟蒂……那些被别人遗弃的烟蒂,帮母亲排除了多少鬱闷不适,熬过了多少辛酸无奈的时光啊!

母亲凭着坚强的意志战胜了病魔,后来由于家庭状况没有好转,又有几个念书的花钱,母亲毅然戒了烟。

如今,母亲年事已高,仍劳作不已,逢年过节,遇上别人敬烟,母亲一高兴也抽根把。每次回老家,看到老人忙碌的身影,我有些过意不去,想不出更有效的话劝阻她,为让母亲疲惫的心身得到片刻的放鬆,我心生一计,递过去一根香烟,并帮她点上。母亲这才歇下来,轻轻地吸了一口,舒缓地吐了一口烟雾,她好像品尝着陈年的老窖,那是来自时光深处久违的醇香。

话匣子在嫋嫋的烟雾中轻鬆地打开,不等我问及母亲的身体,母亲先关心起我的事来。得知一根烟要两块多钱,母亲埋怨道:“伢,这太浪费了!过去连烟屁股都抽了。”我说,过去是过去,现在条件好了,烟档次也高了。看着母亲抽烟那悠然惬意的神态,我感到十分欣慰!父亲走后,母亲孤单寂寞,住不惯城裡,她独自守着乡下的老屋,每天忙着种菜养鸡,日子顺了,还图个啥呢?这让我想起一首歌中唱的“……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是啊,母亲始终如一地支撑着一个温暖的家,不图别的,图的是儿女常回家看看,哪怕捎回一根香烟,一个温存的微笑,一句掏心窝的话儿……
来源:文汇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