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吃双蒸钵饭的日子/朱先泽

发布日期:2022-12-03 11:28:43  来源:文汇网
朱先泽

回忆吃双蒸钵饭的日子,饥不择食,做梦都在捞鱼捕虾,都有无饱足的感觉,什麽都想吃,甚至以为什麽都可以吃饱肚子,甚至可以生吞活剥蚱蜢呢。回忆吃双蒸钵饭的日子,我就觉得现在吃穿不再愁,已经是在过幸福的日子了。有时候之所以还有牢骚怪话,就是因为自己澹忘了在人民公社食堂裡吃双蒸钵饭的日子。1959冬至1960年夏,几乎到处都在巧吃双蒸钵饭,领导也竭尽全力推广这项新工艺。我家当时住在岳阳城裡的茶巷子,中餐晚餐,我或母亲便匆匆忙忙赶往居委会大食堂去领取我们一家人的钵子饭。这是今天许多孩子无法想像到的社会奇观:家家户户都像讨米叫化子一样难堪,但是谁也不能不吃饭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就饿得慌。怪不得忘了是哪个大人物说过,一手有粮,一手有钢,就有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那时户口本和口粮本和粮票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你信不信?就像现在的身份证一样,没有它,你就是孙悟空也逃不脱如来佛的手掌心;没有出差证明和粮票,你三头六臂也寸步难行。

许多人在大食堂的视窗排队,领到双蒸钵饭,边走边吃,走到家门口,也许就把一小钵双蒸饭狼吞虎嚥吃过脖子——钵子朝天啦!饿肚皮,不许孩子或大人吃饭,这是最狠毒的处罚。当时不是没有,而是到处都有的现象。农村尤其作兴这种非人道的处罚,在冬修水利的工地上,我还亲眼看到过被饿饭罚跪挨打的懒汉,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破衣补订密叠。那时,布票仅仅次如粮票的重要性。活得绝望的人,于是寻死夭折了。“秤杆压,筒子刮,三两米变成二两八,看你呷不呷?三趴两嚼鼓眼吞,放肆喝水肚子就半饱。稀饭照出人影子,干部钵子饭裡却能竖筷子,心知肚明天知地也知,只有傻瓜才蒙在鼓裡。看到钵仔饭,鬼都要生气!”这类顺口熘,是不应当忘记的。

吴三娭毑是茶巷子大食堂的管理员,积极分子,她高挑个子,梳个粑粑头髮,很想宋庆龄。大多数时间,是她发钵子饭,来了客人,也得事先找她定餐,否则,就要喝西北风了。她几乎对居民小组的男女老少都熟悉,人特别可亲,对任何人都满脸微笑,。她风光了一阵子,因为四处的大食堂争先恐后来向她取经,学习双蒸钵饭的製作妙法:先浸泡米半小时,再过称装钵,然后大火蒸饭,饭熟冷却后,再蒸一回,米饭就明显增多了,有看相了。堆头多些,眼睛也就亮些了,因此双蒸钵饭大受欢迎,蔚然成风。可是,骗得了眼睛却骗不了肚皮,双蒸钵饭依然越吃越饿,太容易消化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家家户户提米交给大食堂,也不太雅观嘛。

反对大食堂的人的确大有人在,拆烂屋捅漏洞的人真是不少。不久,就有人匿名举报吴三娭毑多吃多占。这还了得,居民委员会的杨主任是党员,闻风而动,一查到底,吓得吴三娭毑语无伦次手脚发抖。她坦白自己偷吃过几次钵仔饭。于是有了阶级斗争新动向,有了抄家的理由。终于在她家裡查出了花花旗袍长丝袜和黑白烫髮照片,证明她念念不忘失去了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证明她过去过的是太太生活。于是,批斗会就在陶广嗲屋前的大院子裡挑灯夜战开锣了。人们七嘴八舌骂她不要脸,损人利己,吃公攒私。有人揭发她自己吃的那一钵子饭,米没有浸泡过,饭量十足,大伙的米是浸泡半小时后才过称进钵子的,短斤少两了。有个平时看她不顺眼的女人,拍桌打椅指着她的鼻子,甚至要抓扯她的粑粑头髮,大声吼道:亏得你有脸夸自己有两个儿子都是大学毕业,在大学中学当老师呢。还有人哭喊着她没良心,敢悄悄地从孩子们的嘴巴裡偷吃米饭,简直十恶不赦。吴三娭毑低头认罪,满脸羞愧地反复说:“实在对不起,我鬼迷心窍,不该多吃多占,我认错!我赔米饭!”她还扇了自己几个响亮的耳光。挤满门前视窗的娃娃们起哄,一个劲地大喊“羞羞羞”。矮胖的杨主任,用很重的鼻音宣佈撤销吴三娭毑的食堂管理员的公职,并且宣佈今后由各家各户自己淘米送钵子来食堂蒸饭就是了。居民在在热烈的掌声中四散开了。

谁知吴三娭毑却关门闭户了三天,她绝食了,当杨主任带几个人去劝说她还是应当去食堂领钵子饭吃时,却无人应答。破门而入,才发现她已经吊死在房裡,身体早就僵硬啦!当时的人,脸皮子很薄很薄,不像现在的贪官污吏,脸皮比城牆还厚许多。当时一阵狂风,到处提倡男女分居,大搞学生集中住校,鼓吹要消灭旧的家庭观念,说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正人心惶惶不安,都自身难保呢,哪裡还顾得别人家办葬事。吴三娭毑就从此无声无息消失了,也没有人再提起她的过失。记得很清楚,就在她吊死的第五天,鱼巷子的公共厕所外,有两个瘦得皮包骨的小伙子为五斤米发生斗殴,弟弟把亲哥哥一砖头砸在地上,流血不止,眼睁睁地看着哥哥七窍出血,失手把哥哥打死了。派出所员警抓住凶手后,才知道他们是毛田乡下人,兄弟是去君山投奔亲戚的,他们的父母已经得水肿病死了。这让我透彻理解了“民以食为天”这句俗话的含义。

改革开放的中国,早就把这特别沉重的一页翻过去了。在网上看到,有些涉世很浅的娃娃们,不知天高地厚,奶气未干,还在牙牙学舌,想走回头路,为大跃进、大食堂、大串联唱颂歌呢。当年河南信阳地区闹饥荒,竟然饿死了百万走投无路的农家人。那裡的树皮草根都被饥民啃光啦,可是地方政府还在反粮食瞒报,到处抄家查农民的馀粮,到处围追堵截,不许饥民讨饭逃荒,怕家丑外扬使当地名声不好。上行下效,好大喜功;因为地方各级领导大吹特吹自己领导有方,粮食高产在报纸上大发“高产卫星”了,真正把鸡毛吹上了天。其实河南的国家粮仓裡还是有储备粮。应当有亲历者给娃娃们讲讲过去的故事才好。
来源:文汇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5.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