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不忘昔时苦 方惜今日甜/纳兰泽芸

发布日期:2022-12-03 11:28:03  来源:文汇网
纳兰泽芸

国庆假期将至,想着给老家亲戚的孩子们买点什麽呢?现在的孩子,吃过的好东西太多,啥也不稀罕了,进了超市,看得眼睛发花,也不知该买些什麽好。
一同逛超市的朋友小刘说:“还是买点大白兔奶糖吧,就这,可能那帮子小傢伙们还稀罕一点。”

大白兔奶糖啊,在我小时候曾是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我记得那时候是一本课本上画了一颗大白兔奶糖,我们班裡有一个同学的亲戚在上海,所以他曾经吃过一次大白兔奶糖,也仅仅是一次。他向我们形容大白兔奶糖的美味时,眯起眼睛,舌头舔一圈嘴唇,咂咂咂,回味无穷的样子。我们这群孩子也盯着那颗印在纸上的奶糖流口水。

那时候,我们的嘴裡最渴望得到的味道就是——甜。

看到别的孩子嘴裡一块水果硬糖,就会可怜兮兮地央求道:“咬一小块给我吧!”吃糖的孩子很不情愿地用手从嘴裡拿出糖,咬一小小块,送进对方嘴裡,说:“只能给你这麽多了,我也就这麽一小块。”讨糖的孩子一脸陶醉地小心享受着那丝丝的甜。

能经常吃糖的孩子并不多,再说讨糖也不能每次都能成功。我们就盼望着春天的到来,因为春天来了,我们就能吃到蜜蜂的“蜜球”了。

所谓“蜜球”,就是指蜜蜂肚子裡一个透明的腺体,是个圆熘熘的小球,晶莹剔透的,非常甜。这对于那时很少有糖吃的孩子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

当春天裡油菜花开得漫天漫地、我们的眼睛所到之处是无际的金灿灿,这种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的美,将我们小小的心震撼得有些微的晕眩,我们会呆在那裡,暂时失语。这时,会有一架架小小的直升机嗡嗡地从我头顶飞过——那是蜜蜂。
春日暖阳下,我们嗅着满世界令人有点昏昏欲睡的花香,一手拿一根细棍儿,一手拿一隻空玻璃瓶,在一堵堵土牆前面流连。土牆上有无数个小小的洞眼,密密麻麻,错错落落。把眼睛凑近某个洞口,呵,一个憨憨嘟嘟的蜜蜂正趴在裡头打盹呢!

蜜蜂一看见我们,下意识地往洞裡缩了缩,不要紧,用细棍轻轻捣捣它,它往裡又缩了缩。可是洞深有限,再轻捣,它发出不满的哼哼声——“讨厌,我在睡觉呢,别吵啦!”

不出来是不是?看你有耐心还是我有耐心!用小棍连续不断地轻轻捣它,它受不了啦,极不情愿地慢慢地从洞裡往外爬,边爬边还在哼哼——“好啦好啦,别再烦我啦,出来就是啦,真是的,吃不消!”我们用玻璃瓶罩住洞口,它乖乖地爬进瓶裡去了。

小瓶裡有油菜花、萝卜花、蚕豆花、桃花、杏花,掏了几十隻蜜蜂,透过透明的玻璃瓶,看蜜蜂们在裡面飞着、旋着、爬着,有种山花浪漫蜂儿绕的野趣。洞裡的蜜蜂大部分是“好”蜜蜂,这种蜜蜂性情较温和一般不蛰人,虽然屁股上的尖刺也是一缩一缩的,样子挺吓人,但只要稍稍小心点,就不会被蜇着。

掏出来的蜜蜂积聚到一定的数量,我们几个孩子就聚在一起“分享劳动成果”—— 就是把蜜蜂拦腰截断,然后拉开蜜蜂肚子,晶莹腺体就露出来了,放在唇间一抿,极甜。

为了这点点“甜蜜”,儿时的我们,竟如此残酷地对待无辜的小蜜蜂们。

那时候,小小的心裡就有一个梦:一定要有那麽一天,我的面前有一大堆一大堆甜甜的糖,随便我怎麽吃,吃到肚子撑不下为止。

如今,这个梦早就实现了,无论我想吃多少颗糖,都能随手拈来。

我的童年是缺乏甜味的童年。但是谁又能说,那种缺乏甜味的童年不是一笔人生的财富呢?

此后的人生路上,我也尝过生活中的诸多甘甜,然而,我并没有在甜裡迷失。并且,以甜为鞭,策我珍惜,策我奋进,策我与祖国一起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因为,我懂得,不忘往时苦,方惜今日甜。
来源:文汇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4.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