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4-04-2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今生,走不出这片土地/白忠德

发布日期:2022-12-03 11:27:46
白忠德


 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作为故乡存在的佛坪于我而言是多麽重要。

 佛坪是我地理意义上的故乡,我在那里生活、学习过23年。她就躺在“中国龙脉”秦岭南麓中段,享受着秦岭带来的温润气候、旖旎风光、丰饶物产、珍稀物种,有着清凉的四季、俊秀多姿的山、柔美婀娜的水、醇厚朴质的民风、名贵稀有的动物。单是逍遥游玩于竹林的大熊猫,便让外地人羡慕得不得了。这里是国宝熊猫野外分佈密度最大、可遇见率最高的地区,不仅有黑白妆,还有珍奇罕见的彩色妆。

 那是一方美丽的土地,一方让人无法割捨的土地。我把生命的根留在那里,佛坪成了我的情感故乡。我就好比一只风筝,无论飘得多远,都被那根长长的线维繫着。那根线,便是由对于故乡浓浓的爱拧结而成的。我对故乡的爱,就像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对待圣地麦加,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大学毕业后留在西安,每年寒暑假都要回去,甚至刚刚结婚添了孩子也要独自回老家过年,妻子很是不解,轻则埋怨重则吵骂。后来我也觉出做得有些过分,过年不回了,却增加了平时的回家次数。看望父母,拜访朋友,聆听鸟鸣,探访熊猫,感受刮过头顶的风,仰望飘过身边的云。

 我也通过电话、网路关注着故乡,经常与家乡的老师、朋友保持联络,几乎每天流览县政府网站和贴吧,不定期搜索家乡的新闻资讯,并把认为重要的文章、图片複製保存或列印出来。我的新浪博客是“秦岭佛坪·故园有萱”,我的QQ名为“椒溪”——取自纵贯县境的那条河的名字。最有意思的是给孩子改籍贯:落户时,派出所户籍员把孩子的籍贯列印成出生地长安,当时我就不舒服,暗暗后悔没有提醒。后来户口本找不见了,要重新办理,趁着这个难得机会改了回去,却招来妻子的抱怨:人家都把籍贯往大城市写呢,你却反着来,脑子没毛病吧?我自知理亏,低着头一声不吭,心里却有喝了家乡蜂蜜般的滋味。

 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爱,不能只停留于口头,要有行动来证实。同样,一个人对于家乡的爱,也不能只挂在嘴边,亦需要行动来检验。

 这些年我在尽力为家乡做点事:曾就文艺事业的发展给政府网站“县长信箱”提过建议,还激动不已地写下博文《关爱佛坪》:“……诚如‘县长信箱’所言,我就是在行使公民的建议权。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行使这一公民权利,以为很有意义,是以为记。”也通过《回望农民》的反响,为佛坪中学牵线建起迎春花书舍、迎春花助学基金,所捐书和钱不多,却是对母校的一种回报。后来又为老家初中及一个行政部门各捐出数百册图书。还帮助过几个文学青年和困难乡友,给家乡“6·9”洪灾捐过半个月工资。再是承担《佛坪等你来》的部分撰写、编辑、出版及宣传任务。这本书成为佛坪旅游的一张名片,引来社会各界的广泛瞩目。

 我是想尽自己的力量为家乡的建设添一块砖加一页瓦。这样的愿望后来便落实在我的嘴边和笔端。我是见缝插针地向人推介故乡,说佛坪人家没兴趣,可国宝熊猫的名声扬得很远,传到七大洲五大洋。于是就打“熊猫牌”,把佛坪与熊猫串连起来:“有一百多只呢,全世界才一千多只……”果然有效,立马吊足听者的胃口,惹得他们想去一睹尊容。大约2003年“非典”以后,我有意识把目光转向秦岭,把笔头触及佛坪。一些读者看过我的文章后按图索骥来到这里,欣赏秦岭风光,观看熊猫金丝猴,品尝地方小吃。他们竟也喜欢上这片土地,没人说我瞎吹胡写,没人说过后悔白来,还有人说要把灵魂安妥于此。作为一个业馀文学爱好者,一个过分看重精神家园、时刻惦念故乡的游子,还有比这更大的满足和荣耀吗?

 更多的时候,我是在异乡回忆、想像、梦呓佛坪,并把这些回忆、想像、梦呓变成文字。最初是随意的不自觉的,慢慢变得刻意而自觉,一个文学的故乡渐渐浮现出来。

 作家与其故乡有着密切而掰不开的关係,大多数作家都有自己生活的根、创作的根,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沉从文的湘西、贾平凹的商州、路遥的陝北、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这些地方成就了作家,作家们的文字也使这些地方扬名天下。

 文学是源自内心的甘冽泉水。只有瞄准熟悉的人与事、情与景,才能动真情不虚浮,发乎心而力道足,写出属于自己的句子与感受。我把创作的根扎在佛坪,既出自对故乡的眷恋,也源自故乡的独特魅力。故乡的人事,故乡的山水,故乡的动物,是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宝藏和富矿。这些年以秦岭佛坪为素材创作出20多万字,海内外发表40多篇,获过全国奖,入选初中语文辅导教材,由此跻身西安市文联、陝西省作协签约作家行列,受聘渭南师范学院客座教授。这是故乡给予我的馈赠,帮着我圆了文学梦,可我的文字能把故乡的美名播撒出去吗?所幸最近要出版的两本书,会对故乡起到一点点助推,算是些许微薄的回馈。

 人人都有一个地理故乡,却非所有人都有情感故乡,也只是作家才有文学故乡,且只存于部分作家的心底。

 这麽说来,我是多麽的幸运,竟然同时拥有三个故乡,难道不是天底下最富足的人吗?

 我想,唯有加倍地爱护珍惜故乡,才对得起故乡给予我的而一切。我也只有把故乡存放在心灵最深处,让她成为我疗伤的一剂良药、抚慰灵魂的一缕暖意、精神跃升的一方高地。想着那里,笔触到那里,便能消解挫败绝望荒寒,恪守尊严道义博爱,眺望夸父、西西弗斯越过地平线的背影。

 我在为故乡做事,回忆、书写时启动了自己,高贵了自己,淨化了自己。

 这辈子,我是走不出这片土地了!
来源:文汇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