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1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踏上奥地利土地回顾逐渐成长的岁月

发布日期:2022-12-03 11:07:12  来源:

在我渐渐长大的岁月里,国内正处在不停开展政治运动的年代,我的人生也由于父母政治生涯的起伏,发生过多次的转变。尤其在文革时期,早早的体会了命运的坎坷,世态炎凉,那么多刻骨铭心的经历,曾经很想把它们记录下来。但日子一天天过去,记忆渐渐远去,回忆失去激情,岁月的河流轻轻就能将一切带走,痛苦与欢乐。

1986年1月6日是我踏上奥地利土地的第一天。我出国的原因是要好的朋友在维也纳要开新店,需要员工,她出国才三年,正赶上80年代末,90年代初天天有中国餐馆开张的年代。她为我准备了一张杭州“西湖饭店”的厨师证明,就把我从温州市工业科学研究所申请到了维也纳,让人意料不到的快速(我曾经化了七,八年的时间从丽水调到温州,国内人事变动的艰难可见一斑),而我当时正在原单位经历过温州地,市机构合并,重新组合后不久,很不幸,碰到一个彻头彻尾只会玩弄权术的政治商人-新的上司,从此开始慢慢失去了相处和睦,工作愉快的环境。那个年代单位几乎就是终生制,是你活着的基本保障,没有人敢轻易离开工作单位。领导的喜恶决定你的命运,他可以随意改变你的人生,而你永远是弱者。在母亲还不忍心女儿远离,父亲还在盼着女儿入党升官,我已决定,选择了出国。几乎没有什么告别,让亲人伤心,领导失望,也辜负了许多爱我的朋友,毅然踏上了飞往欧洲的飞机。

一切顺风顺水,朋友为我打点了一切,从办签证到买机票,在我还没来到之前就安排好了我的住宿,免去了寻找住房的烦恼,虽然它是一间小屋在阁楼上,但是朋友还特意装上书架,可以保持我们喜欢看书的习惯。我们开始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体会浪漫。坐进能看得见街景的咖啡馆,点一份咖啡蛋糕,听着旁边教堂的钟声,欣赏欧洲风情,享受资产阶级情调,是我们工作闲余时的奢侈。在这里我被久久压抑的情绪得到了释放。社会保障的完善,公民意识的成熟,民主制度的体现,让我感觉到未来,从此我可以自己决定命运,我要从头开始。国内那边在连续请事假九个月后,办理了退职手续。

语言班是在我来到不久就开始报上了,在第九区外国人办的学校。不会说话是件很痛苦的事,刚开始每当客人一进门和我打招呼,我因为语言关系不能回应,让我十分的尴尬,恨不得地下有条缝能钻进去。在上语言学校之前,我的语言启蒙老师是个大学生,他是来教朋友的弟弟的,把我也顺搭上,但朋友的弟弟一直埋怨老师的醉翁之意。第一个星期我竟然记住了星期一到星期天的区别。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读完了第一期语言班的课程。几个月后和朋友一起在店里做跑堂(充其量只是个半跑)。由于我们都没有经历过从好朋友到老板员工的过程,十个月我们分手了。促成此事的幕后推手是她的丈夫,他已无法忍受妻子被人长期“霸占”,但朋友还是生我的气了。

离开这家店后,我去了一家青田人开的在十三区叫“圆明圆饭店”做跑堂,在这里碰到了我的第二个德语老师-一个在国际学校教书的老头(看上去很老)。如果他有时间,会在餐馆午休时来给我上课,餐馆老板很通情达理,我自己带了茶叶招待老师,免得他出力还得出钱。他教会了我服务行业中的习惯用语,问候,并要求用尊称练习,以符合我的工作需要,并纠正每一个病句,每一课都让我试着用德语来叙述我的过去(顺便打探我的底细)。那个阶段,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我非常的感谢他Fischer Rudolf先生。老板的妻子生产完毕,回到店里上班,我就离开了那里,去了三区一家台湾人的餐馆。员工全是青田人,老板娘很好,家里店里所有的活都是她干,而老板只是发话而已,典型的男尊女卑组合。他们相互说台湾话,但不知道我听得懂。不久我离开了,没有答应老板娘的挽留。

在二十三区“凤凰饭店”认识了虞品珠,是我到奥地利后第一个同甘共苦的同事,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老板是个新加坡籍的华人,在这里不能坚持原则,捍卫真理,老板就是,没有为什么,只是服从照办。资本家的剥削是赤裸裸的,品珠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我在那里学到最多,餐馆经营,劳资分配,员工安排,成本核算。老板总是不在,我们有充分发挥才能的机会和空间,为日后自己能开餐馆增加了信心。而也正是这位资本家老板给我们这些陆续去开店的员工很多的帮助,直到今天我还是心存感激。

1988年4月在我出国后两年,我和我的先生租下了维也纳近郊Mistelbach一家停业的咖啡馆,在院子里面,简单改装后就开张了。四年后房东身体欠佳,债抬高筑,准备将整个院子出让,我们的企业又加上旅店客房和电影院,修修补补至今,日子一天天过着。我和老公是同乡,在国外认识,那会儿孤男剩女,没想谈恋爱,反倒结婚了,女儿今年二十岁。

我是属于出国人群中的幸运者,在国外的二十几年是我心智逐渐成熟的阶段,回想人生中的坎坷,爱情的挫折,情感的失意,现在看来它们也是一种财富,而且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财富。我的人生观象是从量到了质的改变。在浑浑噩噩中远眺时,心中就有了一丝欣慰。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