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1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爱情遗落的地方

发布日期:2022-12-03 11:01:45  来源:
 1

每到周末,我都会横穿整个城市,来到它位于西南角的边缘地带,这里有一个叫“雕塑时光”的酒吧。每到周末,我都会独自一个人泡在这里,不为喝酒,也不是为了显示另类和深沉,只是,等人。等一个让我的心狂跳的男人,尹帆。这个曾许诺给我幸福,和我得到的所有的幸福都不一样的男人。

那是个怎么样的男人呢,我形容不出来,只知道他长在了我的心里,和我的年龄,和我脸上的皱纹一样,永远也甩不掉。说到皱纹,你肯定想到我的年龄,是的,我的心和我的年龄一样处在苍老的边缘,就象这个酒吧,城市边缘的酒吧,和它的名字,雕塑时光。时光怎么雕塑?我想要雕塑的话只能在脸上,皱纹是时光永不言悔的追随者。

我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边缘地带,和妩媚而年轻的朵朵和租一处房子。朵朵真是年轻呀,年轻的好象不挥霍自己就有点对不住,有点暴殄天物。朵朵每天都让自己疲惫地预支完明天的体力、时间和一切可以支配的东西。朵朵,小妖精一样迷人的朵朵,美丽的可以呼来风,可以换来雨,让我嫉妒的恨不得掐死她。每当我这样告诉她,她都哈哈地笑起来,她用手掐住我,说,是不是这样,这样一用力,你就,你就……朵朵翻着白眼躺倒在床上。我在房间里左冲右撞,我希望找到相机,把朵朵这个样子拍下来,送给那些围在她身后嗡嗡叫的苍蝇,那轰动的效果,肯定盖过本届的世界杯。

朵朵和我总是互相羡慕,也互相嫉妒,当然我们最多的是挖苦。我搜肠刮肚的寻找恶毒的词汇,朵朵也不例外,她竟然有次在BBS上征集恶毒的骂人的词汇,想集大家的力量打倒我,哼,做梦吧。当然我想打倒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在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摇出白旗,我们终于有点偃旗息鼓的架势了。这个小妖精,竟然在我这次出来时主动帮我打理了头发,感动得我在关上房门的刹那回敬了她一香脚,在朵朵夸张的叫声中我哼着“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冲下楼来。我得意着呢。

2

嫁人要趁早呀。妈这样告诉我。每次我回家,妈妈都小心地求证:海诺今天又加班?我故意一脸迷茫地说:加班?没有呀。其实我知道妈的意思,妈总想让我把他带回家来。因为我对妈说过,我带回家的男人,就是我要嫁的男人。妈迫切地希望我嫁出去。关于海诺的诸多优点,妈都比我清楚呢,总有好事的人做传声筒呗。小妖精朵朵,单位的梅大姐,她们和妈一样的迫切,就好象海诺是最后的一班航船,错过了,就永远上不了岸似的。

海诺更迫切。他都不是小心求证了,他简直是威胁,他说,妮妮整天缠着我,烦死了。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妮妮才多大呀,做他侄女正好,缠着他也是玩呗,顶多是友情客串。他说,昨天,她竟然,竟然……海诺看着我说,不说了,没意思。

我冷冷地看着他,说:竟然什么?你是成熟的男人,又不是小孩子,你不喜欢的女孩子,无论竟然什么样,都不会有问题。你应该有你做事的原则。

海诺的汗都下来了。海诺说过,他就是喜欢我的冷静,理智中有点冷酷。人都说女人贱,其实男人更贱。对于有些男人,比如海诺,你不能按他的思路走,你要处处打断他的思路。别扭他,嘲讽他,怠慢他,让他方寸大乱,他就会珍视你。抓住一个男人需要计谋,学问大着呢。

当然我这么冷静是因为我不爱他,只是喜欢而已。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失败,在这近30年的生命旅途中,没有一个男人能真真切切地闯入我的生活,爱一场醉一场是每个男人和女人的梦,可这个梦在我这里总是出问题。那些男人,我爱不起来,找不到感觉。朵朵多好,朵朵的爱就象韭菜,割了一茬又蓬蓬勃勃地长出一茬。在这点上,我羡慕她。同样在这点上,朵朵羡慕我。

朵朵和男孩子疯累了,回到家把我从睡梦中摇醒,朵朵说,我羡慕你。我睡眼朦胧地看着她,她说:你那么珍视你的爱,吝啬地守着那片净土,等待着心目中男子的闯入,痴心,不悔。窗外的月亮反射到朵朵的眼上,亮晶晶的,我想安慰她,可是瞌睡来了,我打着呵欠逮住了睡眠这个小妖精,我懒得撒手。

3

一切都是命运。

我不喜欢酒吧,也不喜欢迪厅,那些地方是属于朵朵这样掐出汁来的女孩子的。我要去的话只有图书馆,趴在角落里,吹落岁月的尘埃,捧一杯清茶,一本散发着霉味的书,慢慢地翻寻,品味,也许会有点味道。

到“雕塑时光”是被朵朵拽来的,那天朵朵心情不好。女人的漂亮和风采是留给男人看的,漂亮的背面才留给女人自己和她的闺中密友。朵朵和我把酒精变成胭脂染红了整个脸以后,这个男人就出现了。朵朵说,喏。朵朵用下巴当坐标指给我看,朵朵说,真的有点味道。我懒得回头,失意中的朵朵看见猪八戒都觉得和刘德华一样。

朵朵的眼迷离起来,她的眼睛,就象猫一样会变换色彩。之后就有个男人坐在了我身边。他说:给我个机会。请二位喝一杯。

我扭过头,看着他的蓝领带,陌生男人我从来只看他们下巴以下腰带以上的部位,我懒得看面孔,那是听过声音之后才决定的内容。我说给我个理由。

他说你知道寂寞的味道吗?

我说寂寞是冷凝霜的味道。

他说冷凝霜是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

朵朵哈哈地笑起来。她嘴里说冷凝霜,哈哈,冷凝霜。我从来不知道寂寞的味道,我没有机会知道。我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挥霍,可以用来换取热闹。

那天我们都抢着说话,介绍自己,真的假的都有,我们还没有天真到相信酒吧里的男人。后来是我和他在说,他说他叫尹帆,是个建筑师。他说我给你画张简笔素描吧。之后我的脸就爬到了他的白手帕上,简单的几笔,比我自己还真实。朵朵说,mg god,她骨子里的忧郁浪漫和徘徊都让你画出来了。朵朵说,你读懂了她。这是我和朵朵那天唯一观点相同的地方。那一刻,我的心都不会跳了,她们不是慌张地加快步伐,而是忘记了走,我憋得慌,为这个叫尹帆的男人。30年,我等了30年,我的爱情,它就这样赤裸着来了。

4

尹帆迟到了,我一点也不生气。

我的脸象向日葵一样随着尹帆转动着,充满了灿烂的阳光。我说,尹帆,怎么短短地四五天就象过了十多年似的。尹帆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说,傻丫头。尹帆拉住我说,走。

走?去哪?你是不是要冒什么坏水呀?每次我们都是在这里见面,说情人之间说不完的废话,挨到关门分手。我希望他带我到别的地方,可是我不说。伊凡也没有别的表示,我遗憾。

尹帆一直拉着我的手,远远地看去简直是他拖着我,好象我有多么不情愿似的。其实是他走得太快了,我都有点追不上他了,他那么迫切,我都拿不定主意了。尹帆终于停了下来,是个很普通的住宅小区,打开门,很绅士地伸出右手,微微弯着腰说:“请。”我大步跨进了门槛。

我惊呆了,我尖声叫了起来。天呀,他怎么会这样。这都是些什么呀,我跑过去。地板上,桌子上,沙发上,甚至是床上,都是尹帆送我的礼物。那些纸片一个挨一个,它们拥挤着,手挽着手,组成无数个心,心连着心。我拿起一张小纸片,上面是我的脸的卡通造型,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我说,睁的那只眼是要我看清你,闭着那只眼是要把看清的都留到脑子里。尹帆拥住我,不停地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喊我的名字,他把热气吹到我的耳朵里,痒痒地,我咯咯地笑起来。笑得我都没劲了,软软地摊在他的怀里。

生日快乐,我听见尹帆在我的耳边说。

5

我决定结婚了,新郎不是尹帆,而是海诺。朵朵和我大吵了一架,发现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采取过激的行动,她搬走了,并且做出今生谁也不理谁的架势,我有点心痛。但我知道女人最懂得疼女人,她还会回来的,虽然政见不和,但好朋友永远是好朋友,可以不明白谁,可以不理解谁,有懂得足够了。

婚姻是平实的,就象我们喝的白水,不仅补充我们每天必须的生理需求,而且洗衣做饭都离不开它。爱情只是偶尔加糖的苦咖啡。喝过一杯,余味留以后品尝就足够了。这是我对尹帆说的话,和尹帆在一起生活的7天是我最幸福,最快乐的。尹帆给了我所有的幸福都不一样的幸福,没有人能给予的幸福,我想尹帆也是这样的,我给了他女人所有的柔媚,所有的好,所有我能给予的一切。在那7天里我们过完了我们的这一辈子,好永远也好不过那7天,而坏日子在以后的路上等着我呢,我还怕什么。

和海诺说我们结婚吧,他没有我预想的惊喜,也许他早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吧,也许对于他这样的男人快乐在追求和征服中,结果是什么并不重要。他眼里有我读不懂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促使我不回头,永远不。

婚礼的排场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许我本来就没有憧憬吧。我和海诺是两只会出气的木偶,被大家的热情牵引着,摆布着,这时我们没有思维,只有裂开大嘴做出幸福的样子。

婚宴终于结束了。我挽着海诺的胳膊走在送行的人群前面,我们不停地挥手,不停地微笑,不停地说再见。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我撞到一个人身上,是尹帆。

我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我想说怎么会是你。可是冲出来的话却是:瞎眼了,你!

我挽着海诺的胳膊,走在我的婚姻路上。我不去看尹帆的表情,他在我的眼里永远是个陌生人了,我的眼睛停留,也只停留在他的蓝领带上。陌生男人我从来只看他们下巴以下腰带以上的部位,我懒得看面孔,即使听过声音之后,我也不看。我亲密地对着我的新郎耳语着,我说,我们的路还长着呢。

海诺的嘴张着,他的话被热闹的汽车喇叭声淹没住了,可是我从他的口型中读出了那几个字,他说,也不一定吧。

谁知道呢,也许吧,现在我不去想,只知道走在路上,就足够了。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4.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