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6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爱情在悉尼转了一圈,回国了

发布日期:2022-12-03 11:01:34  来源:

阿一是个年轻人,年轻的还有点帅。而且一见人脸上就总带点笑容,让人颇产生些亲近。高中毕业时他结束了他的初恋,进入了大学,在那里认识了他的女朋友。那是一个比他大一届的女生,也许就是因为大一届,她毕业后,他们分手了。那以后阿一一直没找女朋友。一年后阿一也毕业了,工作了。他有和她的女朋友——前女朋友——联系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忘不了她家的电话号码。可这有什么用呢,她搬家了。

又过了一年,阿一要出国了。那天他喝酒了,有点高,于是就又拨了那个号码。好像上帝那天也喝酒了,也有点高,那个号码居然通了。阿一从电话那头知道了她的手机号。“我要出国了,我想见你……”那天他们走在街上,她挽着他的胳膊,就像从前一样,他们看上去还是情侣。他们逛街、逛商场、吃饭。她的购物欲还是那么强,买了一堆东西,就像他们没分手时一样。

阿一到了悉尼,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活。每天要到学校上语言课,上完课又要打理好多相关的事情。刚开始的留学生活都是这样。什么存款啦,租房啦,购物啦。不过,过了几周生活也就稳妥了。也许漂泊的心总是喜欢往一起靠的。朋友们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个或大或小的聚会,女生们在一起讨论买衣买菜,或哪里的房子好,再不就哪个老师怎么样。男生们在一起就讨论足球电脑,女生们听不到时就议论议论哪个班的女生怎么样。朋友认识的越来越多,阿一也认识了她,个子不高,可是总是那么沉稳。那天吃完饭,散伙后几个好朋友怂恿阿一给那个女生打电话。

阿一打了,打了一星期的电话,约好星期五到他家吃饭。那天那个女生没回家。第二天她告诉阿一别对别人说这件事,她的同学都知道她国内有男朋友。她希望他们做朋友。他们做了朋友,一般的朋友,很一般的朋友。一般到……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是朋友。阿一知道,他得让她慢慢接受他。所以,他都只是远远的看着她,或是只打个招呼。只有周围没有熟人的时候,或是在她家的时候,他是她的好朋友,好到阿一说:“我想做你男朋友。”“我不会和我男朋友分手的。”其实那天阿一是买了束花来的。她家没人。他拨了她的手机,她周为有朋友“你等一下再打吧,我和我朋友在一起呢。”手机挂了,过了一会关了。阿一等了一个多小时,吃完饭,阿一知道她不会做她的女朋友。阿一走了。第二天,阿一去了那个他已经很久没去的教堂。还是那些面孔。“你是在念语言吗?”她对阿一说。阿一以前从没注意到她。后来才知道她家就在自己家附近,才两分钟的路。她要了阿一的QQ号,晚上他们聊了好久。她约阿一出来吹风,那时都晚上2、3点了。

她要阿一做她男朋友。荒唐了点,阿一婉拒了。可阿一还是挺不开心的。是因为前天的晚上吧。阿一知道他们和不来,可在一起时她总是拉着阿一的胳膊。再去教堂时,她对她的朋友说:“这是我男朋友。”阿一没做声。那天晚上,阿一没回家,那一个星期的晚上阿一没回家。后来阿一回家了,以后在也没在离他家两分钟处停留过。她也许受过很多伤,也许需要抚平,可那时的阿一也有伤。

也许受伤的人不该在一起吧,也许会传染。阿一开始念直升班了。又是一群新朋友。阿一很用功,他的作业总比别人做的好,因为他做的早,因为他把时间更多的花在了学习上。可朋友在一起哪有不开玩笑的,拿他和她开玩笑。不过他们还是朋友。阿一不想谈女朋友了。阿一感觉,这里的爱情拿的也是学生签证。这里的爱情,就像留学生的心情。直升班的十周很快结束了。这意味着大家终于进了大学的校门了。大家都很高兴。PARTY接着PARTY。PARTY的第二天,她请阿一到她家做客,还有个朋友在,阿一便去了。桌上的饭菜都很随便。朋友小聚嘛。吃完饭,一般也就该散场了。

她不想阿一走,她的朋友也留他。那天阿一没走。大学开学了,阿一比以前更用功了。不过他比以前更爱打电话了,打给国内的。国内的那个他很熟悉的手机号码。其实,她们以前也有通过越洋电话,还是朋友,当然免不了问候。但现在不是问候。阿一觉得,他和她交流起来是最自然,最舒服的。他怀念他们的那段时光,他认为那很真,很纯。他们甚至都讨论订婚了。也许是阿一觉得累了吧。他没找到他想要的感情,或是人家什么都肯给,却惟独那份感情。那份感情在悉尼转了一圈,回国了。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5.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