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6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澳洲求职记-以往的经历

发布日期:2022-12-03 10:51:43  来源:

到澳洲后曾经尝试打工,餐馆的侍应、工厂流水线、仓库拣货,还自己开过杂货店。澳洲和国内不一样:无论做什么,最基本的水平的工资水平是有保证的。而且,澳洲人内心没有对人和对工作种类的高低贵贱之分,做什么都开心,享受人生和家庭最重要,工作只是谋生的手段而已。办公室文员等初级白领和蓝领工人在一个工资水平上。无论是做最基本的工作还是CEO,每年四周的带薪年假、病假、工作满十年后的长期服务假、加班费、雇主所付养老金比例等福利都是一样的。

做个蓝领没什么不好。我曾经做过一个仓库工,干活就是聊天儿,大部分人都在磨洋工。所以,天天要加班。一加班两个小时之内工钱算一倍半,两个小时以后双薪。当时,曾经税前周薪拿到过一千八百多澳币。还有一个是在雅诗蓝黛的流水线做粉盒,好像一边干一边在睡觉。

蓝领工作也不错,但心里还是不甘心,蓝领工作太简单了,我不是刻苦钻研的高科技人才,但坐惯办公室,再加上娇生惯养,四体不勤,做回白领才是我的愿望。我到澳洲是为了体会更舒适惬意生活,而不想降低对人生的要求,不想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工作。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做个生意。一些朋友买快餐连锁店,食品连锁店,生意兴隆。我却扬言:本人就是喜欢打工。其实也是人各有志吧。在我看来,经营自己的生意要一百二十个上心,顾客少了没钱赚;顾客多了照顾不过来,左右着急。最主要的是,我认为,既然到了一个不说中文的全英语环境,进了自己家门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出了家,如果还工作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感觉似乎永远都不能融入这个社会,永远和这个社会隔离,永远是生活在边缘的边缘人。这是有背我的初衷的。既然到这个国家来,希望进入主流社会,尽可能融入这个社会一些,能做这个社会的主人翁,而不是一个旁观者、观望者。

我的起点没有定太高,在国内已攒足了办公室工作经验。但那时对自己的英文没信心,所以想从最低的办公室文员做起。最初也去过唐人街的职业介绍所,竟然要介绍费,西人的职业介绍所哪有向寻工者要钱的?简直是骗钱。

也看过中文报纸的招工启示。面试的时候,竟然安排两三个求职者坐一圈PK式面试,像选美一样,一个小小的文员的职位,竞争如此白热化。我还记得对面的应聘者不时飞来的白眼,和炫耀式地、挥舞着的一摞证书。自己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哪里竞争得过小姑娘,算了吧,我放弃。

为了找一个西人的办公室工作,我采取撒大网、捞小鱼的办法。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大家都说第一个工作最难找。真的是这样。所有的职位都要本地工作经验,虽然说一个小职员工作有什么难,办公室那一套熟得不能再熟。更何况,咱中国人都绝顶聪明,不会的看一眼也就会了。可谁信啊,西人讲的是证据。怎么证明你什么都会?全凭自己一张嘴吹。关键是吹也不会吹,真的很难。

记得有一次面试,是在一家由三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小伙子合伙攒的贸易公司,一般别家只面试五、六个,这家却要面试十四个(我一般都问总共有多少人申请、多少人参加面试,就算好奇吧。),听到,我就忍不住想笑。因为这个办公室里除了这三个总经理之外全是年轻漂亮体形凸凹的小姑娘,当时就知道肯定没戏,不过还是很好笑的经历。

还有一次是一家可能是做游泳池产品的公司,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是干什么的,面试的成员之一是个大腹便便的港菘,没准公司就是他的呢。他的西人小伙下手问我知道不知道本公司的业务,我也老实回答:不知道。那港菘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看我。不过那时我的工作已经基本定了,他们对我没兴趣,我也不想去,各得其所。

经过一个半月屡败屡战的不懈努力,发出了约一千份申请,七八次面试之后,竟然有两家同时雇用我。一家是个很小的公司,做医药的,职位是收账(Accounts Receivable),正式工。公司内大约有四、五个员工。未来的主管是一位二十岁出头、大学在读、还没毕业的鬼妹。大睁着一双刺儿青特有的挑剔的大蓝眼。澳洲这地方,遍地十几岁的teenage妈咪,以我的年龄都可以做她妈了,以后却要在她手底下跑路打杂、挣饭吃,可有得受。过一会儿,大老板没穿鞋穿着袜子就出来了,说有二百多号人申请呢,你是最好的。听得我真有知遇之恩的感觉,回家一路上都晕。

另一家是教育学院,政府机构,行政总务工作,四个月的合同临时工。据面试的两位老领导说,我是战胜了五百多人脱颖而出的。又晕一回。

我要在这两家之中选一个。政府工作是合同到期再延期。面试时,我问到这个问题:会不会不给我延期呢?他们说,本单位的职工有些是一个半月一签的合同临时工,如今人家已经做十六年。你怕啥,到咱这儿,没有不给延期的。政府工作工资也高不少,就去了这个政府工作。

工作时忙时松,不忙的时候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偷偷上网,打个电话聊天儿。忙的时候也是晕头转向,一百多人的小型毕业典礼全靠我一人组织;接待参观团,从订餐、订会议室、复印材料,到端茶倒水、清理会场,自始至终也是我一个人,有时两、三个参观团同时来,有的参观团的成员多到四、五十人。还以每天一本的速度,为非洲朋友排了四十多本木工学教科书的版,有的书大到一张CD盘只能存一、两本。对着两个屏幕坐一天,回家看到计算机就想吐。那套教材倒是真不错,后悔当时应该考一套,挺有用的。

稳定的工作让我心满意足,心里别提多庆幸了,这辈子就靠上了!还算呢,小算盘劈历啪啦响,干满一年,就可以休带薪产假了,生子、上班全不耽误,预产期定好是上班一周年的纪念日,太高兴啦,该出差子了吧。这就叫乐极生悲。

工作干到八个月时,单位要机构重组,所有没干满一年的临时工统统回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那时可以说是我不太长的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各方面都不顺利。苦啊。。。。。!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3.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