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3-02-01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从秘书到总裁34岁少帅奋斗路

发布日期:2022-12-03 10:50:37  来源:
会议室里,老板正在指点江山,激昂文字。
门外,一个身影察言观色。
虽然没有身处会议室,但他会判断什么时候老板的水喝完了,什么时候该进去倒一杯水,既不会打断老板说话的激情又显得恰到好处。
这个身影,就是卫哲。
那时他才20岁出头,是“中国证券之父”管金生的秘书。
对卫哲的采访,约在百安居中国区总部七楼的办公室,那是一个不大的房间,除了他的办公桌就是一个小小的圆桌,我们坐在圆桌边,像是进行“头脑风暴”。
今年他34岁,是百安居中国区总裁。
他也激情文字,前段时间,“欧倍德”中国店全部翻牌为“百安居”,在任期间有如此大的并购行动,他足以意气风发。
采访进行了1个多小时。快结束时,他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察言观需”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品质。
少年得志,也是辛苦
说到卫哲,常要提到的是这个定位——“最年轻的500强公司中国区总裁”。年轻自然是好事,不过这也是用比别人每天多干一倍时间的工作换来的。每天14到16个小时的工作,5年干别人差不多10年的活。
如此少年得志,也是辛苦。
十多年的职场经验,他做了总结,最近写成一本书叫《金领》,开篇前言就说“一定要申明的是,写这本书不是少年得志后自信心极度膨胀的产物”。
他披露了未来的职业发展考虑,那就是希望回到商学院从事商务教学,做一名“卫老师”。不太相信,问他到时候真的能退得下来吗,已经到这个职位了,会不会骑虎难下?他笑着反问我,为什么退不下来。
他自比是物业管理公司,换了的话大楼不会倒。或许卫哲在,只是把这个大楼管得漂亮一点干净一点,而他走,仍然有一套程序在,换任何一个人都能接手。没有退不下来的道理。
或许他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
确实,没有退不下来的道理,这地球,离了谁还不是照样转。我相信他运用一个团队的力量在管理一个公司,是一个团队在谋划他所说的“一个S三个P”,就是“战略(strategy)、人(people)、流程(procedure)、项目(project)”,他也一直用在英国商学院学到的三句话来做他的CEO,其中一条就是程序大于权利,有一天卫哲不在百安居,公司仍然有一套程序在运作。
但是我想知道的是,到时,他自己能有退下来的这个心态吗?
他很肯定地说:“十年之后,教书,我肯定在教书。”那是他追求的理想规划。
不一样的“小秘”
大学学的是外事管理专业,也曾有过做外交家的梦想,不过第一份职业是做“小秘”,倒也没有心理不平衡,因为在管金生手下学了不少东西。
管金生求才若渴,善于从沙里淘金;万国证券富有朝气,这些都是客观因素。而主观因素是卫哲敢于也善于表现自己。
做小小的实习生,怎么能让大老板认识到你?
且听未来的卫老师细细道来:当时老板不让我干什么,翻译个年报,剪剪报纸,但你要看那么多剪报,老板哪几篇是看过的,你就要往这个方向引导,到后来就是他不看我的剪报中午就吃不下饭。中午他和我们一样吃盒饭,会问小卫剪报呢,问到这个,我就知道善于表现自己有成效了,他要见见这个作者。
做个秘书,卫哲也要给老板端茶送水,他说这都有技巧。什么时候去倒,估摸着老板一杯水喝了多少时间,讲话讲得多就得倒得勤一点,你在会场外边,什么时候去倒,又不能打断老板讲话的激情,什么时候光倒水不加茶叶,什么时候该带着茶叶进去,老板还抽烟,什么时候打火机里的油没了该换个打火机,这都得把握。
很琐碎的事情,说起来很不起眼,不过卫哲能够把这些事情做得很不一样。
在乎的是细节,因为当你是个小人物的时候,能做的只有细节。
当这些细节都做好的时候,老板知道,让卫哲再做复印倒水剪报等工作,那是屈才了。
于是,23岁的卫哲,成为了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资产管理总部的副总经理。
曾经的被并购者
2005年4月27日,百安居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纪司福宣布已收购欧倍德在华业务。
卫哲是最了解被并购者心态的。因为他以前服务过的公司曾经被并购过两次。
当万国证券被合并的时候,他离开了。是一种年少气盛,觉得“曹汉誓不两立”。既然是竞争对手,怎么可以在一个办公室一起工作,还要中午一起吃饭呢?现在想来,他承认那时是太过冲动了,如果不是那个年龄,不会仅仅因为并购而离开。
那个年龄,是24。
第二次离开是比较理智的,已经少了很多冲动。离开的原因很简单,他所在的永道和普华合并后员工的发展几率不是扩大而是缩小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合并之后6年,它才在中国区提拔了第一个合伙人。因为合并后全球几千个合伙人,裁了一批合伙人之后还是有很多合伙人。当时卫哲是合伙人的首要候选人,已经有书面的函告诉他回国之后就可以提升为合伙人,但他当时在英国总部,更加接近合并的中心,了解到一些当时在中国区还不大了解的情况。因为明白,所以就走了。后来也证明他的选择是明智的,写信告诉他要提他为合伙人的老板一年之后自己的工作也没了,当时和他同级别的人到去年才开始提拔为合伙人,并不是他们表现不好,而是中国区的人才饱和了,一直都没有提拔机会。
欧倍德的员工也会像卫哲一样,有年少气盛的,也会有恐慌的,因为知道公司被合并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减薪降职。卫哲去用自己的经历来说服他们。“我做的工作不错。”他说。欧倍德零售的核心层一个都没走,3个区域总经理,13个商店总经理都留下了。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4.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