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3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懸賞可愛女人

发布日期:2022-09-24 00:00:00  来源:文汇

胡野秋

上上周討論過「好男人為何成為珍稀動物?」有人認同,有人反對。

這周來討論一下「什麼樣的女人才可愛?」以示不偏不廢、男女平等,但這個問題一提出就的而且確有點傻,很像是個偽命題。

這倒不是男人不希望女人可愛,而是因為可愛的女人也像大熊貓一樣愈來愈難覓蹤跡。此外,男人們從來都是靠直覺選擇女人的,很難訴諸文字。儘管靠直覺常常容易出錯,但男人沒有更好的法子,所以在兩性關係中,出錯的更多是男人。

對於女人的衡量標準,男人從來不用教導,早就無師自通地領會出來了。只不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標準,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段也會發生變異而已。

比如,男人總是從欣賞臉蛋開始其對女人的探索之旅,目光逐漸朝下移,臉蛋後面是胸部,然後才是其他。而當男人長的足夠大以後,才會開始關注女人的腦袋和心靈。這幾乎具有共性。而女人也一樣,先看男人的劍眉、高鼻樑、胸大肌,她們成熟後,就會在男人的地位和錢袋上掃來掃去。

有個兄弟剛剛離婚了,似乎還未完全排解開,情緒一直縈繞於圍城而不絕。我一直覺得他們兩口子的關係特鐵,老婆是個公務員,自然穩定有加。我哥們兒以蒙古人的剽悍,雲手折桂。此後夫婦唱隨,又誕下象徵漢蒙民族團結的結晶。最令我驚羨的是,老公要棄筆經商了,老婆不但全力支持,而且索性辭了政府的公差,扔掉總有一天會到手的處長寶座,跟他一起慘淡經營。那陣子,這哥們像馬兒陶醉在自己的草原上。

七年之癢終於沒捱過,我這哥們兒只能大唱「圍城曲」。此時,男人的偉岸和女人的丰韻,都顯得無足輕重。

說離就離了,大廈在一聲嘆息中傾覆。那些天,我們廝泡在一起,看見他她雙雙沉重。我在兔死狐悲中也不免回望我的大廈,不知是否近墨者黑,竟好似也發現些許破敗之象。驚出我一身冷汗。

愈來愈多的人如此感慨:男人啊,沒有錢,你在女人眼裡就什麼都不是。

那麼在男人眼裡,什麼樣的女人才可愛呢?答案似乎出來了。

男人自然希望,在自己喝悶酒的時候,女人能坐在自己的對面,不要有太多的嘮叨,不要有太多的埋怨,能夠陪上兩杯更好,不然就默默地坐也成。這樣喝喝,酒就不悶了。

男人還希望,女人不要把精力都花在盯梢和翻查上,男人的手機是重點檢查對象,和誰通話?都說什麼?微信有點曖昧,誰發的?這樣的問題有點煩。也許你的他只是和一個同事或者一個同學或者一個朋友聊了幾句天,雖然是異性沒啥大不了。因為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是說替換就能替換的,如果你對他不再重要,那麼沒別人你們也一樣長不了。

更何況按這個邏輯推下去,同性的電話也很可疑,因為如今斷背的據說比例甚高。

再說今天的中國男人,有幾個不累的,到處找錢,還不一定找到,哪有閒工夫真玩。人家馮小剛大導不是概括了嗎:男人哪,年輕的時候有賊心沒賊膽,到老了有賊心賊膽了,賊卻沒了。

所以,男人希望的是別把男人逼成賊的女人。

但這樣缺乏浪漫色彩的答案,注定會讓新新人類的女孩恥笑。

雖然這樣的要求不算太高,但照此標準,可愛的女人依然「沒有最少,只有更少」。所以只好公開懸賞一下,哪位看官有此女友,請向我推薦。

来源:文汇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6.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