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9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見多識廣:李白原來是「華僑」

发布日期:2022-09-24 00:00:00  来源:文汇

尹樹廣

上周專欄的題目是「阿卡耶夫與絲綢之路」,談到李白與今中亞的關係及中亞人對他的喜愛。見報次日,我便收到同事小茅的微信,補正了我短文中未言及的訊息。

小茅說:李白的先人是在隋末被流放到托克馬克的,當時托克馬克屬西突厥,李白老爸據說是大商人,五歲被父親帶回四川;托克馬克當時在隋的版圖上,也在後來唐的版圖上,唐設行政區隴右道,由安西節度使管轄,當時唐朝是真正開放的國際化時代,李姓王朝有史家考證是有西域少數民族(鮮卑人)血統的,故盛唐在民族包容性上很強大,絲綢之路也因此而輝煌。小茅喜歡西域史,他的補充和點評太精彩了,用句時髦官話說,研究李白、盛唐和絲綢之路「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道教徒的詩人李白及其痛苦》是我「發現另一個李白」最好的一本書,送我書的是美籍華人高震寰先生。二零零八年炎夏的一個中午,在北京王府井附近一處茶舍裡,高先生神情興奮,眼前放一大摞書,「剛從王府井書店回來,那裡的好書太多了。」他說,自己退休在美國家中,每天工作就是讀書。高先生見多識廣,我們神聊了兩個多小時,臨別,他送我上面提到的書留念。

《道教徒的詩人李白及其痛苦》作者是李長之(1910-1978),山東利津人,1931年考入清華大學生物系,兩年後轉入哲學系,師從金岳霖先生,與吳組湘、林庚、季羨林並稱為「清華四劍客」,還著有《司馬遷之人格與風格》、《陶淵明傳論》、《批判精神》等。李長之寫《李白》時不過二十六七歲,深受德國古典哲學和美學思想浸染,採用尼采「生命哲學」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寫出《道教徒的詩人李白及其痛苦》一書,轟動一時,至今對李白研究具有重大而廣泛影響。

李長之先生在開篇導論中便闢專節「異國的精神教養」,評價李白像大詩人屈原一樣,「那精神乃是有點歐洲意味的」。他說,考證李白籍貫最重要的史料應是其同時代族叔李陽冰的《草堂集序》,以及魏顥的《李翰林集序》、劉全白的《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和范傳正的《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並序》。

書中寫道,李白在《與韓荊州書》中說:「白隴西布衣」;在《贈張相鎬》詩中也說:「本家隴西人,先為漢邊將。功略蓋天地,名飛青雲上。苦戰竟不侯,當年頗惆悵。」李長之推論,李白故人很可能是「飛將軍」李廣,李廣正是隴西人,按照最近事實的看法,可以認為李白是「華僑」。

妙哉「華僑說」。大家知道,李白西域人出身背景,其孩子名也都有異域色彩,頗黎、明月奴等。因為是「華僑」,李白才精通西域各國文字,能夠在朝廷作《答蕃書》了。也許是我在李白出生地西域(今吉爾吉斯斯坦)工作過,也參觀過他的長眠之地當塗「李白衣冠塚」,這可能是我格外喜歡李白的緣故吧。

前蘇聯讀者十分喜愛李白。哈薩克斯坦漢學家小阿烏埃佐夫就曾告訴我,他最喜歡的中國王朝是唐代,也願「生為唐朝人」。塔吉克斯坦大使阿利莫夫演講時,喜歡用俄語背誦李白詩句,讓我這個「高翻」無地自容。可見,李白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正是由於李白獨特的「異國出身」和「異國精神」,才可以找到那麼多的「異國」知音,激發精神共鳴。

眼下「一帶一路熱」方興未艾,但不應只是「經濟熱」,而應是「文化熱」。因為只有海納百川的包容精神和氣度,才能產生像李白這樣的偉大詩人,成就像唐朝一樣偉大的時代!

来源:文汇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7.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