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9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柏林的玫瑰柏林的雪

发布日期:2022-09-24 00:00:00  来源:出国在线

所有的人都安静地坐在房间里,只听得见泪水掉在地板上的 声音。我从箱子里拿出军装,悄悄穿上,领花闪着金色的光,肩章红得耀眼。披上出国前发的呢子大衣——这种双排扣的大衣是我早想要的,曾经向一个要退伍的老队员买过,可他不卖,他说那件大衣他要永远珍藏起来。现在该轮到我了。
走出宾馆,天冷得出奇。柏林的路灯本来就不亮,现在被雪 片又遮了一层,只有很昏暗的一小片光芒。我顺着大街静静走着 ,每一个窗口都透出诱人的光,我听得见里面的笑声。也许他们在庆祝胜利,因为今天几乎每一个柏林人都看了比赛的转播。我并不恨他们,如果今天胜利的是我们,如果金牌是挂在我们的胸前,我也会笑,会笑得落泪。
前面的拐角有一个咖啡馆,我曾经去过的。那是初到德国的时候,小贝说她请客,我就去了,穿的是便装,没人注意我们,因为这片使馆区有很多亚 洲人。
我推门进去,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说话,他们看着我的领花和肩章。可能从来没有外国军 人来过,驻外武官们去的都是举行鸡尾酒会的大饭店。我冲着所有的人笑了笑。走到柜台 前用手指指装咖啡的大木桶,这是我的“万国语”,无论在哪里只要用手指一指你要的东西,任何人都会明白。咖啡很热,散着浓浓的香气,其实我知道自己喝不了这种纯咖啡 。那天,我几乎夹光了盘子里所有的糖块,我觉得自己该体会一下这种苦味道。
门又一次被推开了,一股寒风吹进来,我扭头去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金黄色 的头发,蓝蓝的眼睛,脸也是通红的,望着她,我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可她不同,她卖花。
冬天的玫瑰,在国内是不多见的。而那女孩的篮子里,放着满满一篮子,红的,黄的, 白的……篮子太大了,几乎挡住了她的上半身,只露了一张小脸在花丛中。这是一家情侣 咖啡屋,每一张桌旁都坐着一对热恋的男女。不用她推销,只要她走过桌子就会有人买她 的花。一圈走完,每个桌前都插着一朵鲜艳的花。女孩和老板显然是熟识的。胖胖的老板 让她把花篮放在柜台上,又端来一杯咖啡给她。可能是只有我一个人是坐在柜台前,也可能是我的装束让她感到新鲜, 她走过 来,坐在我边上。 她用德语对我说了一句什么, 我不懂, 摇摇头。 她好像很失望。 我用手势问她为什么来卖花,她用手指指胸前,我这 才发现她的上衣口袋上绣着一个红红的十字。 我明白了她一定是参加了红十字会的,卖花是为了筹集慈善金。
看看表,已经九点半了,该回去了。于是我站起身,向女孩摆摆手,意 思是向她告别。她也摆摆手,站起来从花篮里抽出一朵红玫瑰递给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口袋里的几马克,刚才已经付了帐。她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踮起脚尖把那朵花插在我的肩章上。望着她,我觉得眼前有点模糊,好像有泪水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我从胸前取下军运会的徽章,放在女孩的手里, 扭转身走了出来。

来源:出国在线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8.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