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3
网站首页 >> 海内海外 >> 正文

望 乡

发布日期:2022-09-20 00:00:00  来源:海内与海外

我的家乡最出色的就是枸杞园,“晨斋枸杞一杯羹”(陆游),“还知一勺可延龄”(刘禹锡),正是充满魅力和神奇的枸杞子,使我的家乡成为“中国枸杞之乡”。

我对家乡的认识,是在离开它的日子,那时我长期在西安做羊绒生意。也许是时间产生美,也许是距离产生美,总之,离家离得久了,才觉得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倍感亲切。就连平时司空见惯的茨园,在我的记忆之中也变得可爱、亲切、美丽起来,月亮从茨园升起,故乡在茨园的绿叶上静静地呼吸……

枸杞树的形象在我的记忆里日渐婀娜,风姿摇曳,那种变形的美,时常让我怀想:四月的叶子绿得让人心疯,五月的紫花一往情深,六月的红果子令人陶醉,摘果子的枸杞姑娘,人面桃花,与玲珑剔透的枸杞辉映成趣,她们的善良美丽、自然纯朴、以及漂亮的头饰,都会使人怦然心动,“中宁的枸杞紫花花上红,好像姑娘脸蛋子上的云……”杞园深处的民谣使路过的风都会为之动情,那盛满枸杞的果篮里,总是装不下乡村的喜悦,装不下心头的甜蜜,每每忆及往事,如饮佳酿,家乡成了美好的想象,成了梦中的天堂……

黯然销魂,唯别而已。思春的日子,大雁塔上,不见大雁,只有守望的我;小雁塔下,没有燕子洒落的踪影和呢喃。思乡的我只能翘首阳关,眺望家园,遥想塞上江南,极目鸣沙过雁、黄河古渡、茨园烟雨,家很远!远得使我走不到门前。家又很近,近得让我可以回到童年,记忆常常触摸到回家的门槛,茨园的炊烟袅袅升起,入梦一地山水,万亩枸杞,一望无际,满园鲜红,满目灿烂,翠绿的风雨,飘飘洒洒,花开寂静,浪漫欢喜……

不论我走得多远,家——总是一盏醒着的灯!对于家乡以及亲人的深切思念,我只能用诗歌来寄托情怀:在离别家乡的日子/总有枸杞的身影/把思念望成杜鹃/一声声啼血的召唤……

思念就像一口深井,于是乎,枸杞园在久违故乡的游子梦中,鲜艳欲滴,红得那么绚丽,那么完美,真是:红豆三分愧,顾盼尽生红!于是乡音开始敲打着我的无眠,相思发酵着我的情感,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身在异乡,思念是疯长的草,缠绕着月色的悲凉。多情应笑,白雪飘落在我漆黑的头上,吟哦着深入骨髓的思念,以及影子里的孤寂。故乡——是我今生无法选择的地狱和天堂,枸杞园里的忧患意识,是生了根的,甜了光阴,苦了斯人!想念亲人,难见家乡,孤单无奈的我,开始和月亮一起望乡……

比白云更纯洁的是乡音,比乡音更甜美的是枸杞,比枸杞更美好的是久别的亲人!叫人怎能不想家呢?家里有为我而开的门,还有为我而摇曳的灯光……于是,家成了一盏不眠的灯,夜深人静,万簌俱寂,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声,不由得生出想家的念头。夜读相思,犹如读一篇爱的日记,好纯情!我时而痴痴地凝神细想,时而呆呆地望着窗外发愣,抬头明月,低头故乡,照亮相思的是如豆的枸杞灯——性总体体,其光融融,绵绵不绝。思绪远了,乡关近了,念头里的家园,有一份甜蜜,就有一份苍凉,略带丝许苦涩,亲情走来,自然熬煎,自然而然,眼里就开满了紫色的枸杞花,满眼就是鲜活的枸杞情,露水意。我与胭脂姑娘执手相看——梦里都是哽咽的呓语……

在远离家乡的西安街头,我盼望能碰到一位故乡的人,哪怕是听到一句乡音,询问一句乡情,也是一种释然一种满足。然而我始终在期望之中生活着,一如善于等待的路灯,等待乡情走进我的视线——我就这样,把自己守望成暖暖的春,又让自己站成凉凉的秋。秋也秋了,春又春了。抖落的是风尘,抖不掉的是阴影,精神化蝶是一种生活,更是一种境界。柳色青青,一个人在渭河之滨漫步凄凄浓荫,只要稍微用心灵留意感觉,就会品味出来——思念本身就是一种温暖!十八里相送,红袖添香的故事,足以让人销魂落魄……

长安街上飘着绵绵的秋雨,这场雨断断续续的已经下了大半个月,我也已经20多天没见过太阳了,本来烦闷的心情在这种氛围之中显得更加烦躁,我无法忍受旅社里四面墙壁的包围和压抑,迎着毛毛细雨漫无目的一个人在长安街上溜达,心中闷闷不乐,到处都是皮包公司,生意不顺利,更是愁眉不展。蓦然抬头,我发现了熟悉的家乡人——县农业局的闫局长,他是随区农业厅来西安考察的。文朋酒友相见,格外亲切,好一番激动。我把老闫请到钟古楼西面餐厅的三楼雅座,这是古城享有盛名的风味餐厅。我点了几个上档次的下酒菜,又点了海三鲜、肉三鲜、素三鲜的蒸饺,两人款款而谈,共叙乡情,杯酒倾心,开怀畅饮,击掌而歌,结果我们两个远在它乡的故人都醉了……

思乡时节,潜心尘埃,我站在枸杞树的影子里,深陷在茨园的浓荫里,倾听着自己的呼吸,黄河之水博动着我的血脉,枸杞树的根须早已延伸进我的神经,思念之心低于一口无声的古井。一杯“宁夏红”便烫暖了一壶“花儿”,“阿哥的肉哟”与枸杞花一起开放,体内的渴望,一路向杞园飞翔,这时我便醉了。黄河边上的老水车在咿咿呀呀的吟风弄月,尕尕的羊皮筏子,随着排子匠的桨板在波浪中起伏跌宕,承载着枸杞的传说以及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往事,“陟(音:至)彼北山,言采其杞。”(《诗经》)于是乎,大漠孤烟在我的杯中荡漾,于是月的故乡醉了,醉了很多次,酒后的星星,开始摇摇晃晃,天上一个独步于历史的嫦娥,地上一个独步于街头的我,唯酒饮我,唯我饮诗,唯诗饮月,有什么办法呢?望家乡路远山高,有父母难尽孝道,有贤妻无法拥抱,有儿子看不见微笑,那萦绕心头的思念,如同我的影子,步步紧逼……

六月轻轻地一落脚,当我踏上故土,相思之泪就熟成了红红的枸杞!扯一嗓子,茨园的炊烟就直了,道一声家乡,枸杞之花婆娑诗行,魂兮归来,归来伴我,不与故乡别!(文 / 柳 风)

来源:《海内与海外》杂志

(责编:段晨茜、闫妍)

来源:海内与海外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6.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