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故鄉的冬日/稻香

发布日期:2022-09-16 00:00:00  来源:
稻香


冬日裡無風的晴天還是暖洋洋的,那時的小學生沒有這樣那樣的教輔作業,即便是大雪覆蓋,也能找到樂子,堆雪人磊雪城打雪仗自然是少不了的,掃開一條路清理出一塊空地,好玩的東西就多了,鬥雞,騎馬,打猴(陀螺),彈杏胡,老鷹捉小雞等等,這幾樣遊戲城裡鄉村孩子都不陌生,但各地的玩法都不盡相同,至於藏貓貓,那是小不點兒玩的初級階段,跳瓦兒,拿揚兒,則是女孩子們的至愛,不過,也有些男孩子協調性好方向感強,把跳瓦兒拿揚兒這種需要柔韌纖巧的遊戲玩的出神入化眼花繚亂。套絞絞遊戲現在已很難見到,是用一根彩線絨繩長不過六十公分,兩頭連接,在兩手十指上勾來繞去,用線與線拼成的平面圍成物體圖形,另一人則用手指把絨線勾來扯去抻緊線就呈現另一個物體圖形,變化極多,極為形象直觀,實在是培養開發空間想像能力的極好途徑。

夏天吃了杏肉留下杏胡可以用來彈著玩兒,玩法和現在的彈玻璃球差不多,要決先後次序也是用"猜包猜",出石頭剪子布一物降一物,杏胡被長時間把玩撫弄,被輸來贏去,汗液浸潤,變得光滑玲瓏,拋起來聲音清脆爽朗,有金石之音。

大雪封住了進出的道路,卻也給山裡人改善營養送來了美味。厚厚的積雪把地表和植物種子壓住了,村頭打穀場上的麥秸垛、糜草堆穀草摞尤如茫茫雪海中的救命孤島,棲息在屋簷下牆洞裡的麻雀,山洞廢窯裡的鵓鴣,特別是常年在山林溝窪上靠吃昆蟲與植物種子生存的山雞錦雞,此時都成群結夥地飛攏了來,在草堆下爭先恐後地找食吃。大概是餓急了,膽兒大得見人走來也不飛去,最多緊跑幾步或伸翅滑翔一段就又停住了。孩子們此時會從家到打穀場掃開一條路,並把草堆周圍的積雪也掃在一旁,還在就近搭建一個既能觀察又能藏人的草窩子,扛一個用柳條編成的大笸籮,拿一根細長的繩子並把繩子一頭綁在棍子上,用棍子把笸籮的一頭支起來,在笸籮下面撒上幾把爛高粱秕穀子,然後拉著繩子的另一頭藏在專門搭建的草堆裡,緊盯著笸籮下麵的動靜單等貪吃者上鉤。麻雀們先飛來了,這種長著一雙黑椒顆(籽)一樣小眼睛的小傢伙灰麻色的羽毛並不漂亮,不會換步邁腳只會雙腳一齊蹦跳著在地面運動,疑心重且極其狡猾,五十年代曾被當做四害之一而遭全國人民追殺過,後來被赦免了也更賊了,愛吱吱喳喳吵個不停,一但發現危險,只要一隻起飛整群會一齊飛逃,發出撲楞楞的響聲,但決不會遠飛。見無大的危險,就又三三兩兩地下來覓食了,麻雀個頭小,沒有多少肉,因此俗語"煮了一鍋雀兒薩,淨嘴沒肉吃",暗諷那些只會誇誇其談不幹實事的人。山雞中那些羽毛灰麻麻的母雞膽小謹慎,長著錦翎長尾巴白脖頸漂亮羽毛的雄雞膽兒大,它們會小心翼翼地在熟悉的且沒有危險的地方覓食。對突然出現的大笸籮心存疑惑,它們會把周圍的糧食啄食乾淨而不肯邁入笸籮下一步,野生鵓鴣們比較缺心眼兒,他們結夥在空中掠過,落地後就和麻雀混在一起搶食吃,光顧搶了就忘了危險,不知不覺就進入笸籮下了。富有經驗的人這時並不急於收網,在等待肥大的山雞入轂,眼看美食在望了,此時猛拉繩子,支撐的短棍一倒,笸籮下那些逃之不及的覓食者便被罩在了下麵。這時暗藏的孩子們立刻沖了上去,壓住笸籮,此時你只要聽聽笸籮下面掙扎的動靜大小,就可以猜到這一次的收穫的豐碩程度。此刻有經驗的人並不急於揭開抓捕,而是停上一陣,讓充滿野性的籠中鳥在絕望和恐怖中拼命掙扎消耗力量,抓捕起來就省力多了。即便這樣,你還得用一塊大床單蒙在笸籮上,然後把笸籮輕輕抬起一道縫隙,此時,急於沖向自由和光明的鳥兒被一抓一個准!嘴大肉少的麻雀人們是不大在乎的,從縫隙中跑了也就跑了。被抓住的鵓鴣山雞們的命運是可以想像得來的,不大工夫,肉的香味就會在村子裡彌漫開來,民間自古就有"要吃飛禽,鵓鴣鵪鶉"之說,加上一些蘿蔔片洋芋片,仍是鮮美無比的美味佳餚,這些希罕物沒有人家會去獨家享用的,左鄰右舍中有孩子有老人的,都會連菜帶湯給端一碗過去讓嘗嘗,而這一差事必是孩子們最願意幹的。

大雪使動物的行蹤變得清晰可見,因此使捕獵變得容易,在踏滿蹄印的山路邊上,用細鐵絲編好的套兒正在守株待兔,竟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那年月野兔成災,套住野兔不僅使餐桌增加了花樣,使我們體會到了成功的自信,也對"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古訓有了感性認識。

川道裡的泉眼湧出的清水匯成細細的溪流,在冰面下鑽行,發出淙淙的聲響。氣溫不太低的天氣裡,剛湧出地面的地下水還凍不住,等到三九大寒天,泉水湧上地面剛流不遠就結成冰了,再後來的泉水溢上冰面,又被凍結,如此反復不止,淺淺的河床很快被冰占滿,隨之在河灘上形成巨大的冰面。山裡孩子沒有冰鞋,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興趣,我們有我們的玩法,弄一塊木板方不過尺餘,綁上一條繩子,一個坐上,另一個或拉或推,一滑一節,一不留神,跌個溝子敦,惹得大夥哈哈大笑。如履薄冰是說人在冰面上行走時擔心冰層破裂而小心翼翼,但人行走在厚冰上一樣得小心,稍不留神跌個"溝子敦"或"狗吃屎"也半晌爬不起來。

山野鄉村的孩子們上冬來還樂於去的地方,那就是跟著大人們去趕集上會,我住的村子距周邊集鎮都在二十華里以上。每月陰曆的六日和十日,一日和七日,四日和八日,分別是槐柏、土基和山岔這三個街鎮的逢集日,大人們上集會主要是交易一些農副土特產品,買些日用生活品,孩子們翻山過溝餓著肚子跑一天,無非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古舊狹窄的老街上比肩接踵的人群,看看商店裡五光十色的商品,看經紀人怎樣牽線怎樣議價砍價,怎樣在棉襖衣襟下往復幾次捏手指頭:這個整兒,那個零兒,充滿了神秘感,覺得特別好玩兒!如果能碰巧遇上個耍猴兒的或買狗皮膏藥的(當地人稱之為買當的),耍把戲(雜技)的或戴高紙帽遊街的,或為要賬討債扯到"十字口"面理的,那就更熱鬧了!回來後的好幾天裡和夥伴們說的都是會上的見聞:會惟妙惟肖地複述那些南腔北調的對話,驚心動魄的把戲和能說會道的經紀人……

人們通常把白水縣以南稱作山下,與之相對應的白水縣以北則稱之為山上。山下有人編了一個段子,說山裡一個孩子跟隨著父親來到山下的大平原上,深為眼前的天寬地闊所震撼,便不無憂鬱地對父親說,這兒的天這麼大,雲要陰滿恐怕都要幾個月吧?其父趕快阻止兒子:小聲點,人家聽見會笑話的,怎麼會用得了幾個月?幾天就陰嚴了!這個笑話無非是調侃山裡的孩子是井底之蛙,長久的坐井觀天後面對外面的世界望洋興嘆。是的,生長在偏僻山鄉,交通不便,人煙稀少,遠離現代工業文明,資訊攝入量文化活動都遠非現代的城鎮孩子所能比,沒有高清畫面的電視相伴,沒有功能強大的遊戲機可玩,也沒有神奇的電腦可操作,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必背那壓彎了腰墜斜了肩膀的沉重書包,為那些五花八門奇詭艱澀的教輔習題集測試卷傷透腦筋,也不必跟那些遍地開花的"奧數""奧英""新概念作文"輔導班而疲於奔命,更不必擔心什麼奶粉不能喝哪些食品不能吃。童心是容易滿足的,與大自然的親密接觸讓我們流連忘返,快樂成長。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8.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