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3
网站首页 >> 读书 >> 正文

《猫岛传说》: 童年记忆的诗意追寻

发布日期:2022-09-12 00:00:00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每个成年人记忆里都有一块位置属于童年,它如梦似真,如真似梦,是漫长岁月中的永无乡,是灵魂栖息的精神家园。作家郝月梅的新作“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就是在用文字重拾童年岁月的瓣瓣花香,其中的《猫岛传说》更是在追寻童年记忆的诗性光芒。

《猫岛传说》讲述了跟随父母驻守海岛的孩子们,在海岛上游荡探索之时,揭秘的一个尘封多年的动人故事:胡同深处的神秘梁婆婆,多年前儿子牺牲,她却倔强地活在儿子仍然会回来的希冀中。在与梁婆婆渐渐地贴近中,孩子们理解了这位在爱与失去之间受尽煎熬的老人。梁婆婆一家三代的家国情怀、孩子们的真淳热烈、岛上人家的质朴淳善、海洋的天高海阔构成了郝月梅海岛小说的主体情调:质朴深沉又不乏明朗之色。这种源于对童年记忆的诗化加工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是能深深地打动人心。在海岛上的童年记忆已经成为一种童年情结,让作者以孩子的视角重回那座海岛,追寻那失落的岁月与诗意,书写一场精神还乡之旅。

纵览现当代作家们的创作,钟情于复现童年记忆是许多作品的主题。童年情结是我们心中对童年经验的积淀,是生命状态的一种凝固,包含了生与死、爱与恨、痛苦与快乐等多种人生体验,是人生中最早也最重要的一个情结。于郝月梅来说,更是如此。作家的父亲是军人,所以幼年时常常搬家,直到小学一年级随父母搬到岛上,一住就是8年,才有了一段稳定的时光。这段岁月给幼时漂泊的作家以家园的安定感,海岛成了作家记忆中的家乡。童年的记忆如此鲜活,以至于作者在创作后记《长岛的孩子》中写道:“当我写作时,他们带着浓郁的海岛气息向我走来,直走进我的作品里。”

作品中对海岛生活的描写氤氲着浓厚的海洋气息。湛蓝天空下如风景画一样的猫岛、船舰过去犁出的一道道海浪、大海退潮带来的丰饶与涨潮时的壮阔、人们赶海时的熙熙攘攘都带着海的清新扑面而来,这些都是作家对童年记忆深处美好印象的诗意呈现。大海的辽阔神秘与小岛的闭塞安定使得这部小说既有扣人心弦的冒险,又有童年生活的安定、岁月漫漫的守望。整部小说如流水般时而跌宕起伏,时而潺潺流淌,奏出一首欢快、动人的童年交响曲。

这首童年交响曲还有赖于童年视角的挖掘与展现,童年情结也常因童年视角而进一步得到揭示。郝月梅选择了从妹妹女孩“边疆”的视角来讲述岛上的生活和探险经历,以儿童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来进行叙事,使我们不仅看到了好奇活泼、天真勇敢的儿童形象,还随着女孩“我”的叙述一同体验海岛风情、参与冒险计划、解开猫岛秘密。这种既在故事中又带有旁观者揭示故事全貌的女童视角,就像是《城南旧事》里的英子,用稚嫩、温柔的眼睛指引我们穿梭到过去的时光里。

小说里的儿童视角是幼年的小女孩与成年的作家视角的双重叠印,带着作家回望过去、品味童年的姿态。这种儿童与成人话语共存的复调叙事更体现在作家对童年人物、事件的品评回味中,最明显的就是小说中作家对性别观念的不断重申与塑造。这部作品里面的哥哥被塑造成小小男子汉的形象,勇敢、坚毅、有责任心、有担当。虽然作者认为自己在作品中并没有刻意地引导,但是作品中作家对性别的强调处处可见。这种借儿童视角对性别的区分塑造让小说中哥哥这个男子汉形象愈加鲜明,同时也回响着作家对当下现实的回应。在男性阴柔之风盛行的今天,儿童文学是时候多一些硬朗之气,塑造真正的男子汉形象,找回男生应该有的阳刚之美。就像作者说的那样:“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某些‘小鲜肉’一样充满脂粉气。”

在向自然和童年回归时,这场精神还乡之旅充满了浓厚的家园意识。这种家园意识既表现在作者对长岛风景与生活的热爱,对儿时伙伴的追忆,对坚毅的长岛人民的赞美,更体现在对祖国这个大家庭的守护与爱:军人们以钢铁般的身躯,冲锋陷阵,守卫祖国;军人家属以无私的奉献与支持默默守护着家庭,守望着亲人的平安归来,这是另一种对祖国家园的守护,是一种无声的大爱。

《猫岛传说》中寻找猫岛与山猫的秘密,《松山岛》中寻找母鸡“咕咕”与古币的秘密,《岛上男孩》中对特务的寻找,“寻找”已经成为“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的一个主题,追忆童年的时光,寻找在现实生活中已经不断失去或被人逐渐遗忘的精神品质;挖掘童年的美好,传递作者对家园的热爱、对现实的关怀。《猫岛传说》闪耀着真心、童心与爱心,书写着不仅属于作家郝月梅,也属于我们的童年回忆!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92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21.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