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今天是2022-12-0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把單位弄成“一桶江山”/侯國平

发布日期:2022-09-03 00:00:00  来源:
侯國平


說這話,膽夠大,不是一般草民百姓所能言,因為小小百姓,一沒權,二沒錢,諒也不敢。

說這話的,叫柳直,在一家國企當廠長,相當於副縣級。當然,這話也不是公開場合談的,公開場合,這位柳直先生總把執政為民,三個代表,勤政廉政掛在嘴上。

那是一次私人聚會,喝點酒後,柳廠長乘興問我,夥計,你說廠長的權力有多大?我說,廠長是為工人服務的,權力沒多大。再說,還有黨委,工會,職代會都能監督你。這位廠長大人噗哧笑了,你真是個書呆子,連社論裡的話也相信。想想看,黨委書記是我一肩挑,工會主席是黨委定的,職代會主席也是我。在那個一畝三分地裡,就是我的一統江山,我說了算,除了不敢槍斃人,想幹啥,就幹啥。

我覺得這位仁兄一定是看清宮戲多了,自然而然地也想過把皇帝癮。就你那個千把人的工廠,任憑鬧騰去,能有個什麼勁!

你還別說,到這位仁兄的轄區轉一轉,真能感覺到一股子那樣的氣息。看看柳廠長手下的副手和中層幹部吧,清一色的女性,個個年青貌美,還有學歷。辦公室主任是女的,生產科長是女的,財務科長是女的,人事科長也是女的,都是廠長親自從人才交流會上層層選拔到身邊的。

柳廠長最愛開中層幹部會,一開會就珠纏翠繞,美女如雲。柳老一端坐中央,就象紅樓夢裡的賈寶玉。但這位仁兄是不吃素的,他不象賈寶玉那樣,只會吃女人嘴上的胭脂,而是真抓實幹,所以廠裡緋聞不斷,比影視圈還熱鬧,工人找廠長辦事,必須通過可視門鈴確認身份後,才能放進來,以免添亂。

時間一久,工人們就怨聲載道,說廠長把單位辦成了窯子鋪,這還是社會主義企業麼?於是就給上級領導寫信。誰知上級領導用生產力的標準一衡量,卻說這是個好廠長。因為煤炭旺銷,礦山配件供不應求,廠裡生產加班加點。領導說,只要機器響,就是好廠長。

經這麼一鬧騰,柳廠長更加牛氣哄哄,立馬叫寫信的工人,一個個下了崗,連生活費也不發一分。工人們不服氣,又給信訪辦寫信。這一回,上頭領導又發下話來,全國都下崗,不怨柳廠長,跟著形勢走,還是好廠長。

柳廠長在廠職工大會上說,有本事去告吧,就憑那點事,就是告到聯合國,也不中用。

是啊,這年頭,單憑那點子事,要想告倒一個廠長,簡直比登天還難,那點子破事,還叫事麼?但工人們又能知道什麼事呢?他們眼看著柳廠長在北京、上海、鄭州買了一座座小別墅,禮拜天帶著小蜜到處跑。在百忙中,還帶著女手下訪問了泰國、馬來西亞和澳大利亞。但工人們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點辦法也沒有。

工人們對廠長沒辦法。廠長對付工人的辦法卻多得很,其中最厲害的一手就是看誰不順眼就下崗。廠裡有十幾個老工人在廠大門聊天,柳廠長懷疑是在背後議論他,一紙佈告,就讓這十幾個人下了崗。

為了大樹特樹自己的權威,柳廠長還辦了一張廠報,專門登載自己的照片和講話,並鼓勵廠裡的筆桿子大寫特寫歌頌柳廠長英明領導的小散文,小詩歌,只要發表,每篇發給獎金500元。廠裡開幹部會,廠辦女主任都要帶頭高呼,祝柳廠長身體健康。還編了一首廠歌,曲名就“五唱柳廠長”。

但是,無論怎麼歌唱,這位柳廠長的身體還是不太健康,因為每天要喝中藥三鞭湯,還要吃西藥偉哥,中西藥結合得就象個皇帝了。

我曾經小心地勸過這位仁兄,對工人該放手時就放手,不可逼之太甚。誰知,這位廠長大人把眼一瞪說,是蠍子就要擰人,你不擰人,就是一盤菜。

我無以言對,

沉思良久。是啊,這幾年我們的生活確實在變,馬路寬了,樓房多了,日子好過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一些單位,民主的氣息越來越少,小土皇帝正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如果聽任這些小獨裁者的肆意妄為,那又是怎一個痛字了得。

面對這些一桶江山,我們該怎麼辦呢? 
来源:

延伸阅读

 
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不代表美国凤凰华人资讯网观点。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17.7毫秒